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败房族手记——分分钟住别墅

在日剧《昼颜》的开头,女主角纱和第一次遇到利佳子的时候,利佳子站在自家新宅的房顶上。她的新家是一栋白色的二层独栋小楼。纱和向老公提起这一幕的时候,充满羡慕的说:“好幸福啊,可以住在新房子里。”在中国,这样的住宅叫做“别墅”,虽然和商品房一样,都只有70年产权,但是因其面积大、容积率低、总价高,而成为优裕生活的象征。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在北京能够有个房子就不错了,至于住别墅,简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很长时间以来,我也这么认为,因为太过遥远,所以很戏谑。有一次坐出租车路过中式设计的楼盘广告,我和老公开玩笑的说:看,这就是我在北京的终极梦想,住进四合院!老公也顺势说:那个也没多贵,一套也就千八百个(万)的。从后视镜里看到司机的讶异目光,我们相视心照不宣的一笑。

讽刺的是,自那以后不久,居然得知身边的人还真有住别墅的,而且并非什么大富大贵之士,只是白领上班族。别墅梦突然变得触手可及。现将这些案例放在这里,给读者诸君输送一些热血:

第一位是老公前同事,她婚后和爱人住在小汤山的一栋别墅中,闲暇莳花弄草,在朋友圈里大晒慵懒文艺范儿。首先声明:第一,她嫁的并非富二代;二,她也不是全职太太,而是有全职工作。有一点特殊些,她的工作不用坐班:作为知名杂志的国际版记者,主要的采访任务都是用电话和邮件进行,可以在家中完成,每周只需去单位开一两次例会。(需要说明一下:他们的别墅是几年前买的,价格较低,现在小汤山的别墅300平米总价300-400万比比皆是,同样的价格只能买到五环内的两居室或小三居。)

第二位是以前在杂志工作过的编辑,现在已经退休在家,他在通州租住了一个叠拼别墅。由于出手较早,他现在手上有全国多地的多处房产,我们一开始想当然的以为这个别墅也是他买的,但他说是租的,而且租金便宜得吓人:200多平的房子每月6000多元人民币!(不禁接着想到:要是一个五口之家三代人住的话,人均40平米的租金才1000多元……想多了,想多了。)

第三位是一个画家,他在宋庄租了一栋三层楼作为工作室。老公去参观的时候被惊呆了,这栋楼中间是天井,四周是回廊,房间至少有十几间,一共有1500余平米,地下还有储藏室和车库。老公毫不夸张的承认“在里面会迷路,可以玩躲猫猫。”而这样一栋楼的租金,一年只有20多万。当然,宋庄还是有很多不便,交通是一个问题,而且冬天取暖的成本较高。

综合以上三个案例,住别墅并不遥远,分分钟都能实现,可以租住,也可以购买偏远地方的(不执著的话,河北的会更加便宜)。当然,有的人会说,上面案例一的别墅太远,案例二三的都不是自己的……一个终极的别墅梦应该是:自有,离上班的地方近。北京四环内别墅的房价已经达到至少5万每平米,一个200平的别墅总价已经一千万了,有这样的实力,还需要天天朝九晚五上班吗?有这样的现金流,大可以用来坐享一年近乎百万的投资收益,租什么样的别墅租不到呢?或许,他们会接着反驳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成为亿万富翁,买个别墅不在话下?那么我只能回答:那样你的梦想就不是住别墅,而是成为亿万富翁。

回到本文开头《昼颜》纱和说的另一句台词,道破了很多都市人的心理状态:就算自己的房子被烧了,也不会感到怎样的悲伤,因为没有什么舍不得的东西。既然这样,为什么又要羡慕别人的大房子呢?在很多人的思维定式里,住别墅是一种妄念而已,或用来转移矛盾,或是徒增烦恼。因为十全十美,本来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别墅嘛,想住就住,不然就断舍离。


6,156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