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理智与偏见

——专访LinkedIn工程副总裁Maria Zhang

 

本月初在云南大理,我和LinkedIn工程副总裁Maria Zhang进行了一次“炉边”对话,分别从文科生和理科生的角度,对今年最热话题人工智能进行了一些冷思考。Maria之前担任过Tinder公司CTO,管理过世界级的工程师团队。她也创办过自己的公司——后来被Yahoo收购、基于地理位置的推荐应用Alike。Maria早年从清华大学转学到东密歇根大学,获得了计算机科学、数学和经济学学士、和计算机科学硕士。

 

章劢闻:我们对于AI的理解,现在正处于一个分裂的语境。从技术角度看,你觉得AI最被普罗大众高估的是什么,最被低估的又是什么?

Maria ZhangAI这个概念虽然是这几年热起来的。个人认为最被高估的是它的历史,事实上它存在可能有20年的时间了,只是大家以前没有用这个名词来描述它。最被低估的则是它对我们日常生活的影响程度。人工智能所解决的问题其实已经渗透到日常生活中很多方面:从移动端应用,到打开电视,到冰箱生产,都有AI在里面。举个例子,12年前我在美国加入一个创业公司叫Zillow,这家公司用算法对美国所有民房估值,准确度高达90%。其实这已经是非常传统、非常典型的人工智能。

 

问:你的回答让我想起一个说法,就是在大工业时代机器的制造者以暴露齿轮来显示这个机器性能的强大。但是随着工业的进步,齿轮渐渐被隐藏起来,融入我们的生活,无处不在,也许AI就是这个未来的齿轮。站在投资人的角度,你所看到过的最酷的技术是什么?

答:大家应该都听说过无人商店,顾客只需用手机扫码进去,拿完东西就可以走了。从工程师的角度来看,这涉及到图象识别、定点追踪,还有货架承重量、全屏位的摄像头位置,以及技术精深的边缘计算。这些结合起来就是很酷的技术,相信这类技术会给商业模式和社会带来很大的改变。

 

问:在这一轮新技术驱动的变革当中,你所在公司领英能够提供给个人和企业最真实的价值有哪些?

答:领英是一家大数据公司,从数据量来说,我们覆盖了全球5.9亿职场人士;从技术的层面,我们也研发了很多大数据技术。正如你刚才所讲,在让用户受益方面,我们想把复杂的齿轮隐藏起来,打造无缝而愉快的用户体验。从用户的角度,领英通过信息流推送的是越来越精准、越来越有用、用户真正关心的话题。还有一些小功能,比如大家每天在领英上收到很多信息,当想有礼貌地回复一下的时候,只用点击自动回复就行。

 

从企业客户的角度,领英的诸多产品,包括Recruiter以及最新发布的“领英大数据洞察”,都含有AI。客户在寻找候选人时,人工智能会自动筛选、匹配,然后进行最优推荐,帮助企业客户提高工作效率。

 

问:据我们所知,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未来就业报告》中,领英的经济图谱为报告提供了数据来源。你们是怎么看待AI给人类的劳动力带来的影响?

答:我觉得人工智能对人类工作的影响可以简单分为两类。一方面,算法帮助我们实现自动化,提高工作效率。比如出租车和卡车公司的调度,现在都可以用算法实现。当面对海量信息时,例如公安用视频抓人找人,肉眼一屏一屏找非常缓慢低效,用计算机将大大提高效率。

 

另一方面,创造性是无法被机器取代的。现在人类对创造性的需求和供应都大大提高了。人们越来越鼓励小孩创造,越来越多的工作具有创造性。而这种创造性,我个人认为,不会被机器所取代。

 

问: 一位非常著名的深度学习专家也指出,目前人工智能最新的特征是专长、财富和权利集中在少数几家大公司的手中,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这的确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加入领英之前,我做过初创公司。初创公司必须要做深度的研发才能有竞争力,甚至还要做得更多更好才行,那时候招人的确很艰难,所以我特别理解您刚才提到的这个问题。但我觉得初创公司的团队很有情怀,大家志同道合,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简单谋生的手段,大家是真正想要解决问题。大家会很有主人翁意识,也将加速个人和企业的发展。此外还有企业文化,比如领英非常注重企业文化,也会帮助非常多客户发扬和宣传企业文化。总而言之,我觉得每个公司都需要找到自己的独特之处,从困难中找到解决办法,从各个方面提升自己,这样才能具有属于自己的竞争力。

 

问:全球几家最大的社交平台都自己的独特站位和价值。你们的独特性是可以利用数据和算法来匹配人和职位。公司领导者该如何利用你们这种能力来作出决策?

答:我们有征才和营销两方面的解决方案,也是独特优势。一方面,从宏观角度来讲,我们在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覆盖,经过超过15年的积累和沉淀,我们拥有海量数据。所以,公司将数据总结起来并提供趋势洞察。比如我们的“领英大数据洞察”产品,就是将数据和洞察分享给所有客户,让大家站在全球化的视角观察各个市场、业界长期发展的趋势。从另一方面,我们每一个用户也展现出很多数据。我们可以据此针对个人做非常个性化的定制,比如推送用户感兴趣的内容,或者推荐相关的工作。从招聘角度,我们也将在公司和个人之间做出个性化的匹配。

 

问:人工智能面临两个社会视角的问题:伦理缺陷和数据偏见。比如说在保险市场上,这些有可能导致少数群体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在人和工作机会的匹配上,领英是否遇到类似挑战?

Maria Zhang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这里有一个矛盾点,做人工智能、做机器学习必须要开放,训练数据越多,系统越接近人脑、越精准。但从另外一方面,完全开放之后等于和用户在互动,在使用过程中系统受用户影响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有些是有意的,有些是无意的。

 

我认为每个公司做这个算法都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从数据采集等方面,在很无意的情况下导致了这个结果。问题出现后,国内外大公司就及时解决了,现在效果很好。所以,我觉得这些都是一个学习、探索、改正的过程,对此我是有信心的。我们公司也遇到过类似的挑战,虽然不严重,但是公司对反馈非常敏感。考虑到全球5.9亿用户,我们力求细分、精准,然后有意识、有计划地把问题解决掉。

 

问:《财富》杂志统计,在财富美国500强当中女性CEO占比仅有5%68%的人认为男性更容易获得一把手的职位,您作为在硅谷工作的华人女性高管,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最近这是很热的话题。在我刚刚工作的时候,身边大多数成功的人士,尤其是我所在的研发岗位,大多是男性。所以一开始我会觉得向男性同事的言行靠拢才能成功,但是这让我感到很难受。慢慢成熟了之后,我觉得做自己更好,我意识到还是要凭自己的真才实学才能拥有立足之地。我个人非常高兴看到在全球大家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之前我去非洲参加联合国组织的女性技术类活动,那里的性别挑战更大。确实,职场天花板依然经常性地存在,但是身为女性不要退却,勇敢去拼才会为自己争取到更多可能。


更多



此条目是由 章劢闻 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关于 章劢闻

《财富》(中文版)(FORTUNE China)执行主编。曾任美国商业科技杂志InformationWeek中文版Managing Editor。2004年,被英国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帝国理工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同时录取,最后转专业攻读牛津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全A毕业;同年,获得牛津大学赛义德商学院《高科技创业学》课程学历证书。2005年毕业前,获新闻集团伦敦下属公司提前聘用。一年后因看好国内机遇而回国继续媒体创业。

阅读数 1,313 / 1,313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