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美国公司的俄罗斯高管讲了一个比利时企业家保护中国文物的故事

曾几何时,我们都安静地穿梭在世界各地,不那么血脉偾张、也无需口水相对、冷静看待各种政治鼓噪,但是那时的世界一样刺激、有爱、还充满乐趣。

1976年,一位研究化学的比利时企业家与他的夫人第一次来到中国。虽然这次旅行的主角是来陕西考察的丈夫,但是随行的夫人也有自己不为人知的小目标:她一直在研究中国历史和文化,而那段时间最吸引她的是此前在西安的一个柿子园中发掘出的陶土碎片。

夫妇两人在当地友人的协助下,看到了这处尚未对游人开放的考古遗址。当时,档案保管员正在一个波纹状钢板制成的小建筑中复原文物—两个中国古代士兵雕像。两年后,当成千上万的文物出土后,这里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这位化学家9年后领导自己的公司与中国政府达成了协议,在西安建立一家新的制药厂。他就是杨森制药公司的创始人保罗·杨森。这个世界奇迹就是秦始皇兵马俑——那个年代中国带给世界的大发现。

整个发掘工作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进行。而保罗的巨型药厂也在慢慢成形,8座建筑占地325,000平方英尺;而在建设过程中,厂房25公里外再次新发掘出了秦俑。

到了90年代后期,暴露于20世纪大气和游客的呼吸之下,兵马俑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腐化。而这时杨森已经开始试图破解这个难题。他知道自己的公司有这个能力。因为,他曾经收编了一批特殊的天才:20世纪60年代比属刚果独立后,留下的100,000名欧洲人大多逃离了这个国家;杨森乘势招募了其中24名返回比利时的科学家,其中有药理学家、真菌、寄生虫和原生动物知识方面的顶级专家。

1999年,他带了一些被腐蚀的秦俑样品返回公司的研究中心。而那里的专家用比利时旧花盆作为试验对象,最终找到了有效的抗霉菌剂。接下来,研究人员在西安做了现场试验,为秦兵俑制定初步的治疗方案,并且建立了最先进的微生物实验室。今天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博物馆也已经成为了中国文物生物腐蚀方面研究能力一流的技术中心。

保罗·杨森公司早在1961年并入美国强生集团。而他的这家合资药厂就是后来的西安杨森。强生公司中国区主席、俄罗斯人孟启明最近和我在早餐时提到了这个故事。

这段历史为什么在今天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它发生在冷战结束前,中国开放和全球化的过程中。一位科学家和他的企业做了他们能力所及的事情,另一个国家的一段神奇的历史得到了保护和留存。在今天逆全球化的趋势下,类似的历史片段尤显珍贵。它让我们认识到做好生意也可以顺道改变世界,企业家也可以有自己的跨越国界的价值主张。

有些CEO深谙其中含义—在特朗普发布移民禁令之后,星巴克的CEO霍华德·舒尔茨在即将离任时发表致员工信,宣布未来五年星巴克将在有生意的75个国家里雇佣1万名难民。表达了自己的和公司不同于政治家的三观。

反过来,也有些年轻的企业家至今认为国事和天下事于己无关,自己保持技术中立就可以。当纽约租车业集体罢工抗议总统移民禁令时,Uber继续在机场提供服务,甚至还降价揽客,结果招致了“删除Uber”的社交媒体抗议。

在这样一个公众情绪日渐分裂、价值观念很难统一的时刻,我们很难简单粗暴地说谁对谁错。不过,任何人也不能否认杨森夫妇的故事让我们心底里温暖。它也许不能改变时势,但是可以让我们在过去找到今天稀缺的人情味,同时站在今天回顾属于那个时代的价值主张。

毕竟,这个世界要继续,不缺人,缺人味儿。


更多



此条目是由 章劢闻 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关于 章劢闻

《财富》(中文版)(FORTUNE China)执行主编。曾任美国商业科技杂志InformationWeek中文版Managing Editor。2004年,被英国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帝国理工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同时录取,最后转专业攻读牛津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全A毕业;同年,获得牛津大学赛义德商学院《高科技创业学》课程学历证书。2005年毕业前,获新闻集团伦敦下属公司提前聘用。一年后因看好国内机遇而回国继续媒体创业。

阅读数 5,174 / 5,174 views



昨天,美国公司的俄罗斯高管讲了一个比利时企业家保护中国文物的故事》上有 1 条评论

  1. “财富”,可能是世界上最没有人味儿的词之一,“财富”,却写出了这个领域里最有人味儿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