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来中国的外国人,请往这儿看! / Advice for New Arrivals to China

刚来中国的外国人,请往这儿看!
(驻华外籍人员正在换防:走了一批老面孔,来了一批新面孔。这让我想起,鉴于外国人和外国企业在中国的生存环境也已发生显著变化,也许是时候该为新来者准备一些情况说明了。为此,我特意邀请两位虚拟出的教授——Kai Sailu和Du Wasi参与这次启蒙对话。)
尊敬的外国朋友们:欢迎来到中国!
Kai:你们知道我们已经不再喊你们“洋鬼子”了,一定很高兴吧。
Du:现在我们对你们的标准称呼是“老外”。这反映出长期以来我们对来自长城以外的人士的看法。中国人讲究有来有往,但这并不是说你就可以 (…)

有一天你可能会变成外国人 / You Might Become a Foreigner One Day

有一天你可能会变成外国人
全球化以及与之相关的流动性激增带来一个副作用,就是让传统的“外国人”定义过了保质期。
如果一个欧洲人生活在中国的时间比在家乡还长,又逐渐对汉语和中国文化了如指掌,那他还算是中国的外国人吗?或许相对而言,他在故乡倒更像是外国人呢?
如果一个北京人在加拿大上学,毕业后留在那里生活工作了二十年,融入了主流社会,组建了家庭,根本就不打算回国,那她的思考和行为方式像不像外国人呢?我们怎么来定义这个标签呢?
抑或上述两个例子的主人公都已经从简单、普通的“外国人”升级为 (…)

“马桶堵了” / "The Loo’s Gone Potty"

“马桶堵了”
我1974年来到香港,以意想不到的速度找到了工作,然后当务之急是要做一套西服,因为我的背包里没有这样的装备。新老板领我到他的裁缝那里,请求提供特急服务。于是这个任务轻松完成。
下一步,是要找一个比基督青年会(YMCA)更适合长久居住、更舒适的地方。恰巧有同事当时得知,一位英国女士正准备转租其位于港岛半山区公寓里的第三个卧室。
于是我搬了进去,但很快,我就感觉像是缺水的鱼一样浑身不自在。
女房东人很好,她的室友是一位英国小伙子,人也不错,但我们留在香港的理由却大相径庭。他们的朋友圈 (…)

澳门的猫头鹰和赌场 / Owls and Casinos in Macau



1970年代从澳门最高点看到的景象:一个拥有悠久的东西方联络史,迷人的沉睡之地 /
The view from Macau’s highest point in the 1970s revealed a charming, sleepy place with a rich history of contacts between East and West.

澳门的猫头鹰和赌场

香港很早就禁止煮食珍稀保护动物,但澳门在这方面的态度多年来一直比较宽松。

对喜欢吃这些动物的人来说,冬天较冷的几个月份是吃穿山甲、吃果子狸、喝蛇汤等等的传统季节。

70年代末的一年冬天,我的一位搞艺术的英国朋友和一群友人游览澳门。他们去当地的一家小中餐馆吃饭。餐馆窗户旁有个笼子,里面关着一只活猫头鹰。

他们向餐馆老板打听这只猫头鹰的情况。老板说是它用来做汤的,这是餐馆的一道特色菜。

交谈了一阵后,他们提出买下这只猫头鹰,打算先让兽医看一下,然后放生或是送给动物园。

他们真的买下了猫头鹰。

饭后,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