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还是人类吗?

因为要采访雷军,做了一些功课,得知他最近在看刘慈欣的书,于是也在手机里下载了他的一些短篇小说来看,其中最触动我的是《赡养人类》。

《赡养人类》讲述了一个充满反讽意味的故事:在未来,全世界最富有的人,开着一辆辆车,把装有100万现金的箱子,沿街分发给穷人。这是因为一个比地球更高等的文明——哥哥文明,要来殖民地球,50多亿人类将被赶到澳洲,不再从事生产,被“赡养”起来。哥哥文明将按照人类社会的最低生活标准,配给每个人生活资料。富人们散尽家财的动因是:如果全人类的贫富差距不大,澳洲保留地或将成为人类的乐土。

哥哥文明要来多少人?20亿穷人。

哥哥文明一共有多少人口?20亿零一人。

综上,哥哥文明是一个由20亿穷人和一个富人构成的社会。

——这是终极的贫富差距。

接下来你或许会问:这样大的贫富差距是如何造成的呢?是教育。在哥哥文明,存在着一种昂贵的“超等教育”,大脑将被植入一台超级计算机,知识、智力、思想、审美等都可以物化成商品,花钱可以买到。“一个人接受超等教育的费用,与在北京或上海的黄金地段买两到三套150平方米的商品房相当。”现在折合来看,应该在两三千万。

超等教育的区隔不断强化,最终的结果是:富人和穷人已经不是一个物种了,就像穷人和狗的差别一样。

同时,在社会机器对私有财产的强有力保护下,财富开始集中,最终达到顶峰:99%的世界财富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20亿穷人生活在全封闭的住宅中,自给自足,就连到呼吸空气,都要戴上一粒药丸大小的空气售货机,每呼吸一次,银行账户上的钱就被扣除一点!

到这里,你或许觉得这个故事太扯太夸张。然而就在我们身边,技术驱动的新一轮贫富差距的大幕已然开启,只是很多人并未发觉。记得有一次,天很冷路上的车很少,我用滴滴打车叫来了一辆车,旁边站着的一位大妈并不知情,说能不能让她先上,我说这是预约的车。她说能不能帮她叫一个,我说没有这样的功能。想要把车取消让给她,司机不干,因为滴滴有奖励。最后我只能坐在车里,看着车驶过大妈一脸失望茫然的表情。

这让我想起上中学时听到的一个真实事件:某地的入学考试是看图作文,漫画中有一个人踩到自己扔的香蕉皮滑了一跤。很多来自农村和贫困家庭的孩子作文得分很低,因为他们根本没见过香蕉,不能理解漫画的讽刺意味。

在我上高中的时候,电脑和手机尚未普及,接触过网络的同学和没有接触的,之后的学业和就业差别并不大。但今天,两者之间的差距,已经是云泥之别。我的一个做公益项目的朋友说,在山西武乡,一个距北京几百公里的农村,就有很多赤贫家庭,孩子根本上不起学。手机、电脑、随时随地上网、英语、全球化,对他们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我们今天总挂在嘴边的“互联网思维”,或许正在富人和穷人之间架起鸿沟,后者将会日益匮乏和边缘化,最终或将被文明的进程淘汰。

当然,现实也有光明的一面:互联网的硬件和软件的“可及性”正在提高,价格在不断降低、电商物流和服务网络不断蔓延,中国正在享受互联网人口红利。在网上,只要花几百块钱就可以买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有很多公司的企业社会责任项目,正在资助农村学校的孩子,让他们能够接触编程等互联网技能,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如同马拉拉所倡导的那样,教育第一。然而,教育均等化意味着巨大的资源投入,也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收获成效。

在《赡养人类》结尾处,地球人问了哥哥文明一个问题:如果不加干涉,地球也会重复同样的故事吗?

接着问下去:互联网技术,将带来人类的融合还是分化?

 


7,402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