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败房族手记——买的不是房

 在北京,每一个人的买房经历,都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围绕购房的种种悲喜和计较,都折射出在非常态的市场情境中,个人与制度缺陷和不确定的未来之间进行的微妙博弈。

细数在北京朋友的买房过程,充满了各种艰辛,以下案例可见一斑:

 小A大学毕业刚工作的时候买了一个小两居,当时3000元的工资要还2000多的房贷,咬牙一年年的熬到工资的大幅上涨,想要换房子却赶上了限购,由于是外地户口,必须先卖后买,越看合适的房子越少,舍不得卖也舍不得买,三代五口人挤在80平米的房子里。小A认为,比买房子更紧要的是找一个能够解决北京户口的工作。

小B是外地户口,买了一套三环边上离公司很近的房子,周围无好学校。孩子上小学时租住学区房,再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以租养租,每月需多付2000多的租金。

小C毕业后有单位集体户,为了落户买了远郊的房子空置着,现在单位附近租住,每月还房贷并交房租。

小D已经落户北京,买了北京五环外的三居室,为了孩子上学,准备买三环边的学区房,同样的户型面积有近300万的差价,每月还款2万多。

小E是公务员,单位给分了一套二环内的一居室学区房,市场价值200多万,但该房不能租售,只能在机关内部论资排辈进行调换,只有等到退休才能实现产权转让。现在小E只能把孩子的户口迁入,暂时空置。

以上A-E诸君都是我身边的75后和80后,30多岁在北京拥有1-2套房产。如果仅以结果论,他们是让人艳羡的。但细数历程,这些故事呈现的并非拥有住房之后所带来的舒适、便捷和享受,而是压力和无奈。交通拥堵、加班、出行使得我们在自己房子里的时间越来越少。故事背后相同的关键词是“户口”和“孩子上学”。在中国,户口制度和医疗、教育、养老等一系列福利待遇捆绑在一起,其中子女入学为每个家庭的重中之重。在这样的硬需求下,仅用金钱计算的“性价比”必须让位。学区房动辄十几万、几十万的每平米单价。人们买到的不是“住”房,而是受到更好教育的资格。有人会说,与其几百万买学区房,不如每年拿借读费来得轻松。而学区房购买者的逻辑是:在北京极度稀缺的教育资源面前,即便有钱“赞助”也往往投递无门,不如学区房来得直接,而且总有家长前赴后继,再出手时能有人接盘,没准还能升值。对于像小B这样的家庭来说,租住学区房意味着极大的心理挑战:从自己拥有的住房当中搬离,回到做一个租房客。

买房供房诸多煎熬的另一个源头,是中国人骨子里拥有住房的情结。有房和有房住,一字之差,差之千里。拥有房产带来的安全感和成就感,非其他外物可比。在北京双井周边,一套市场价500-700万的房子,一个月租金不过万元,对于北京的绝大多数有房家庭来说,把自有的住房卖掉,然后用房款进行年回报率5%的保守投资,年收益不仅够租住同样面积户型的房子,还够全家出国游几次。然而实际的情况是,很少有人这样操作。户籍制度、租赁市场的不完善、高企的通胀率和储蓄率、投资途径的匮乏,让更多人选择紧握房产。这样的“刚需”和扬汤止沸的调控政策互相激发,支撑了房价一浪接一浪的上涨。在高房价的挟持下,买房人正沦为制度的人质。只能盼望制度束缚从房子上松绑,那时房子才会恢复本身的功能,市场的盘活和价格的理性回归才有可能。改革越迟滞,市场越扭曲。

 

 


14,240 views



帝都败房族手记——买的不是房》上有 1 条评论

  1. abcder111 说道:

    因为国内的官员是任命的,包括总书记
    只要上头,点点头,不管你这个官做得再垃圾也是好官,甚至可以歪曲历史,在历史上承认你是好官(很多青史留名人物其实很垃圾而很多历史上很垃圾的人物其实人品极好,关键是你站对位置)
    换成民选的早他妈滚蛋了
    学区房是人为制造紧张,让某些长官执掌的产业大幅度升值
    我承认欧美西方国家也存在腐败而且可能很严重
    但是像中国这样腐败制度化,潜规则明显化而那些人还装不知道的全世界全宇宙绝无仅有
    朝鲜声称建设宇宙国家,中国早已经做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