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可以穿越“双重舆论场”的高手?

最近我们看到了一系列CEO的道歉,主动的、被动的、为自己、为公司,甚至为了总统而道歉。这个周末,Twitter前任CEO埃文•威廉姆斯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特朗普使用Twitter联合了粉丝的力量,最终入主白宫,他对此感到抱歉。无论是否支持特朗普,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道歉不能脱离语境——也就是越来越复杂的“通俄门”。今天的CEO很难当,几乎所有的生意都在被互联网改造;而在互联网时代,原来被精英把控的单一语境分裂成了两个,另一个存在于社交媒体、论坛、朋友圈… (…)

昨天,美国公司的俄罗斯高管讲了一个比利时企业家保护中国文物的故事

曾几何时,我们都安静地穿梭在世界各地,不那么血脉偾张、也无需口水相对、冷静看待各种政治鼓噪,但是那时的世界一样刺激、有爱、还充满乐趣。1976年,一位研究化学的比利时企业家与他的夫人第一次来到中国。虽然这次旅行的主角是来陕西考察的丈夫,但是随行的夫人也有自己不为人知的小目标:她一直在研究中国历史和文化,而那段时间最吸引她的是此前在西安的一个柿子园中发掘出的陶土碎片。夫妇两人在当地友人的协助下,看到了这处尚未对游人开放的考古遗址。当时,档案保管员正在一个波纹状钢板制成的小建筑中复原文 (…)

什么是1%誓言?以及99%企业家想问的同一个问题

“企业文化到底是什么,有没有可能速成?”今天成功的企业家,考虑到要让基业延续,内心都埋藏着这个问题。他们不会真的问出口,因为传统的三观下,这个问题就显得很没水平,很浮躁。但是,现实世界中很多事情是反智的。就像“反向思维大师”彼得·泰尔最初表示支持特朗普时,很多人批评他。而那个时候特朗普上台只是个幻想。现在,特朗普真的当选美国总统了,我在朋友圈读到的最新一篇文章大致意思是:彼得·泰尔支持特朗普的演讲可以载入史册。所以,如果想做点不同寻常的事,就忘掉现实中其他人的评价,破除一些思维 (…)

这个躁动不安的夏天,被一个词给概括了

最近,西方媒体喜欢用一个词—Pivot,它在标题上不断复现。比如,特朗普在pivot,安倍在pivot,奥运在pivot,中东投资需要pivot,外交关系应该pivot……这让我想起大学时和几位同学一起创办的北外英文系报,也叫《Pivot》。学生时代我们叫它《支点》,是名词用法。当时北大英语系的系报叫《八分之一》,取义于“冰山一角理论”。两份学生刊物都希望从一个小的视角导向一个大的世界观。而现在,我重新认识了pivot重要的动词用法。从词义上来理解,这有点接近于“回归”,回归一种价值观、力量、势力、地域关系的平衡点。

滴滴收购优步中国的7点笔记:竞争是失败者的游戏

“Now, everyone owns everyone everywhere.”
这是滴滴收购优步事件中我最喜欢的一句外媒总结,甚至不想去翻译它。来自犀利的自媒体The Verge。
1. 奇妙的化学平衡
硝烟过后:滴滴拥有了Uber中国,Uber成了拥有滴滴少数投票权的大股东;滴滴也因此成为了唯一一家腾讯、阿里和百度共同投资的企业。要是再扯远一点:苹果此前10亿美元投资滴滴,现在间接地和Google一起成为Uber的投资方。
不过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却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平衡:打车是一个有半径的生意,半径达到一个城市的边界;在这样一个地理圆圈内,分享经济捆绑 (…)

祸起“纸”上——它是中美公务员的共同噩梦?

因为缺纸,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连续7个多月未发出过一张商标注册证。该事件揭开了人们对于懒政的忧虑。在报道里,这个服务部门成为了公司管理者口中的“最头疼部门”;此前也有传言,说高层痛批此类公职人员为尸位素餐。当然,除了问责之外,公众也有很多建设性的提议——比如有学者建议用电子化条码来取代传统的纸质注册证。
不过回看过去,技术补丁很难遮挡管理水平的低下和荒诞。无论是公共还是私人部门,这是一条规律。最好的例子就发生在差不多同一时期的美国——一项本来可以节省纸张、提高效率的技术服务,最后却 (…)

消除收入差距方法:税收,革命,战争… 还有它

今天我们来认识一位非典型富豪——保罗·图多尔·琼斯。他身家45亿美元,20多岁时靠买卖棉花起家,后来创办了管理着上百亿美元资金的对冲基金——图多尔投资公司,他曾经一鸣惊人地预测了近代最有名的1987年股市危机。
最近,他的一段播放过百万的TED演讲,重新引起大众关注。演讲中他提到近40年来,大公司利润率逐渐提高,CEO收入占比大幅上升,而普通员工收入占比却不断下滑等等问题。其中一句引语是:
缩小社会贫富差距只有三种道路:高税收、革命和战争。
但是,最受人关注的是他透露了修正收入分配不均的“第四种道路” (…)

面对一台超级计算机,我们的智商优势到哪去了?

如果你害怕被计算机给替代,那你很有可能、也应该被替代。—— 威廉·波塞特

有人说围棋是人类智力抵抗计算机的最后一道屏障。但是,它昨晚被攻破了。但人类真的算是输了吗?
任何游戏和博弈,无论国际象棋还是围棋,只要有严格的规则,计算机最终都可以击败人类,只是时间和速度的问题。
但是,人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抗规则的。语言是人类在计算机之前最有规则的发明了。但是,语言也不严格。歧义是语言不可缺少的部分。比如,最有效的 (…)

30年前的1条建议,带出两家伟大的公司

有些东西分享过以后,价值会被摊薄,比如一个被切成几瓣的苹果;有些分享却可以孕育一次“价值大爆炸”,比如一份有营养的书单,或是一条好的建议。
为了用一个真实的故事来说明它,我们先来认识一位大拿——沃伦·本尼斯,看看豆瓣书评是怎么介绍他的:
发表在 未分类 | 3 条回复

女性领导力:回归如水的同理心

过去几年,我们报道了大量公司和他们的CEO如何应对挑战丛生的不确定历史时期。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个人体会有两种能力素质始终在若隐若现地左右着公司和人的命运:一类是铁打的军人纪律,另一类是水做的同理心。
谈到前者,我们看到了几家最成功的中国大公司的CEO都有着从军经历,比如王健林、任正非等;无独有偶,美国编辑部曾经系统地采访了一批退伍军人CEO,并且指出海军陆战队的素质能够发展成为强大的领导力。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经历过越战的联邦快递公司的创始人施伟德(F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