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上梁山的真相(六)——深冲恋(下)

当代人读《水浒》,应该跳出李卓吾、金圣叹的窠臼。古人学问大,但眼光受局限,他们的点评在今天看来已没有太大的价值。正确的方法是以可靠的事实,推断出最合理的结论。在小说的字里行间,往往隐藏着惊人的真相。总的来说,思路越广,真相越多。

以林冲的老婆为例。一般认为,这位林娘子一定有几分姿色,不然也不至于把高衙内迷得神魂颠倒。可是,我们谁也不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模样,因为小说根本就没写。这是不寻常的现象。品评女青年容貌,是《水浒》作者最大的嗜好。几乎所有人一露面就会来上一段。像潘金莲这样的重要人物自不必说,就连出场没多久的小角色——比如被李逵点晕的宋玉莲(三十八回),被雷横拍死的白秀英(五十一回)——作者也要津津有味地描绘一番。可为什么,对林娘子这样影响了林冲命运的重要人物,作者竟然不着一字了呢?

这是因为,林娘子没有和梁山好汉产生精神上的互动。《水浒》的作者都是通过梁山好汉的眼睛来观察女性相貌的,如石秀见潘巧云。见过林娘子的,只有林冲和鲁智深二人。她虽然是林冲的老婆,但林冲并不真正爱她(以后会分析);她也没有给鲁智深留下任何印象,因为鲁智深的眼里只有林冲。

话归正题。按小说的线索,深冲第一次相遇是在1114年的农历三月二十八日。此后,林冲因为老婆被高衙内骚扰、自己被陆谦欺骗而心情郁闷,不愿上街。过了六七天,鲁智深按捺不住思念,直接找到林冲家。这是他们的第二此相遇。两人自此每天上街喝酒,直到林冲买刀的那一天,其时是四月底或是五月初。这样算来,两人一连见面了二十多天。在这段时间,他们除了喝酒,还干了些什么呢?

后来在野猪林,鲁智深曾向林冲表白:“兄弟,俺自从和你买刀那日相别之后,洒家忧得你苦。自从你受官司,俺又无处去救你……”(第九回)

鲁智深说得截然分明,是“自从买刀那日相别之后,忧得你苦”,而不是“自从你受了官司,忧得你苦”。这里的疑问是,鲁智深在当天并不知道林冲要吃官司,还与林冲约好了明天见面。那么,他的“忧”从何来?

鲁智深的“忧”并非担忧或忧伤,另有其他意思。

《诗经·草虫》篇:“未见君子,忧心忡忡。”《草虫》是情人幽会之诗。“忧心忡忡”是写女子在见到情人之前内心的躁动,并非忧伤之意。后面三句是:“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觏,即男女交媾。《易》曰:男女觏精,万物化生。后三句是说,女子与情人见面欢会之后,心中的躁动渐渐平息下来。“忧心忡忡”和“我心则降”,是情欲得到满足前后的两种状态。

传统医术里也有所谓“忧饥”之说,用来形容人在基本欲望得不到满足时产生的心理煎熬。

鲁智深没文化,说不出“忧心忡忡”这样的词,但他所说的“忧得你苦”是一个意思。《草虫》里的女子,肯定尝过与情人幽会的滋味,所以在尝不到这个滋味时,就陷入到忧心忡忡的状态。同理,鲁智深与林冲在第二次相遇后的二十来天里,正处于有实质性关系的热恋期。这个时期被突然打断了,才让鲁智深“忧得你苦。”

那天到底出现什么情况,让他忧成这样了?那日,鲁智深与林冲一起去吃酒,走到阅武坊巷口,林冲被一个大汉手里的宝刀吸引住了。林冲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人,容易分心,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他与卖刀人讨价还价,然后又要回家取钱,让鲁智深先去茶房里等他。看到林冲为了一把宝刀而忽视自己,鲁智深感觉非常不爽,干脆赌气告别。

鲁智深是军官出身,也懂兵器,可在他心目中,林冲比兵器重要,小说里就没写他对那把宝刀有何评价。但在林冲心中,鲁智深并没有这样的位置。小说里写林冲买到宝刀后,“刀不落手地看了一晚,夜间挂在壁上,未等天明,又去那看那刀”,完全不想鲁智深了。

这一天的约会半途而废,再加林冲分心带来的失落感,让鲁智深“忧心忡忡”的程度不亚于《草虫》篇里那位热恋中的女子。他更没想到,那日一别,就再也见不到林冲了,于是心中的“忧”没有办法得到缓解。所以,他会对林冲说“忧得你苦”。

而这“忧得你苦”,正是他去解救林冲的原动力。(所以他会接着对林冲感慨:“自从你受官司,俺又无处去救你……”)

林冲不像宋江或柴进,原本在江湖上没什么名望,没有哪个好汉肯费劲去救他。幸亏有了鲁智深这个重口味基友,他才能继续活下去。

一个月多后,两人在野猪林里第三次相遇。鲁智深还是那个鲁智深,他两次想杀掉董超、薛霸,这样林冲就会跟着自己走。但林冲一方面生活已经发生剧变,再也没有从前的闲情逸致,另一方面他养尊处优了大半生,旧生活的惯性还在,还没有与官府决裂的打算,所以两次制止了鲁智深。

至此,深冲已经不是同路人。就在鲁智深救他的当天,林冲竟然问:“师兄,今投哪里去?”要知道,林冲此时还没有脱离险境,如果鲁智深此时走了,董超、薛霸仍有可能加害他。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这么问,并非真的希望鲁智深抛下他马上就走,而是传递了一个信息:我们没可能在一起了。

鲁智深回答:“杀人须见血,救人须救彻。洒家放你不下,直送兄弟到沧州。”他还想用实际行动挽回林冲的心,一路上给林冲买酒买肉,悉心看护。两人又一起度过了十七八日。他们在这段时间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鲁智深做到了“救人须救彻”,远离了僻静处,使两个恶公差难以加害林冲,但他没有兑现“直送兄弟到沧州”的承诺,而是在距沧州六七十里的地方告辞了。想必鲁智深始终不能让林冲改变主意,终于感到心灰意冷而离去。

深冲此后各走各的路,第四次相遇是5年后的事了。1119年,鲁智深率领二龙山的人马归附梁山,再次见到了林冲(第五十七回)。原文只有两句对话:

鲁智深动问道:“洒家自与教头沧州别后,曾知阿嫂信息否?”

林冲答道:“小可自火拚王伦之后,使人回家搬取老小。已知拙妇被高太尉逆子所逼,随即自缢而死。妻父亦为忧疑,染病而亡。

虽然小说没有明写,但鲁智深明知故问的可能性极大。他是江湖消息灵通人士。史进出逃二十多后,他就知道了史进的事迹。第十七回,当听到杨志报上名字,鲁智深马上就问:“你不是在东京卖刀杀了破落户牛二的?”杨志杀牛二时,鲁智深已经逃离东京,所以他只可能是在江湖上听到了这个消息。自从晁盖派人到东京打听林冲家属的下落后,林冲的故事已经成为江湖传奇。鲁智深不太可能一点不知道。

这样看来,他是故意旧事重提,试图勾起林冲的回忆。特别询问“阿嫂”的信息,实际上也是在试探林冲(“阿嫂”象征着伴侣和爱人)。但此时的林冲心中不再有火花。对于鲁智深的突然发问,林冲只是做了简单陈述,没有给鲁智深一点暗示。此后,两人共同为梁山效力,但在情感上不再有交集。深冲恋就这么彻底结束了。

在三十六天罡星里,林冲是天雄星,符合他在梁山的地位。家破人亡以后,林冲不再有个性,基本上只作为梁山的一员虎将而存在。

鲁智深的星名有些奇怪,叫天孤星。为什么作者给一个大胖和尚分了一个有些伤感的名号呢?况且,鲁智深明明结识了杨志、武松、李忠等不少兄弟,怎么就孤单了?看来,他一生感到孤单,只能是因为林冲。前人有一首诗,正好可以用来形容鲁智深与林冲四次相遇的心路历程:

初见你时你给我你的心,
里面是一个春天的早晨。

再见你时你给我你的话,
说不出的是炽烈的火夏。

三次见你你给我你的手,
里面藏着个叶落的深秋。

最后见你是我做的短梦,
梦里有你还有一群冬风。

下一篇将讨论有关逼上梁山的传统误解。


更多



阅读数 12,889 / 12,889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