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预言

玛雅人预言,世界将在2012年12月21日终结。你相信过吗?

越是耸人听闻的预言,可信度越低。因为根据经验,我们发现,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发生的那些耸人听闻的事件或现象都没人能预见到。有谁预见到强大的苏联突然崩溃?有谁预见到中国会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谁预见到了911恐怖袭击?又有谁预见到了2011年西亚北非的乱局?

个人命运的起伏更是出乎预料。原本一事无成的废柴突然翻身变富豪,从前给人拎包的小弟当上了带头大哥,也有风光无限的官员或商人一夜之间身败名裂,沦为阶下囚。这些变化不仅超出了局外人的想象,就连当事人自己恐怕也想不到。

你想到了吗?

(你预测到了吗?)

有了这些经验,我们就不该相信玛雅人。他们有什么资质,预言世界末日?如果玛雅人真有这种神奇的能力,应该早在世界民族之林中鹤立鸡群,什么埃及、中国、希腊、罗马,统统靠边站,怎么就灭绝了呢?

笔者还记得,在玛雅人的预言流行之前,有一个诺查丹玛斯。上世纪90年代有很多书在介绍他的预言。他写过一本《诸纪世》,据说准确预测了后世发生的很多事情,并断言世界将在1999年毁灭。但Discovery频道曾专门拍过一集纪录片,讨论《诸世纪》中预言的准确性,结论是没有一条应验的。当然,世界在1999年也没有毁灭。

这些预言本来不值一驳,但它们总有市场,人们信完了诺查丹玛斯,再信玛雅人,玛雅人之后,人们又会信谁呢?为什么信个没完?

别国人不管,中国人确实有相信不靠谱的预言的倾向。有人认为这是一种社会心理。人的本性是寻求安逸稳定,但中国社会发展太快了,把很多人甩在后面,打破了他们向往的平衡状态。这些人难免心生怨望和诅咒,盼着世界末日降临,将那些成功人士和既得利益者的人生一次性归零。这么说言之成理,但不完全符合事实,世界变化虽快,但也提供了很多机会和可能,并没有把人们逼到想和他人同归于尽的绝境。

更合理的解释是,笃信预言本来是中国的古老传统。从龟卜、筮占,再到谶纬、术数,古人为了预测未来,发明了很多玄而又玄的仪式与理论,二千多年一直兴盛不衰。统治者靠预言巩固统治,野心家靠预言实现个人野心,平民靠预言寻求自我安慰。在中国的古籍中充斥着各种预言,在考证史实时,这部分应该忽略。

明朝末年有个叫宋献策的江湖骗子,给李自成进献了一张古代谶图,得到了李自成的重用。谶图上面写着“红颜止,大难死,十八子,主神器”之类的字样。红颜代表朱,十八子合为李,意指朱明要亡,李自成将君临天下。后人分析,宋献策所献之图,实际上是五代时后唐的李存勖为取代朱温建立的后梁而炮制的。但后唐距明末已经七百多年,自身存在时间很短,李存勖编造的谶图并没有流传和保存的价值。因此,宋献策的图更可能就是他本人伪造的。

今天,在民间流传的预言书主要有两种,一是署名袁天罡、李淳风的《推背图》,二是署名刘伯温的《烧饼歌》,这两部书其实都是后人托名伪作,共同的特点是用语很朦胧,有些诗句看上去好像与某些历史事件契合,有些则完全看不懂。解读这两本书的著作很多,大多牵强附会,不着边际。很久以前,笔者年少无知,也在它们上面花了不少时间,结果自然是瞎耽误工夫。

《推背图》、《烧饼歌》属于不登大雅之堂的地摊文学。预言在中国经典里的份量也很大,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左氏春秋传》。《左传》里有大量预言,而且大部分准确应验,原因很简单,这些历史事件都发生在作者写《左传》之前,而那些预言全部是作者杜撰的。

比如在鲁庄公二十二年(前672年),陈国公子完奔齐。作者补记大夫懿仲在把女儿嫁给公子完之前问卜,所得卜辞曰:“凤凰于飞,其鸣锵锵,有妫之后,将育于姜,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与之京。”这首顺口溜预测到了公子完奔齐,其孙子在齐国发展壮大,最终在鲁哀公十四年(前481年)之后独揽大权。懿仲在191年前就已经知道这些,岂非神人?其实,是《左传》的作者在借懿仲之口做此神语。

但《左传》作者的这条预言也不完全准确。他虽然知道田氏后来坐大,却没有预见到田氏在95年后——也就是公元前386年——取代齐国,自立为国君。这就说明,左传的作者在写书时是在前386年田氏代齐之前。

鲁闵公元年(前661年),毕万受封于魏地。《左传》补记称,毕万曾做过筮占,得公侯之卦。“公侯之子孙,必复其始。”意思是说,毕万的后代会再度成为诸侯(毕万的祖先曾经是诸侯),这事发生在在公元前403年的三家分晋之时。但作者没有看到,毕万的后代后来又在公元前389年像周天子那样称王了。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比较有意义的结论,《左传》成书于前403至前389年之间,它的作者不可能是《论语》孔子(死于公元前479年)提到的左丘明。

准确地预测未来是极难的事。金融危机爆发后,笔者不止一次在电视看到有时评人、经济学家或是证券分析师说:“危机这么严重,连我都没想到。”我看这帮人还是太拿自己当盘菜,他们想不到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个世界的变量太多,人类还没有足够的计算能力把所有变量都算清楚,更何况且,人类自己并非旁观者,而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预测行为本身就可能改变事件的进程。我们可以根据已知的事实,做出一个趋势性的估测,对于那种没有依据且耸人听闻的预言,则根本没必要理会。


更多



阅读数 11,115 / 11,115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