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上梁山的真相(四)

在《水浒》里,王进虽然是个小人物,但对情节的进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说,没有他,整部《水浒》就是一个不该发生的故事。但实际上他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教史进武艺。

在逃跑途中,王进曾投宿史家庄,又因为老母发病而多住了几日。作为回报,他教史太公的儿子九纹龙史进学武。史家是当地恶霸,史进这时只有十八九岁,正是血气方刚、敢做敢当的年纪。他喜欢练武,可一直没有得到高人指点。他的开手师父“打虎将”李忠,是个耍把式卖假药的江湖骗子,小说里不止一次说他“本事低微”。如果没碰到王进,史进也就是一个恶少,成不了什么气候。王进是八十万禁军教头,自然有两下子,把“十八般武艺,一一从头指教史进这才有了能力降伏少华山上的强盗和杀散前来剿捕的官军。史进讲义气,性格叛逆,为了兄弟不惜与官府作对,但此时还不愿落草去干杀人越货的勾当。他想去投奔王进,却误到了渭州,与鲁达也就是后来的鲁智深相识。

鲁达和史进一样也有叛逆的性格,小说里说他有“两只放火眼,一片杀人心”,但与史进不同,他是在体制内生存的军官,不得不掩盖自己的真性格。俗话说,端谁的碗,服谁的管。每每提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小种经略相公,鲁达总是带着敬重的语气。若干年后,金人南侵,这位小种经略相公战死沙场,亲信和部下全军覆没,鲁达本应该和他统帅一起为国捐躯。但史进的到来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史进到渭州之前,他的事迹已经在江湖上传开。鲁达是军官,史进是和官府对抗的逃犯,两人本该势不两立,可在见到史进时,鲁达却说:“多闻你的好名字。”一个“好”字,表明他非常赞赏史进的作为。鲁达这时年纪在三十五岁左右*,史进刚满二十,他似乎受到了刺激,觉得白活这么大岁数,还不如一个二十岁的后生。在遇到史进后,他的行为有些异常了。

第一个异常表现是喝茶不给钱。两人在茶坊里相逢,然后鲁达拉着史进去潘家酒楼,回头对茶坊说了一句:“茶钱洒家自还你。”说完就走了。这是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实际上也是鲁达表现出的第一个异常行为。首先,他不是因为没钱才不付账的,后来在潘家酒楼上,为了救金氏父女,鲁达从身上摸出了5两银子; 其次,鲁达也没有吃饭不给钱的应该习惯。由于被金氏父女的啼哭打扰,他向酒保抱怨“洒家须不曾少了你酒钱。如此理直气壮,说明他并不曾欠账;第三,在第六回,鲁智深饿急了,和瓦罐寺的老和尚抢粥喝。但在听到老和尚们的哀求后,“便撇了不吃”。在饥饿难耐时,鲁达仍然能不去欺负弱势群体,那么在平时,他也不会仗势欺人、吃霸王餐。

他这么做给史进看的。

在去酒楼的中上,他们碰到了正在耍把式卖药的李忠。李忠想卖完药再找他们吃饭,结果鲁达一通乱推,把看客都赶走了,逼着李忠和他们同去。其实,他并没有非打拉上李忠的理由。李忠只是个小人物,跟鲁达、史进不在一个档次,鲁达要和史进推心置腹地谈话,又何必要李忠在一旁听着?

所以,鲁达驱逐看客、强拉李忠也是做给史进看的。他故意在史进面前展现自己的“豪杰”气概,是想告诉史进,洒家和你是一路人,洒家也不比你差。

接下来,三人去了潘家酒楼,正谈得起劲,却听到见啼哭声,鲁达一下子又“气愤愤”起来。这时金氏父女出场,金翠莲开始向鲁达讲述:

……奴家是东京人氏,因同父母来这渭州,投奔亲眷,不想搬移南京去了。母亲在客店里染病身故,子父二人,流落在此生受。此间有个财主,叫做镇关西郑大官人,因见奴家,便使强媒硬保,要奴作妾。谁想写了三千贯文书,虚钱实契,要了奴家身体。未及三个月,他家大娘子好生利害,将奴赶打出来,不容完聚。着落店主人家追要原典身钱三千贯。父亲懦弱,和他争执不得,他又有钱有势。当初不曾得他一文,如今那讨钱来还他?没计奈何,父亲自小教得奴家些小曲儿,来这里酒楼上赶座子……

后世读者大多完全采信金翠莲的一面之词,但她的话至少有部分可疑。比如,她声称被郑屠强迫作妾。但第四回写道,金氏父女后来逃到了代州雁门县,金翠莲做了财主赵员外的外宅,过上了幸福生活。外宅属于男人在家外包养的情妇,地位比妾还低,连名分都没有。在古代,男人可以随意抛弃外宅,而不用负法律责任。可见,金翠莲在不得已时,是可以不计名分委身他人的。金氏父女刚来渭州就陷入走投无路的绝境,那么,她到底自愿还是被强迫作妾,很有疑问。

另外,她还说郑屠是有权有势的“财主”。但下文提到,郑屠不过“开着两间门面,两副肉案,悬挂着三五片猪肉。”这个郑屠其实不是非常有钱,给人感觉他卖的猪肉好像还不如孙二娘卖的人肉多(十字坡人肉酒店还里挂着“五七条人腿”呢。)按鲁达所说,郑屠“投托在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可能是相公府的独家肉食供应商,生意应该不错,但离有权有势好像还是远了点。

郑屠不如赵员外有钱,养不起外宅,只能接到家里做妾,如此一来,转移了感情也摊薄了家产,自然引起“好生厉害”的大老婆的极端厌恶。妻妾之间势同水火就不奇怪了,最终结果是金女完败,不仅被赶出了家门,还被逼债。

金翠莲和郑屠家到底发生了什么,无从知晓。但对鲁达来说,真相根本不重要,史进的到来就像一剂催化剂,让他的反应越来越剧烈。先是动口(不给茶钱),接着动手(推走李忠的看客),最终开启了一项有周密计划的行动(拯救金氏父女)。他要通过这种方式,挑战体制,展现叛逆,要像史进一样在江湖上留下好名声。可怜的郑屠,根本没得到辩护的机会就被打死了。如果没史进,他不至于被打死。

打死郑屠,意味着鲁达与体制的决裂,也意味着他再不可能受到规矩的约束,或者臣服于哪个偶像。五台山虽然是安全的藏身之所,也容不下他,但在五台山出家的经验使他有机会去东京。鲁智深拿着方丈的推荐信,又经过几番历险才来到东京,与林冲相识。

认识鲁智深对林冲来说太关键了,要不然在野猪林,林冲就该被董超和薛霸打死了,哪里还有后来的风雪山神庙、火烧草料场?

现在看清楚了,王进的出逃造成史进的出逃,史进的出逃又造成鲁达的出逃,鲁达的出逃最终救了林冲一命。因此可以说,王进害了林冲(见上一篇分析),也救了林冲。

但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还有一个疑问,鲁智深为什么去救助和护送林冲? 实际上,花和尚对豹子头一见钟情,他之所以去救林冲,是因为爱情。

这个结论有点惊悚,我们将在下一篇分析鲁智深与林冲的关系。


更多



阅读数 16,561 / 16,561 views



逼上梁山的真相(四)》上有 1 条评论

  1. 这篇文章写的相当极品,大概是看了一些好莱坞电影后,突发奇想写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