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份讲稿:值得偷吗? / Two Speeches: Good Enough to Steal?

两份讲稿:值得偷吗?
对外国商务旅客来说,时代已经变了。
在中国,像我这样的老人都还记得全国只允许一家航空公司运营的日子。那时候,无论在地面还是在空中,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AC)的服务都非常糟糕,所以他们会向乘客赠送一些小玩意儿当作礼物,比如钥匙链、扇子等等,还有免费的双喜牌香烟(莫非是想在飞行途中传播被动吸烟的快乐?)旅客要预定和购买机票,必须亲自前往国航的办公地点,而那儿的工作人员的心情似乎常年不好。
如今,在中国,乘机体验已经得到了相当大的改善。至少机上食品和行李托运仍然是免费 (…)

1976年从香港到广州:一整天的跋涉 / Hong Kong to Canton in 1976: a Full Day’s Trek



东方宾馆的正门入口,摄于1976年 / The main entrance of the Dong Fang Hotel, 1976

1976年从香港到广州:一整天的跋涉
1976年5月的一个清晨,我从尖沙嘴的老九龙火车站乘火车去广交会。老火车站紧邻天星码头,就在旧钟楼下面。如今钟楼依旧矗立在那里,成为老火车站的唯一遗迹。
所有前往广州的旅客必须在罗湖口岸香港一侧下车,办理好出关手续,再拖着行李,步行通过深圳河上的木桥。在这座旧桥的香港这边挂着英国的国旗,而对面的大陆一边挂着中国国旗。
在 (…)

商旅稀客 / Infrequent Business Travelers



在杯装方便面随处可以买到之前,食物不合胃口是中国早期商务旅客在海外遇到的大问题 /
Homesick stomachs were a big problem for early Chinese business travelers abroad, especially before instant cup noodles became widely available.

商旅稀客上世纪80年代初,我协助安排一个中国商务代表团出访北美,之后在纽约机场与他们会面,又陪同他们度过了一段行程。

像国际经理人来华一样,那时候也是中国企业经理人出国旅行的早期阶段。

这个特殊的代表团来自中国内陆的一个省份,成员都是平生第一次出国的企业高管。这是一个让他们激动不已的机会。

他们一方面兴奋不已,另一方面,抵达北美后,他们又难以忍受初次倒时差和西餐。为了让他们好受一些,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寻找唐人街,可即使是那里的食物,也让他们失望。

抵达北美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我们乘坐美国主办方安排的一辆小型客车外出。

(…)

商务旅行:畅游长江 / Business Travel: Cruising on the Yangzi River



从重庆至武汉长江航路上的游轮(摄于1978年) / Cruising on the Yangzi River from Chongqing to Wuhan (1978)

商务旅行:畅游长江

在本辑博客开头,我提到过,我曾在1978年带领一对美国夫妇乘船游览长江。

他们是第一次来中国,充满了热情与好奇,满怀尊重当地风俗习惯的善意。在品尝中国地方菜的时候,两人也表现得颇具冒险精神。

在他们的想象中,他们还是深入白人甚少涉足的中国内陆地区的英勇先驱。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但早期来中国的外国人普遍抱有这样的幻想。

美食体验的高潮发生在重庆登船前的第一顿饭上。时值八月,重庆成了中国的三大火炉之一。我们在宾馆畅饮冰凉的青岛啤酒,享用 (…)

开放之前的商务旅行 / Business Travel Before The Open Door

 
 



长江上的渡船(摄于1978年) / Across the Yangzi River, 1978

 

开放之前的商务旅行:问询订票需耐心
在伟大的改革开放于1979年开始之前,中国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第一次来中国商务旅行时,本以为能见到的东西都找不到:广告、天气预报、电话(还有电话簿)、公司名片、出租车、私家车、咖啡、可口可乐、五颜六色的时装、电视机……

然而,那里有各种各样你想不到的东西:随处可见的痰盂、拉大粪的马车、挂在旅馆床上的蚊帐、路灯上面的大喇叭 (…)

商务旅行:让我最难忘的声音 / Business Travel: My Most Memorable Sound

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广州街头 / Guangzhou Street Scene, mid-1970s

商务旅行:让我最难忘的声音
2008年,中央电视台一个纪录片的摄制组采访了我,让我谈谈一个外国人对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看法。
他们问我的问题之一是:“您在中国生活了这么多年,最让您难忘的声音是什么?”
问题很有趣,对我来说,也很容易想到答案。
那是我初次到中国的第一天早晨。这是我期盼已久的旅行,因为我在美国已经学习了将近八年的中文。
我充满好奇和兴奋,但也有些担忧,因为这一年是1975年,中国仍处于政治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