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上梁山的真相(五)——深冲恋(上)

鲁智深与林冲之间的基情,是《水浒传》里的一个重口味桥段。作者不能明写,否则他的作品无法得到喜闻乐见的待遇,只能采取非常隐晦的手法。

其实,在遇到林冲之前,鲁智深已经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情趣。小说第五回写他投宿桃花村,正赶上小霸王周通当晚要来强娶刘太公的女儿。鲁智深欺骗刘太公,说准备用因缘之学劝周通改变主意。他独自待在刘太公女儿的婚房里,“把销金帐子下了,脱得赤条条地,跳上床去坐了”。

鲁智深的作法让人难以理解,不管你是要劝人还是打人,脱光衣服做什么呢?

到了晚上,周通走进婚房,在帐子里乱摸,一直摸到鲁智深的肚皮,被他揪住一顿暴打。刘太公等人听到动静,赶忙跑进来,看到一幅很雷人的画面:只见一个大胖和尚,赤条条不挂一丝,骑翻大王在床面前打。

鲁智深这么做根本不为帮忙,纯粹是为了自己好玩,他把周通气坏了,把刘太公吓坏了,只有他本人从中找到了乐趣。

作者借这件事提醒读者,此人三观不正,要警惕他后面的行为

鲁智深和林冲相遇时是什么情况呢?要说明这一点,需要先了解《水浒传》作者的一种表现手法。在这部小说中,作者使用了大量无韵对仗的排句来描绘某人的外貌或是某个特别的场景。但这些排句有很多并非写实,要给合正文,才能搞清楚作者的意图。

比如在第七回,小说描写高衙内生病的样子:

不痒不疼,浑身上或寒或热。没撩没乱,满腹中又饱又饥。白昼忘餐,黄昏废寝。对爷娘怎诉心中恨,见相识难遮脸上羞。七魄悠悠,等候鬼门关上去。三魂荡荡,安排横死案中来。

但根据第一篇的分析,我们已经知道,高衙内是在装病,那么这段话实际是在描写他装病的丑态。

最有意思的是石秀初见潘巧云。第四十四回,石秀和杨雄等人吃酒,“酒至半酣”,来到杨雄家。杨雄请老婆潘巧云出来见面。原文:

石秀看时,但见:黑鬒鬒鬓儿,细弯弯眉儿,光溜溜眼儿,香喷喷口儿,直隆隆鼻儿,红乳乳腮儿,粉莹莹脸儿,轻盈盈身儿,玉纤纤手儿,一捻捻腰儿,软脓脓肚儿,翘尖尖脚儿,花簇簇鞋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更有一件窄湫湫、紧搊搊、红鲜鲜、黑稠稠,正不知是什么东西

大家看看,石秀眼中的潘巧云穿衣服了吗?杨雄会让老婆光着身子出来见他?实际上,作者在这里是想说,石秀在半醉的状态下,看到了性感尤物潘巧云,产生了强烈的生理反应。

清醒时的石秀是个超级理性的人,但对于潘巧云给他的刺激,他始终难以释怀。直到在翠屏山上,石秀强迫杨雄将自己的老婆剖腹裂尸,这才解除心魔,从此投奔梁山。

鲁智深眼中的林冲又是什么样呢?第七回有描写:

头戴一顶青纱抓角儿头巾,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腰系一条双搭尾龟背银带。穿一对磕瓜头朝样皂靴,手中执一把折叠纸西川扇子。

单看这段文字,你并不能确定,这人就是林冲。众所周知,林冲最大的特点是“豹子头”,可是鲁智深竟然视而不见(下文虽然提到林冲的长相,但归入了正文,并未入鲁智深的法眼)。这是很奇怪的事。鲁智深极善于观察,金翠莲落难时的样子和当上大户外宅妇后的气质变化,他都看得很仔细。第五回曾提到他因为贪看秀丽山水,耽误了行程。这么一个爱欣赏的人,怎么会遗漏了林冲的“豹子头”呢?

梁山好汉眼中的梁山好汉,往往特点极为鲜明,符合一般读者心目中的形象。比如吴用眼中的三阮,还有宋江眼中的武松。当然,也有史进眼中的鲁达:头裹芝麻罗万字顶头巾,脑后两个太原府纽丝金环,上穿一领鹦哥绿丝战袍,腰系一条文武双股鸦青绦,足穿一双鹰爪皮四缝干黄靴。生得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腮边一部貉胡须。身长八尺,腰阔十围。

相比之下,鲁智深看到的林冲,根本不是那个豹头环眼、燕颔虎须、身长八尺的大汉,更像一位穿戴精致、颇有儒雅飘逸之气的文士。作者以此告诉我们,鲁智深看林冲时是带着异于常人的审美情趣的。

林冲欣赏鲁智深武功高强,又因为他认识自己的老爸林提辖,提出与他结为兄弟。鲁智深的回应是:

“洒家初到这里,正没相识,得这几个大哥每日相伴;如今又得教头不弃,结为弟兄,十分好了。”

细玩“十分好了”这四字,不难体会到认识林冲给鲁智深带来的巨大满足感。如果这时有央视的记者问他,他一定回答:“很幸福。”“幸福就是和林冲在一起。”

鲁智深喜欢史进,是因为他在江湖上的好名声;与菜园里的泼皮交好,也是经过了一个不打不相识的过程。鲁智深之前根本不认识林冲,也没看到林冲施展过身手,可为什么只和林冲说了几句话,他就感觉生活十分美好了?

而事实上,深冲二人差异巨大,在外人看来,他俩几乎不可能走到一起。鲁智深是浪迹江湖的外地野和尚,林冲是生活安逸的京城官二代;鲁智深是文盲,大字不识一个,林冲有一定文学修养,会写工整严谨的近体诗(以后会提到);鲁智深有善心,在瓦罐寺,他宁愿挨饿也不去抢老和尚的粥,而林冲相对自私,在逃出草料场后,他来到雪地里的一间草屋,庄客让他烤火,他嫌不够,还要用武力抢酒喝(见第十回)。为什么,鲁智深一见林冲,幸福感就爆表了?

原因只有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一见钟情。

鲁智深刚和林冲喝了三杯酒,林家的女使锦儿跑过来报告:“正在五岳楼下来,撞见个奸诈不级的,把娘子拦住了,不肯放。”林冲急忙和锦儿走开了。

鲁智深的反应是什么呢?按理说,他已经和林冲结为兄弟,锦儿也把事情交待得很清楚,兄弟的老婆有麻烦,他应该跟过去帮忙。但他并没有马上这么做;如果他觉得这是林冲的私事,不便干预,他也可以不管。但后来他还是赶了过去。等他赶到事发现场,林冲与高衙内的冲突已经被人说散了。由此可见,在要不要帮林冲这个问题上,鲁智深产生过犹豫。

犹豫的原因只有一个:妒忌。看到林冲突然撇下自己去找老婆,鲁智深醋意顿生,呆坐在原地,无所作为。过了一会儿,他才觉得自己很不仗义。赶到时,鲁智深挥舞着禅杖,带着二三十个泼皮,还对着林冲说“且教他吃俺三百禅杖”。他之所以摆出这样的阵势,说这样的大话,一是为了取悦林冲,二是为了掩饰心中的醋意。

鲁智深和林冲第一次见面就已经产生火花。他们总共见面过四次,是一段完整的感情经历,我们在下一篇将继续分析。


更多



阅读数 13,640 / 13,64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