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车去香港 / Hitch-hiking to Hong Kong

搭车去香港
1974年,我前往亚洲的时刻似乎终于到来了。
我在芝加哥的中学开始学汉语普通话,上了大学继续学习,一共学了7年,但我曾经去过的与中国甚至亚洲最接近的地方只是美国的一处唐人街。毕业后的一年,我远离了中文学习,能感到词汇量正在逐渐蒸发。由于不再有机会使用,我感觉自己正在丢掉中文。
这是一个继续坚持或干脆放弃的时刻。要么做一些与中文有关的事情,要么把它丢在书架上,就像那些在学校里学过但在后来的生活中根本没用过的科目一样。我更希望前者,可是,没有明显的机会找上门来。
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