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狂奔十夜情(十二):芽庄与海

诗曰:
却月堤旁紫翠浮,打鱼船舍聚沙头。
天清艾岭云争起,花覆盘江水倒流。
日午春光浑似夏,晚凉海气更如秋。
不辞异国轻行役,自爱吟情尙远游。

顺化、会安的风景还历历在目,转眼之间就来到海滨城市芽庄。到达的时候是早上7点。这一天,是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而我的行程也接近尾声了。

大巴车就停在Sinh Café办事处。下了车,第一件事是买去西贡的票。都说芽庄是个与众不同的地方,我很快就感觉到了。来之前听说,越南盾对美元的汇率是从北向南一路走低的,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当时,无论是河内还是胡志明市, 1美元都能换1.8万盾,而在芽庄,只能换1.6万盾。去西贡的票价是10美元,即16万盾。

显然,芽庄很受外国人的喜爱,大量美元留在这里,抬高了越南盾的价值。全世界有很多海滩比芽庄的更好看,设施更完善,但这个地方因其超级廉价成为旅游的次选商品(inferior goods),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大受欢迎。既然经济危机旷日持久,我估计,这种情况也会持续很长时间。

一想到这,我就很有再去越南的动力。我可以从河内换出越南盾,到了芽庄,再换回美元。只要运作得当,完全可以找补回旅行的费用,甚至可以赚上一笔。边旅行,边赚钱,真是美事一桩。

买好车票,下一步是找宾馆。这一带家庭旅馆密布,不用着急,自有人上来推销。一个面色黝黑的伙计给我递上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泰山招待所(Thai Son Guesthouse),伙计叫裴光明(Bui Quang Minh),人们都管他叫“明”。旅馆和伙计的名字都挺中国,我觉得有亲切感,就和他去看了看。旅馆条件不错,带空调和卫生间,比在顺化住的更干净、宽敞,电视可以收几十个外国台。我决定就住在这里,又把价格讲到了5美元一晚。对方答应得很痛快,比我更抠门的人,应该还可以再往下讲一点。旅馆地址是11/7C Nguyen Thien Thuat(阮善述),离大海只有隔一个街区。

毕竟坐了一夜车,感觉有点困,我在旅馆又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十点半出门,准备参观一下这座城市。走到门口,我又碰上了阿明,估计他一直在这儿候着我呢。他问我,愿不愿意参加T.M.Brother旅行会组织的一日四岛游。我原来打算在芽庄尝试一下海钓的滋味。包一条船,配备两个水手,一个导游,可在海上垂钓一天,价格是一个人90美元,二人同去可以降到60美元/人。可是我的游说能力太差,从河内一路走来,我没能说服任何人帮我分担费用。

我知道T.M.Brohter,又叫Kim Café 或Camel,它的客运服务口碑很差,但海上旅游项目挺受欢迎。旅行社就在离我住的旅馆附近,花不到7美元(12万盾),能游览四个小岛,可以游泳、潜水,据说还有看表演可看。我决定报名,阿明很高兴,想必这12万盾里有他的提成。

离开旅行社,又到泰山招待所附近的一个小饭馆里吃了午饭。这个饭馆的特色是铁板牛排套餐,味道不错。铁板牛排,再配上一条面包、蔬菜沙拉和两个香蕉,明码标价2万盾,廉价又丰盛,值得推荐,地址在阮善述街32号。

(小和尚)

吃完饭就是闲逛了。芽庄比会安大不少,是一座很干净的城市,海边的风景尤其好,街道很宽,西式建筑很漂亮。只是这天太阳很毒,晒得我头昏脑胀,脸已经开始向非洲人靠拢。

我先在海边散步了一段时间,然后向市中心方向走。市区没有海边那么漂亮,但行走在大街小巷,感觉也很好。 在这里,我又见到一群孩子冲我打招呼,这次吸取教训,再也不给他们拍照了。经过一座小院时,突然冲出一条狗,狂叫不停,引得主人也冲出来观察情况。我想,可能是这狗的主人对中国人有成见,传染给了它。在一个寺庙,我遇到了最友善的越南人。当时我很渴,水又喝完了,就走进去,想打点水喝。寺里的小和尚不但给我打水,还送上水果,现在正是开饭时间,和尚们竟然邀我一起吃斋饭。这番热情实在让我不好意思,我只喝了水就走了。

 

(好狗不挡道)

在一家街边小店,我见到两个伙计在下中国象棋。象棋在越南很流行,规则和中国完全一样, 只有有些棋子的名称不同,比如红方的砲写成“包”。我看到的时候,正赶上残局,红方认输。他们请我来下。我的棋艺早就生疏了,但出于好奇,决定玩一盘。我执红先行,以五六砲开局,因为我想起很久以前象棋电脑游戏里的一个bug。如黑方起8路马,并且也架当头炮或是飞象,红方六路砲可以走到对方的士角上,偷吃一个马或炮。可对方明显不是电脑,很快察觉我的意图,把士支了起来。我顿时不知道该怎么下才好,连出漏招,旁边的伙计很着急,一个劲儿替我支招,令我再度成了旁观者,我只能甘拜下风,不等这盘棋下完,就趁势退出了。

接近傍晚,芽庄下起了小雨。我急忙往旅馆赶。快到的时候,雨突然大了。我只好站在一家街边酒吧的门口屋檐下避雨。在门口还有一个年轻的老外,和我并排站着,我和他聊了起来。原来他就是这个酒吧的老板,名字叫Darrin Brown,来自英国纽卡斯尔。一个英国人居然在芽庄开酒吧,我觉得挺好奇,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半年前来芽庄,觉得这个海滨城市很受欢迎,就决定开个小酒吧。可现在,他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兴奋了,这里的生意比他想象的难得多,政府老找他的麻烦。对于越南人,他已经完全没有好感,说这里的人根本不讲道理,没有“教育”。

他的评价让我惊讶,我突然联想起二战时,史迪威(Stilwell)与蒋介石发生矛盾,史也大骂蒋“没有教育”:

他想做道德权威,宗教领袖和哲学家,但是他没有受过教育!这是何等的可笑!假使他有大学四年的教育,他尚可能了解现代的世界,但是这实情他全不了解。假使他能了解,情形就好了,因为他倒是想做好事。

今天谁也不会认为,蒋委员长没有过“教育”。同样,越南的政府官员也不至于是文盲。我想,Darrin大概是两方面的问题。首先是沟通。在当今世界,西方文化仍是强势文化。但如果Darrin完全不理会当地的习惯,自然有麻烦。另一个方面是腐败。多年来,越南在吸引外国投资方面一直不很成功。我看到网上有人抱怨,政府越南官员太黑,中国贪官拿钱办事,越南贪官拿钱不办事,而且还要再黑你。

尽管如此,我仍不完全同意Darrin对越南的评价,和他说起越南好的方面,在这里旅行很便宜,基础设施也不错,也有很多热心人……没想到他竟然不耐烦听下去,很快打断了我,说我在这里的时间太短,缺乏了解。很多游客不知道这里的市场情况,结果被当地人骗走了不少钱。他的大部分朋友,来过这里一次后,就发誓再也不来了。这和便宜不便宜没有关系,而是体验太差。说到这儿,他看了我一眼,警告我说,不要和越南女孩交往。她们只是外表漂亮,但是心很黑,总是向你要钱,你不给,她们就会偷甚至是抢你的钱。

他的口气突然变得激动,像是在讲亲身经历。这下我无言以对了,因他所说的确不差。越南的面积只有33万平方公里,人口将近9,000万,目前仍属于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列。我接触过的越南人,大多抱怨自己太穷,挣钱难。越南这两年发展还是很快的,发展必然产生差异,差异招致怨望,怨望滋生诉求,很多时候是不道德的诉求。所以,你无法指望这个国家人人都纯朴、善良、穷开心,相反,你一定要小心谨慎,防止被算计,不要像我,十天上了两回当。但即便如此,我对越南的评价也没有Darrin那么低,我认为越南仍然一个充满活力、潜力和希望的国家。也许我和Darrin的视角不同,他是商人,注重眼前的利益。而我看越南多少带点历史的纵深,并不只着眼于现状。否则,我仅仅在这里呆了十天,又如何能写出4万字的游记?

Darrin人很好,我希望他的酒吧能继续开下去。酒吧名叫The Alamo Bar,地址是:24C Nguyen Thien Thuat,正对着我的旅馆所在的小巷。

回到旅馆门口,我又碰见了阿明。他正要做晚饭,看到我,便请我一起吃。这可真是好事,我正想尝尝越南人的家常菜是什么味道。没一会儿,他端上了一盆米饭和一菜一汤:肉末烧豆腐和虾仁青菜汤。没想到越南人也爱吃豆腐,虽然没有放葱姜料酒,但也很好吃,咸淡也合适。青菜汤看着不错,但好像味精放多了,味道有点怪。总的来说,和中国菜没有什么差别。我吃得很香。

我和阿明边吃边聊。他今年38岁,来自山区,有九个兄弟姐妹,他是家里唯一到城市来谋生的。据他说,他35岁才开始学英语,一直到现在也没停。方法很简单:抄写、背诵、实践。他给我看了他的英文练习本,上面抄着一些范文,还有他本人的作文。他的英语真的不错呢。看来越是传统的方法,越有效果。

吃完饭,我掏出20000盾给阿明,以表谢意,但他坚决不要。我挺感动,阿明用实际行动粉碎了Darrin对越南人一刀切的评价。

我上楼冲了个凉,又出门到海边走了走。白天的热气已经散尽,傍晚的海风吹在身上非常舒服。海滩上情侣不少,隐约可以听见几声低吟。这时候才觉得,一个人旅行是特别愚蠢的想法。

这一晚睡得很好。第二天一早起来,退了房,把部分东西寄存在旅店,和一个波兰人坐在街边的茶摊喝茶聊天,静等T.M.Brother来接我。旅行社的人昨天说8点半来,可是到了8点40,还是不见人影。我开始有点焦急。波兰人说不用着急,晚半小时都很正常。

这位波兰人(忘了叫什么名字了)对越南的印象和Darrin完全不一样。08年,他曾在中国云南住过两个月,如今在芽庄已经住了半年了,仍然不想走。他说,喜欢这里的轻松生活,花不了什么钱就能过得很舒服。我想,越南对他的吸引力将随着越南盾升值而降低。

8点50左右,导游终于来了。我随他登上一辆大巴车,前往码头。在车上,我遇到了来自杭州的小陈夫妇,两人是绿城集团的建筑设计师,属于中国的新兴白领阶级,已经有了稳固的基础,正谋求更上一层楼。听他们谈楼市和建筑,很受益。同车的还有几个深圳游客,到船上,能看到不少外国人,也越南本地人,不知道对他们的收费是多少。这一船有将近30名游客。

喜欢游泳的人,不能错过这个四岛游。在第一个小岛,可以免费游泳和潜水,还可以玩摩托艇降落伞,但要收费,一次20美元。我见到一些老外直摇头,似乎这个价格不低。我腿上的伤口还有点肿痛,也不怎么会游泳,就顶着烈日在码头上站了一个小时,什么也没干。

(肉少狼多)

由于出发晚,到了第二个岛,就是午饭时间了。午餐算不上丰盛,主要是青菜、豆腐、肉片之类。我早就饿了,所以吃得很香。我看到同船的一个老外也饿得不轻,一个劲儿地和别人抢食,可惜筷子用得不够熟练,让身边的中越游客占尽上风,明显没吃痛快。后来他买了不少酒,在船头撒酒疯。

吃完饭,导游男扮女装,和几个水手组成乐队唱流行歌曲。他们唱得很卖力,但游客感兴趣的不多,可能大家觉得这一套有点俗了,只是笑笑而已。唱完歌,又是游泳时间。很多人又跳进水里,这回是边喝酒边戏水。

(草根乐队)

又过一个小时后,大家上船,又开往第三个小岛。最初交的12万盾原来并不包括全部费用,上这个岛的海滩,需再交两万盾。如果你能忍受在码头上暴晒一个小时,也可以不交。这个岛的海滩可能是人造的,但感觉不错。到了这里,我觉得再空坐一个小时没有意义,像很多当地人那样,我穿着衣服就下了海。海水很咸得刺鼻,浮力很大,根本不用担心会沉下去。泡了一会儿,觉得穿着衣服不过瘾,又把上衣脱掉,结果让我的后背至少疼了两天。

第四个小岛最不值一游,这里唯一的项目是参观水族馆,当然又要收费,门票25000盾。水族馆没有特色,如果不想去,也可以在岸边休息。

下午5点左右,四岛游结束。


阅读数 19,717 / 19,717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