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二)

推翻曹雪芹,解放红楼梦(一)


在《红楼梦》的开篇,已经介绍了这本书的由来,涉及到作者的部分,有一大段文字:

 

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这一段提到了5 个名字,空空道人、情僧、吴玉峰、东鲁孔梅溪、悼红轩曹雪芹。现在的“定论”认为,这里除了曹雪芹实有其人,其他的都是作者(即曹雪芹)假托的人物。但原文只说曹雪芹披阅增删,并没有点明他是作者。在这5个人中,对曹雪芹的介绍最为多,之后还记下他所题的一首五绝: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显然,这个曹雪芹对《红楼梦》有很深刻的理解。还有就是“悼红轩”三个字也值得注意,因为它使联想起书中贾宝玉居住的“怡红院”,这就使人直接把曹雪芹和石头记正文内容联系起来。

 

读者看到这儿,会感觉这个曹雪芹比另外其他人对此书的贡献更大。但在小说里提到的曹雪芹不过是一个代号,我们必须证明,历史上确实有叫 “曹雪芹”的人,而且这个人确实写了这部《红楼梦》,然后才能说,曹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

 

但进行这个证明的前提就很有疑问: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真实姓名吗?换句话说,《红楼梦》作者会把真名写在小说里吗?

 

古代的白话小说一般不署真名。比如人们熟悉的《金瓶梅》,作者叫笑笑生。在《红楼梦》开始流传的乾隆年间,有个叫徐述夔的人写了一本小说《五色石》,署名 “笔炼阁主人”,他在《八洞天》时,又化名“五色石主人”。看来,他很愿意让人们知道这两本书都是出自一人之手,但无论如何,不会把”徐述夔”三个字写上 去。嘉庆年间的小说《蜃楼志》,作者自称“庾岭劳人”。古时与现在不同,写白话小说算不上正经行当,上不了台盘。所以,写小说署真名,是不合时宜的。

 

另外,写这种末世情怀的小说是有风险的。在满清康乾时期,统治者对汉人防范严密,文字狱极为酷烈,一旦查出有文字犯忌,动辄施用极刑。像1755 年的胡中藻诗案。胡中藻写有“一把心肠论浊清”、“斯文欲被蛮”等诗句,被斩首示众,同他相唱和的鄂昌虽是满人,也因为在诗中模仿汉人的口吻称蒙古人为 “胡儿”,被乾隆斥为“丧心之尤”,勒令自尽。前面提到的那个徐述夔,被查出写有“明朝期振翮,一举去清都”。此句意在咏仙鹤,“清都”指天宫,但乾隆解 “朝夕”之朝为“朝代”之朝,解“去”为“除去”而不是“前去”,认定徐述夔企图“兴明朝,去本朝”,是为大逆不道。是时徐已经去世多年,乾隆下令剖棺戳尸,锉骨扬灰。

 

《红楼梦》中有犯忌的文字,其中不少有史料可以参证。还举与“曹雪芹”同时的胡中藻为例。乾隆在上谕中振振有辞地发问:又曰:“南斗送我南,北斗送我北,南北斗中间,不能一黍阔”,又曰“再泛潇湘朝北海,细看来历是如何”,又曰:“虽然北风好,难用可如何”,又曰:“致云揭北斗,怒窍生南风”,又曰:“暂歇南风竞”,两两以南北分提,重言反复,意何所指?

 

这些诗句在字面上并没有反清的含义,但乾隆认为胡中藻在暗地里辱骂朝廷。他所引诗句中有两句只提及北而未及南。可以看出,他对北、北风很敏感。乐府有“胡马依北风”之句,后人多用北风、北廷代指胡虏。在《红楼梦》第50回芦雪庵联句,第一联就是: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后面还有一句“鳌愁坤轴陷,龙斗阵云销”,与石头记开篇第一句“当日地陷东南”相呼应,很像是在影射某个大事件。纵然全诗未必反清,但这些字眼儿足够让乾隆捕风捉影了。

 

在胡文藻诗案两年前(1753),还有个“丁文彬逆词案”。丁文彬是个没落书生,不知是真疯还是装疯,写了一本书,里面自称天子和玉帝,自定国号、年号,又幻想自己是孔府衍圣公的大舅子,到孔府献书,结果遭告发,被凌迟处死。审讯时问他:“那几本书为何又写大夏大明的字呢?”丁供答:“至于书写大夏大明,那是取明明德的意思,大夏就是取行夏之时的意思。”“明明德”出自四书中的《大学》的第一句: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明明德这样的字眼儿,满清不会喜欢。但满清以程朱理学加强思想控制,依靠四书开科取士,自然不便篡改、抽毁《大学》里的文字。但按丁文彬供词,他受到“明明德”的启发,给自己的理想国定下“大明”的国号。

 

巧的是,《红楼梦》里也有“明明德”的字样!第10回,袭人对贾宝玉说:“……凡读书上进的人,你就起个名字叫作“禄蠹”,又说只除什么“明明德”外无书,都是前人自己不能解圣人之书,便另出己意,混编纂出来的。”这是袭人转宝玉的话,可“明明德”不是书名,宝玉为什么不说“除了《大学》之外无书”呢?这里面分明有作者的寓意。

 

徐述夔除了咏鹤诗,还写了一首《咏正德杯》:“大明天子来相见,且把壶儿搁半边。”这句话更不得了,不但有大明,还有“壶儿”,取胡儿的谐音。乾隆自然不会放过他。在《红楼梦》第13回里,秦可卿口说出贾家将来要“树倒猢狲散”。比起壶儿,猢狲是不是更会令乾隆愤怒呢?

 

其实,《红楼梦》整本书都有犯讳的嫌疑。“红”字常被用来代表明朝的国姓“朱”。作者在第52 回,通过一位来自真真国西洋女子的诗点明了这一点: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 朱楼就是红楼,代表朱明,水国可以用来喻满清。《红楼梦》的红无处不在。贾宝玉住的地方叫怡红院,曹雪芹披阅增删的地方叫悼红轩,宝玉号称怡红公子,林黛玉是绛朱草转世,贾宝玉爱红,林黛玉哭红……这样安排,能说没有含义吗?

 

满清皇帝当然知道“红”代表朱,这在当时已经不成秘密。乾隆43年的徐述夔案还牵连出殷宝山案,乾隆在上谕中称:“至阅其《岫亭草》内记梦一篇有云:“若姓氏物之红色者是。夫色之红,非即姓之红也。红乃朱也,显系指胜国之姓。……其心实属叛逆,罪不容诛。

 

如果说文字狱是因为乾隆一个人丧心病狂,还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还有史实表明,其它满人也看出《红楼梦》的异样。爱新觉罗弘旿在其侄永忠的《题红诗》上写有批语:“此三章诗极妙。第《红楼梦》非传世小说,余闻之久矣,而终不欲一见,恐其中有碍语也。”永忠的《题红诗》共三首,第一首有: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请拿永忠诗和弘旿评语对照:永忠对《红》评价很高——文笔传神,足可流传千载。但弘旿一方面说诗写的极妙,一方面却又说《红》“非传世小说”。书写的那么 好为什么不能传世呢?是因为有碍语,要遭毁禁。根据批语,《红楼梦》流传已久,可弘旿本人并没有读过,只不过听说而已。由此可见,不止一个满人到《红楼梦》里的问题。

 

随着《红楼梦》的流布,有更多的满人开始对《红楼梦》不满,同治年间的梁恭振《劝戒四录》之四记载:满洲玉研农先生(麟),家大人座主也,尝语家大人曰: 《红楼梦》一书,我满洲无识者流,每以为奇宝,往往向人夸耀,以为助我铺张。甚至串成戏出,演作弹词,观者为之感叹唏嘘,声泪俱下,谓此曾经我所在场目击者。其实毫无影响,聊以自欺欺人,不值我在旁齿冷也。其稍有识者,无不以此书为诬蔑我满人,可耻可恨。若果如尤而效之,岂但书所云骄奢淫佚,将由恶终者哉?我做安徽学政时,曾经出示严禁,而力量不能及远,徒唤奈何。有一痒士颇擅才笔,私撰红楼梦节要一书,已付书坊剞劂,经我访出,曾褫其衿,焚其版,一时观听,颇为肃然,羿他处无有仿而行之者。那绎堂先生亦极言红楼梦一书为邪说诐行之尤,无非糟蹋旗人,实堪痛恨,我拟奏请通行禁绝,又恐立言不能得体,是以隐忍未行,则与我有同心矣。此书全部中无一人是真的,惟属笔之曹雪芹实有其人,然以老贡生槁死牒下,徒抱伯道之嗟,身后萧条,更无人稍为矜恤,则未必非编造淫书之显报矣。”

 

不管这班满人痛恨《红楼梦》的理由是怎样的,他们看过此中后的反应竟然和雍正看吕留良的文、乾隆读胡中藻的诗一样,也想毁书伤人。因此,说《红楼梦》里有当权者所忌讳的文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作者身处文网严密的异族统治时代,透露真实姓名的可能性很小。就算他本人舍得一身剐,他又如何忍心十年辛苦写成的百 回大文变成吕留良的文、胡中藻的诗,只剩下零零散散的片断呢?

 

另外就是作者主观上也无意留下真名。在第一回中,作者假石头之口说:

 

……竟不如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

 

一方面要将要真事隐去,假语村言;另一方面又强调这些事情是他半世亲睹亲闻,绝不穿凿失真。可见,作者确实有欲言难言的隐事或者隐情,准备用曲折隐晦的笔法演绎出来。事实也正是如此,书中使用了大量的谐音、拆字、灯谜、谶诗等手法,含蓄地向我们展示了很多信息,有的可解,有的至今也没搞清楚。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作者说出自己的真名,他的这番心思岂不白费了?我们只需拿着原书对照作者的身世,不全是一目了然了?实际上,胡适等人就是这样做的,他们要不说这本书是曹雪芹自传,要不就说是曹雪芹家世,从来没能说通过,反倒越来越乱了。

 

再回到空空道人那段,在这五个人名中,空空道人与情僧是一个人,算是作者创作的一个人物。而吴玉峰、孔梅溪、曹雪芹只在这里出现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了。特别是前两位,就像蒸发了一样。但仔细看这三个人的名字——玉峰、梅溪、雪芹——名字结构一致,而玉梅雪和山水花草都是旧时文人头脑中常有的意象,所以这三个人都很像是作者同时虚构出来的。三个书名,吴玉峰分到了《红楼梦》、孔梅溪分到了《风月宝鉴》、曹雪芹的是《金陵十二钗》,三个书名的常用程度是 递减的,但有关三人的信息却是递增的,吴玉峰前面什么也没有,孔梅溪多了个东鲁,曹雪芹不但有悼红轩,还说他如何批阅增删,外加一首绝句。哪此看来,作者似乎先要解决命名问题,想出了不只一个书名,所以假托三个人说出,最后把自己写作的情况落实在了曹雪芹身上,但作者本人不叫曹雪芹。

 

这也是一种无从证实的推测,但这种推测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曹雪芹是作者实名的可能性。不过,历史上确实有一个曹雪芹,也确实有人声称,《红楼梦》是他写的。对于这些问题,我们需要更深入的讨论。



更多



阅读数 29,088 / 29,088 views



论《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二)》上有 3 条评论

  1. Randall Rehmeier 说道:

    I want to point out my affection for your kind-heartedness giving support to people who need help with the theme. Your personal dedication to getting the solution all over has been rather insightful and have usually empowered associates like me to achieve their objectives. Your amazing informative guideline denotes a great deal a person like me and even more to my fellow workers. Best wishes; from all of us.

    http://ipx.cc/49704

  2. Benon 说道:

    I might be beating a dead horse, but thank you for poitsng thi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