青蒿素与创新

网络热点总是来去匆匆,月初,屠呦呦获得了诺贝尔奖。到了月底,一切重归于寂。
不过,笔者依然记得,屠呦呦的获奖引发了激烈的争议,有关于中医药地位的,屠的获奖资格的,那个久远得有些模糊的文革时代的,还有关于现行科学体制的。但似乎没人讨论过,青蒿素的发现与创新的关系。
去年有一本关于创新的书非常热销,即彼得·蒂尔(Peter Thiel)的《从0到 1》。作者在书将进步分为两种,一种是渐进性的“水平”进步,即从1到n,另一种为革命性的“垂直”进步,即从0到1。他举例说:“如果给你 (…)

阅兵效应

9月27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在社交媒体发表非难中国国家主席的言论。她说:“习一边迫害女权人士,一边在联合国主持有关妇女权利的会议?不要脸。”(Xi hosting a meeting on women’s rights at the UN while persecuting feminists? Shameless.)
尽管有人辩称,希拉里做这番表态,是为了取悦选民,但是,身为资深政治家和外交官,使用“不要脸”这样人身攻击的字眼还是非常不正确的。写下这个字眼的人,似乎满怀对中国的厌恶与排斥。而这种感觉或许缘自中国给世界带来的变化。
2012年习近平访美时,首次提出构建“新型大国 (…)

音乐会引发的回忆

8月30日,中国电影乐团在国家大剧院上演了“银幕中的硝烟”电影音乐会。在这个时段演出,自然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有关。作为国家级的演出团队,中国电影乐团的水准无可质疑。但选择的曲目似乎有问题。比如,像《美国队长》这样的电影,原本改编自漫威公司的漫画,只是以二战为背景,完全缺乏历史依据。可是,音乐会也把它的电影主题曲拿来演奏了,让人感觉有点不伦不类。当然,也有些很好的作品。比如《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和《桥》的主题曲联奏。我小时候很喜欢这两部南斯拉夫电影,里面的曲子到现在还能哼唱 (…)

牛市一定要回来

从6月中旬至7月初,中国股市经过了 1800点的惨烈下跌,其速度之快,幅度之深,都是前所未有的,让不少投资者痛不欲生。
这轮大跌不是因为估值过高引起的回调,而是有做空势力在兴风作浪。不少人联想起了1949年的证券大楼事件。49年5月,上海解放,人民政府宣布废除法币,流通人民币。但上海市民对新生的人民币缺乏信心,一些投机分子趁机炒作银元,结果造成人民币对银元大幅贬值,物价飞涨。新政府调集大量物资进沪,试图通过增加供给平抑物价,但反而给奸商提供了囤积居奇的机会,结果物价涨得更凶,群众怨声载道。眼见金 (…)

值得反思的枪击案

庆安枪击案过去很长时间了,然而坊间争议仍未平息。有人同情死者徐纯合,把开枪的民警李乐斌说成是“恶警”,也有人为警察叫好,认为徐蓄意破坏公共秩序,而且竟然以母亲和女儿为武器对抗警察,死不足惜。
官媒对此已经有定论。徐纯合酒后胡搅蛮缠,不让旅客进站,民警李乐斌出面干预。徐恼羞成怒致冲突升级。民警在徐抢下防暴棍后开枪,将其当场击毙。相关部门的调查结论是,民警开枪是正当履行职务行为。
央视播出了事件的监控视频,但由于视频被剪辑过,很多人仍不信服。不少质疑属于无理取闹,可对于有些问题,官 (…)

专车Vs出租车

前两天,郑州发生了发生了出租车司机砸专车事件,起因是出租车司机认为滴滴专车等打车软件严重影响到了他们的收入。几十位出租车司机还聚集到滴滴打车郑州办事处讨要说法,引发警方干预。出租车与专车的冲突终于上升到暴力阶段了。
打车软件早已风靡全国。我以前很少坐出租车,但自从打车软件出现后,也有过不少次用手机叫车的经历,叫专车的次数多些,因为我觉得乘坐专车的体验比出租车好很多。第一次坐专车是在深夜。我准备从中关村打车去回龙观。那地方出租车很多,但我正好收到同事转发的优惠券,出于好奇,就用嘀 (…)

不一样的牛市

2014年下半年以来,中国股市再次走牛,上证指数一路高歌猛进,从 2000点一直涨到4500点,仿佛07年的牛市又回来了。更多的人涌进了市场,开户数创下历史新高。在各种公共场合,都能听到有人在谈论股市。我甚至到看办公楼里的保洁阿姨,因为错过了某支牛股而懊悔不已。
记得07年股市大牛时,官方的态度是比较谨慎的,看到股指大涨,经常发文提示风险。为了遏止股市过热,政府还采取了提高印花税的行政手段,制造出千股跌停的530惨案。可这一回,官媒罕见力挺股市,人民网称4000点或许才是牛市的起点,甚至把股市称作“中国梦的一 (…)

雾霾问题有解吗?

互联网的热点现象总是来去匆匆,月初,一部由央视前知名记者制作的纪录片《穹顶之下》讨论了中国的雾霾问题,在新媒体上制造了一场病毒传播,引发了特别激烈的争论。然而到了月底,一切又归于平静。
前两天,北京刮起了沙尘,让人又想起了那部纪录片。 在一二十年前,困扰北京的不是雾霾,而沙尘暴。如果你90年代在北京生活过,应该对三天两头的沙尘暴印象深刻:上午还是晴空万里,到下午大风裹着沙子吹天,整个城市好像提前进入了黄昏。这时候出门,口鼻里很快沾满沙子,让人感觉非常难受。那时候,连可见沙粒都能飘在 (…)

造好马桶盖就行了?

不久前,某财经作家写了一篇文章《中国中产为何蜂拥去日本买马桶盖》,提到了他的同事在日本买了一些很好的产品,价格虽然贵,但是质量、功能都比国产的好,比如用日本制造的电饭煲煮出的米饭,更加香甜;坐在日本生产的马桶盖,能让你的屁股“洁净似玉,如沐春风”。作者由此认为,整个中国制造都要向日本制造学习,专注把普通产品做到极致,去满足中产消费者越来越挑剔的需求。作者断言:世界上没有落后的产业,只有落后的企业和人。
文章最后,作者说:“中国制造”的明天,并不在他处,而仅仅在于——能否做出打动 (…)

穆斯克与钢铁侠

2014年,埃隆·穆斯克被《财富》杂志将评为年度商人。如今一年过去了,虽然《财富》虽然把新一年的年度商人头衔给了谷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但毫无疑问,穆斯克仍然是最受关注的企业家之一(他今年仍然上榜了)。
去年,穆斯克的电动汽车生产商特斯拉公司取得了重大进展。公司决定,在内华达州投资建设巨型锂电池工厂。工厂建设费用高达50亿美元,预计在2016年投产,届时将年产量将锂电组50万件,相当于目前全球的总产量。凭借庞大规模、先进的技术和超高的效率,特斯拉有望将汽车的电池成本削减30%以上。这将有助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