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作别

就要离开媒体了,我在问自己一个问题:媒体人告别媒体,和企业员工离开企业,有怎样的区别?
而在这个问题的背后,隐含着一个假设:媒体和企业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领域。
那么,媒体和企业有怎样的不同?
作为一个自高中起担任校刊主编,毕业后在媒体工作近八年的“资深”媒体人,从个人经历出发,我可以给出这样的结论:
在这个世界,有两个领域可以让人以自由思考(并非绝对)为业:一个是学术界,另一个是媒体。
前者的资金来源通过国民税收和基金会赞助,后者通过财政拨款补贴(体制内)和经营收入(市 (…)

你被春晚调侃了吗?

无论人们是否意识到,一年一度的春晚,已经成为国民群体意识和大众思潮的集中呈现,对于语言类节目创作者来说,这是一场调侃谁恭维谁的博弈。对于观众来说,则是对号入座、不平则鸣和视而不见的立场选择。在调侃背后,隐藏的是在社会财富和阶层急剧分化和流变的浪潮中,个人自我认知和社会价值观的角力。
在今年春晚之后,女性主义又成为新的话题,贾玲和瞿颖的《喜乐街》为极致,调侃女性,通篇都用的是典型的男权视角。还有大龄剩女、女领导上位靠性贿赂等等。颇耐人寻味的是,总导演和总撰稿都是女性,筛选的节目 (…)

《星你》还能火多久

《来自星星的你》早在2013年12月18日就已经播出了。在这一年多当中,虽然我一直忍着没有追看这部剧,但是都敏俊西——金秀贤代言的各种广告却充斥着电视和网络,报道称其在播出后的短短一年里已在中国内地吸金超5亿人民币。在2015年的元旦假期,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决定一睹其真容,当然,也同时做好准备,迎接来自周围高冷人士的鄙视。
看了前几集之后,就被套牢了,在不能自拔的同时,耳边传来老公“咱能看点高级的吗?”的反讽之声。于是乎,我不得不寻找理据,为自己正名。电视剧也是一种商品,收视高等同于热销,在 (…)

穷人还是人类吗?

因为要采访雷军,做了一些功课,得知他最近在看刘慈欣的书,于是也在手机里下载了他的一些短篇小说来看,其中最触动我的是《赡养人类》。
《赡养人类》讲述了一个充满反讽意味的故事:在未来,全世界最富有的人,开着一辆辆车,把装有100万现金的箱子,沿街分发给穷人。这是因为一个比地球更高等的文明——哥哥文明,要来殖民地球,50多亿人类将被赶到澳洲,不再从事生产,被“赡养”起来。哥哥文明将按照人类社会的最低生活标准,配给每个人生活资料。富人们散尽家财的动因是:如果全人类的贫富差距不大,澳洲保留地或 (…)

帝都败房族手记——分分钟住别墅

在日剧《昼颜》的开头,女主角纱和第一次遇到利佳子的时候,利佳子站在自家新宅的房顶上。她的新家是一栋白色的二层独栋小楼。纱和向老公提起这一幕的时候,充满羡慕的说:“好幸福啊,可以住在新房子里。”在中国,这样的住宅叫做“别墅”,虽然和商品房一样,都只有70年产权,但是因其面积大、容积率低、总价高,而成为优裕生活的象征。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在北京能够有个房子就不错了,至于住别墅,简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发表在 未分类 | 标签有 | 发表回复

“仇捐”是一种病

“仇捐”比“仇富”的对象更广泛,心理扭曲也更严重。这病,得治!
在给哈佛捐赠1500万美元之后,10月底,潘石屹又在北京和耶鲁大学签订了1000万美元的助学金捐赠协议。在问答环节里,他分享了一段经历。在7月去美国和哈佛签协议的当天,开车走在路上,小潘对妻子张欣说:“一会儿还是你去签字吧,我在下面给你拍照。”张欣没多问就同意了。当时小潘内心的顾虑是:这次捐的钱数额挺大的,怕自己公开露面之后被甘肃天水的乡亲们看到,心里会有想法。毕竟很多乡亲现在仍然很贫困,而自己小时候又得到了他们那么多的帮助。哪 (…)

帝都败房族手记——买个房子好离京

在雾霾缭绕的仙境中混沌数日,终于等来了久违的秋风,又见天日。未料到,清早公交站的几分钟见闻,就让心情再度骤降至谷底。一辆公交车到站,里面的乘客已经密不透风,上车的人挤进去几个之后,就开始了“拉锯”,门口的女乘客挤不上也不下来,司机开始了苦口婆心的劝说:“等下辆吧,这样都走不了”。“不行,上班要迟到了。”“走不了,耽误大家时间。”“那就动动,往里挤挤啊。”作为一个看客(因为我的时间较充裕,而且可选择线路多),我试想自己应该怎么办,不论是已上车还是要上车,都不容易。在“忍”和“挤” (…)

帝都败房族手记——自住房轮盘赌

自住房究其本质,乃是北京政府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一种政策尝试。政府希望通过共有产权的方式,降低商品房的售价,让更多居民能拥有住房。指导该政策的逻辑是简单的:房价高人们买不起房,那就给打个七折,让更多的人能够买得起。同时得防止倒卖,于是规定5年内不准转让,五年后30%的收益归政府所有。截止目前,北京已经有4个自住房项目进行了摇号选房,弃选率一路走高,从汇星苑的20%多,到采育满庭春的80%多。参加摇号人们的也从“碰运气等中奖”的迷梦当中逐渐清醒,对自住房的种种质疑和担忧也开始浮现。围绕自住房的讨 (…)

帝都败房族手记——你听说过通惠小镇吗?

朋友,你听说过通惠小镇吗?
每次坐公交车车经过北京东站北,都会不由自主的看它好一会儿。“通惠小镇”俨然童话中欧洲小镇的复刻版,各色的小木屋(后来上网搜得,该小镇是仿瑞士阿尔卑斯山麓的因特拉肯建筑风格),绘着圣经故事图案的外墙,窗外的小花坛里,绿植生长,远远看去生机盎然。从小镇的大门望进去,里面有木质的座椅,一座尖尖的钟塔。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