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乱局与人类发展困境

除了世界杯,今年6月最引人关注的事件莫过于伊拉克局势。6月上旬,一个名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简称ISIS)的逊尼派极端组织在伊拉克北部发动攻势,迅速夺取了伊北方数省。在地区大国的支持下,这个极端组织表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力,其武装人员最早据说只有八百人,却能击溃数万拥有先进美式装备的伊政府安全部队,并且生俘六千。他们宣称,目标就是建立一个新的伊斯兰国家。

ISIS很快暴露其凶残的一面。17日,该组织在网上发布了枪杀政府军战俘的视频,场面极为血腥。另据报道,ISIS还要求其占领地区的伊拉克民众交出女儿,为圣战者提供性服务。这些举动不得人心,在伊拉克国内外引发强烈反应,同时外界也开始对伊政府提供支持。所以,尽管ISIS夺取了大量现金和武器装备,还通过占领边境城镇建立了与其在叙利亚的大本营的联系通道,但它后来的进展已不如初期那样顺利。双方目前正在伊拉克周边地区展开激烈争夺。

以ISIS的表现看,不光伊拉克,恐怕整个阿拉伯世界都要陷入长期动荡。本来,阿拉伯世界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人口众多,发展滞后,生活贫困。此时,最需要出现一位伟大人物,像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那样,以一种兼收并蓄的思想笼络各方人心,再由其本人或追随者凭借军事实力将阿拉伯世界重新整合,以动员起更大的力量,拓展生存空间。然而,ISIS的做法表明他们只想消灭敌人,不准备团结潜在的朋友,所以只会在伊拉克激起强大的抵抗。

伊拉克乱局的背后,是人类发展的困境。如今,工业生产和运输的效率已经很高,一国生产的消费品和工业品,可以很容易地行销全球。多年来,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已积累出超高的产能,完全可以满足全世界的商品需求。笔者两年前看过一则故事,说非洲某原始部落成员长年赤身裸体,不爱穿衣服,可由于当地多碎石,为了保护脚底板,该部落男女老幼人人拖着一双中国产塑料拖鞋。中国制造已渗透至如此偏僻的角落,以至于其他国家很难有机会再搞工业化了。这大概就是阿拉伯世界只会相互争夺生存空间而不可能整合的原因。

脑袋里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口袋里的问题。近几个月以来,尼日利亚的恐怖组织“博科圣地”因绑架和爆炸活动闻名世界。该组织活跃的大背景是尼日利亚人民快吃不上饭了。这个国家有 1.5亿人口,但粮食自给率仅为60%。从前尼日利亚依靠石油出口换取粮食,但随着人口快速增长,本国石油消费量也在大幅提高。预计尼日利亚在30年内会成为石油净进口国,而已探明石油储量将在40年内开采殆尽。可以想象,饥荒正在逼近尼日利亚。饥饿与绝望最容易激发极端思想。未来,要是博科圣地或其他恐怖组织越来越猖獗,我们不应感到奇怪。

埃及的情况也是如此。由于找不到工业化契机,埃及政府无力保证9000万人口的就业和发展。该国的未来大概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恐怖活动不断,原教旨主义思想风行,人民靠精神粮食活着;另一种是政府依靠外国援助,以高压手段迫使国民接受忍饥挨饿的现实。目前,埃及走的是后一条路,但这条路能走多久,很有疑问。

未来的出路在于人类再次实现类似于像计算机、互联网那样的新技术革命。新技术带来新的产业,创造出大量就业岗位;采用新技术的产品的元器件原理、结构更为复杂,涉及的产业链更长、更广泛,可以吸纳大量劳动人口。原先的工业化国家在完成技术升级后,就有可能将一些中低端产业转包给其他国家,从而促进这些国家的发展。可是由谁来完成这样的科技革命呢?传统的发达国家在经历了一波去工业化潮之后,已失去了推动人类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能力。这些国家在后金融危机时期的经济复苏十分艰难。而当前世界最大的工业国家中国正处于产业升级阶段,仍在填补很多技术空白和差距,暂时也难以开创新局面。因此,到目前为止,人们还无法想象、下一波技术革命是什么。

ISIS的活跃就是这青黄不接的时期的产物。它永远有市场,因为极端教义会让一些身处困境者热血沸腾,但又成不了大气候,因为它具有强烈的排他性。多年前,伊拉克的萨达姆有过建立大阿拉伯国家的野心,这野心在当年看起来还有些许实现的希望,但在眼下已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ISIS在叙利亚不成功,它就转战伊拉克,在伊拉克立不住脚,它还可以出现在别的地方。除非人类在科技上取大重大突破,否则阿拉伯世界将陷入持续的动荡与纷争之中。

 

 


阅读数 6,643 / 6,643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