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狂奔十夜情(十):顺化二三事

 

几个月前,一个名叫“陈霞”(Elly Tran Ha)的美籍越南女孩突然在网络上走红,国外称她是“hot Vietnamese model”,国内管她叫 “越南版瑶瑶”。我很怀疑,Elly的形象能否真正代表越南。这个可怜的女孩,被垃圾食品催成了波涛汹涌的模样,但也落得皮糙肉厚,既与她17岁的年龄不符,也超过了东方人喜欢的尺度。

 

越南本土的女孩到底怎样呢?来越之前,听到驴友说,那里的姑娘容貌比花还美,心灵比莲还清。可到了河内,我不禁大呼上当,传说和现实的差距太大。看来,网上的人就爱胡说八道,还是古人更实在。韩昌黎有诗云,越地“吏民似猿猴”(《赴江陵途中赠王二十补阙》)。这么说虽然政治上不正确,但未必不合乎事实。古越人种大概就是这副样子:粗眉毛,短眼睛,塌鼻梁,厚嘴唇,腰长腿弯,胸瘪臀宽,就像是过了哺乳期的……

 

上古华夏人统称南方各种族为“百越”。秦朝以前,从今天的中国江浙地区到越南,都是百越族的居住地,今天的越南人属于百越之一种,很难说和华夏族以及春秋时的越国有什么血缘关系。

 


(很多越南人和中国人并没什么不同)


越南人自己的说法完全不同。按照越南史籍,上古时貉龙君(Lac Long Quan)与瓯姬(Au Co)结合而生百子,长子雄王为越南人的始祖。史籍称,貉君是神农氏炎帝之后。瓯姬为瓯越族人,生活在今天的浙江地区。看来越南人有华族的血统,至少是炎帝的后代,也和古代百越族有共同的渊源。难怪越南人会宣称,中国长江以南地区都应该是他们的领土。

 

秦汉至五代,越南是中国的一部分,有很多中原人移民到那里,融合不可避免。古代越南人也很乐意认个中国祖宗。陈朝末年篡位的外戚黎季犛的祖先本姓胡,是中国浙江人。篡位后,他认舜帝为祖,改名胡一元(Ho Nhat Nguyen)(胡姓为舜之后)。阮朝明命年间,越南名儒李文馥(Ly Van Phuc)出使清朝,到了福州,当地人在他的旅馆墙壁上,写了“越夷会馆”四字。李文馥很生气,叫人把夷字砸碎后方入馆。后来,他就此事写了一篇“夷辩”,其中就强调,越南人是炎帝之后,即使从种族角度说,也是华而不是夷。所以,在越南,主要可以看到两种人,一种人如韩愈诗中所说的,“生狞多忿恨,辞舌纷嘲啁”,Ty是其中的典型。另一种人的面貌和普通中国人没有什么差别。

 

但顺化彻底逆转了我的印象。从王宫出来,沿着黎笋路向东,再由钱场桥(Cau Trang Tien)过香江,走上黎利街,一路上正遇到中学生放学。她们三五成群骑着自行车,神采焕发,有说有笑。一位过越南的朋友曾对我说,越南女中学生放学是一景,这话千真万确!实际上,我不确定,她们到底中学生,还是高年级的小学生,总之身段非常小,苗条到极致,又绝不骨感。她们的五官小巧端庄,脸庞圆润白皙,柔顺的马尾辫不停地随风摇摆。她们穿着很贴身的小白衬衫(这是越南全国统一的校服,我在会安、芽庄都曾见到),被风拂吹,身材更显纤细。偶尔,她们也会注意到外国的游客,冲你嫣然一笑,露出白齿,真有“惑阳城、迷下蔡”的味道。有情有义之人,一见即可倾倒,无情无义之人,屡见也必然倾倒。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带着怡情的想象,我在顺化的大街上逛了很久,看了看顺化的“夜景”。说实在的,要是没有这些前朝的遗迹,顺化实在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小县城。


(越南足球水平正在提高)


天黑了很久,我走回旅店。这几天折腾得很累,今天晚上,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没想到,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杯具却可以重演。睡前清点资金余额,怎么数怎么差钱,有9万多盾不知下落。就算漏计了买饮料、小吃这些费用,也不至于差这多啊?回忆了半天才明白,我又被骗了!Ty实际上没有找我10万盾,他只给了1万盾。这两种票子图案完全一样,只有大小和颜色深浅不同,外国人很容易搞混。我在最后关头放松了警惕,让Ty成功耍了心眼。

 

我顿时大脑充血,明知已无法要回这9万盾,还是不理智地给Ty打了个电话。这厮大概没想到我有越南手机号,听我说明情况后,先是沉默了半天。接下来的反应在预料之中,不但死不承认多拿了钱,还竟然说我刚好给了他12万盾,他根本没有找过我钱。我很恼火,但他不再给我争辩的机会,直接挂断,之后再也不接。我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只好给他发个短信,狠狠咒了他一通。这个不讲信义的奸邪小人,将来必遭天谴!

 

这天晚上又没睡好。

 

第二天是中秋节。上午退了房,背上包,还有一点时间,在市内随便逛了逛。几天前,这里遭受飓风袭击,这时痕迹犹在。江边的公园积了厚厚的一层淤泥,有点影响景观。

 

中午早早来到Sinh Café发车地点候车。没过一会儿又来了一队四川游客。现在是十一黄金周,来越南旅游的同胞非常多。大家在一起交流一下攻略和心得,也是挺有益的事情。可这队人里面,有个哥们似乎对北京人有成见,老是带着教训人的口吻,而且语中带刺:“首都人民就是吊,出门穿得都和别人不一样啊。”

 

丫指的是我的鞋。在越南,应该穿凉鞋。我穿了一双旅游鞋,脚捂着挺难受。我承认,这是确实是个愚蠢的选择,并非我想标新立异。

 

但我很快发现,他们也不是很聪明,越南对他们来说,似乎是个新大陆,他们在争论一些让人想不到的问题。如同哥伦布不知道哪里是印度,他们当中有两个人居然疑惑:他们所在的地方是顺化(Hue)还是会安(Hoi An)。我真想问问他们,知道不知道芽庄和牙床有什么区别?这帮丫的,就这么点水,还敢在我面前装底儿潮。

 

不过,他们有的问题也不太好回答,比如Sinh Café到底是什么意思?从字面上说,就是一个名字叫“生”的咖啡馆。生咖啡馆又有什么来历呢?网上的说法:生是一个会说英语的越南导游的名字,他爱到咖啡馆里喝咖啡。外国人和他联系多了,知道他这个习惯,所以就管他叫“Sinh Café”。后来,他就用这个名字开办了一家旅行社。这个故事有点意思,但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链接:http://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222260


阅读数 26,351 / 26,351 views



九日狂奔十夜情(十):顺化二三事》上有 1 条评论

  1. 匿名 说道:

    评 -5 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