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敏无厘头

 

对于童年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但有一个场景我记得特别清楚。那还是在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一天,老师带着全班的小孩到外面玩游戏,一个男孩突然趴在地上,吃起土来,引得其他小朋友围观、笑话。老师赶忙把他拉起来,告诉他要讲卫生。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我小时候也吃过土。只不过,我不敢当着别人的面吃。现在知道,这叫异食癖(pica)。那时候生活条件差,小孩身体里缺乏微量元素,就容易导致“异食”行为。

 

隐藏多年的秘密:除了吃过土,我还喜欢用舌头舔水泥预制板;喜欢潮气很重的房子,潮气让我感觉很舒服;现在坐车,如果汽油味太重,我会感到难受。但小时候,最喜欢闻的就是汽油。有时候,我甚至把鼻子凑到汽车的排气管上去闻。

 

既然从小与自然界和工业文明亲密接触,我一直以为,我不会得任何过敏症。所以,听到有些人对这对那都过敏,经常感到不可理解。在我看来,他们的生活环境大概过于干净了,造成他们抗过敏的能力退化。印象中,西方人尤其容易过敏。沾上花粉会过敏,摸一下宠物会过敏,床单稍脏也会过敏。《越狱》主演米勒(Wentworth Miller)说,他和别人拥抱的时间稍长一些,脖子就会红起一大片。他还真不适合当演员!

 

哪里想到,我有一天也会过敏。第一次严重过敏是2000年。那一年从广东旅行回来,也许因为水土不服,身上长出好多红斑来,密密麻麻挺疹人。我赶紧去医院,医生给我连打三天点滴,用药物将体内的过敏物质中和。三天后彻底痊愈。后来,我又去过广东,再也没有过敏。

 

第二次是在2005年。这次我哪也没去,身上又莫名其妙出现很多红点,持续了两三天。我本来想去医院,可就在下定决心的前一天晚上,我吃了一顿赛百味(Subway)。我已经忘了,吃的是哪种三明治,喝的是什么饮料。一夜过后,红点全部消失了。我以为这回真是好彻底了,以后再犯,吃顿赛百味就行。

 

谁知又是5年后,过敏再次回来了!这次与上两次不同。先是胳膊和腿上发红,出现成排的条状隆起,越抓越痒,过一段时间又会消失,一天反复数次。没过几天,症状蔓延到全身,后背和屁股上尤其严重。晚上对着镜子看后背,就像一幅地形图,有山有水有峡谷。而这地形还在不断变化,第二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有点沧海桑田的意思。我把赛百味吃了个遍,一点效果也没有。

 

没办法,只能去医院。医生的诊断是荨麻疹(Urticaria),开了两种西药,一种中成药。中成药毫无作用,西药里有一种叫“咪唑斯汀缓释片”(Mizolastine)见效很快。但这药有嗜睡作用,搞得我成天昏昏沉沉。连吃三天后,我感觉全好了,就停了药。但刚过一天,荨麻疹卷土重来,而且更加猛烈。

 

一个朋友对我说,到北大医院打一针就好。于是我去北大医院,结果那儿的医生不同意打针,说针剂里有激素,对身体不好。她仍是给我开了两盒咪唑斯汀。

 

我问医生:到底我要吃到什么时候?她说:你有病,不吃不行。

 

看来我只能吃下去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更多



阅读数 23,966 / 23,966 views



过敏无厘头》上有 1 条评论

  1. 一二三 说道:

    希望你早日康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