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能胜任重大决策吗?/Are You Fit to Make Big Decisions?

你还能胜任重大决策吗?不久前在香港的一次社交聚会中,我遇到了多年未见、已是满头华发的老友。他和我一样,都是久居香港的外国人,也是一位先行者——在亚洲金融领域的很多方面都是先锋。他功成名就,备受尊重,是很多人眼中精明的商人。我不知道他的准确年龄,但猜测应该是七十出头。我问他近况如何,他的回答出乎意料,也让我兴味盎然。他公司的业绩依然坚挺,但他却自行卸下了很多参与重大商业决策的职责。原因呢?竟然是他意识到自己的判断力已大不如以前犀利,于是就把自我角色限制当成是风险管控的措施。他还说 (…)

现在计划退休是否太迟?/ Is It Too Late to Plan Your Retirement?

现在计划退休是否太迟?如果你还没有制定退休计划,答案恐怕是肯定的。而且无论你是年方而立,还是已然退休,结果都是一样。事实上,很多人都到为时已晚才开始筹谋退休之事。最近,我读到一本令人脑洞大开的书——《退休气》(Smells Like Retirement),作者是美国人唐纳德•赫兹勒。他曾是抱有雄心大志的企业高管,现已退休,正和夫人在夏威夷各种享受生活。退休和很多事一样,都有其文化和社会根基,不同国家之间很难相互套用。但是,一本有用的书可以提出值得思考的关键问题,不管我们是身处美国的图森、中国的天津,还是 (…)

你缺少感恩之心吗?/Are You Lacking in Gratitude?

你缺少感恩之心吗?年纪越大就越爱花时间回忆青春,回忆那些曾对我们如何做事及做人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人和事。无可避免地我们会回忆起父母说过的话,包括那些经常挂在嘴边的忠告。至少有些时候,尽管思绪早已飞到九霄云外,我们还能摆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但其他时候,特别是十几岁时,我们干脆充耳不闻。不知为何,这些忠告在后来的日子里一遍遍地对着我们重播。当时,我们似乎并没有留意,但最终却都吸收了进去,就像海绵吸水那样,将信息沉淀了下来。最近我回忆起一个例子,是先父曾经倡导的人生观,他谓之曰“感恩 (…)

名称的含义? / What’s In a Name?

名称的含义?近日,第六届“财富CEO峰会”连续第二年在厦门召开。以往的商务大会通常以一连串的讲话为主,但现在已演变成系列专家对话。除台上的嘉宾论坛外,餐会、茶歇等非正式场合也会发生一些有价值的对话。我和卡特彼勒公司全球副总裁兼卡特彼勒(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其华先生就进行了一次有趣的对话。卡特彼勒是我公司的首批客户之一,还是在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卡特彼勒着手从香港办公室开发中国内地市场时,我就对它非常了解。后来,卡特彼勒加入最早一波在北京设立办公室的美国大公司。我还记得曾拜访过 (…)

你有倾听困难吗? /Are You Hard of Hearing?

你有倾听困难吗?
在我看来,被当作最佳听众是一个人能获得的最高赞美之一。但遗憾的是,我们总是被不良听众所包围。
倾听的技巧遗传不来,需要由认识得到倾听价值和重要性的人主动培养。父母、老师、密友、导师等榜样也可以对习得的过程加以促进和鼓励。
良好的倾听技巧可以转化为习惯,而非偶然行为。在对对方的想法、经历、感觉感兴趣的平台上,良好的倾听是可以预见的。而一旦这种兴趣消失,倾听的过程势必受到损害。
要求自己成为好的听众是成为有效领导者的先决条件。出色的沟通技巧是对领导者的重大加分,而久 (…)

如果你去三藩市……”/“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如果你去三藩市……”
“……记得在鬓间簪满鲜花。”这句歌词源于1967年曾荣登美国歌曲排行榜首位的老歌《三藩市》。而那一年的三藩市(San Francisco),正处在美国反文化运动的最前沿。
在那之前几十年,三藩市的中文名字(旧金山)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或多或少就是美国的代名词。19世纪,三藩市是很多(如果即使不是大多数)中国游客、工人和移民进入美国的门户城市或第一落脚点。
近年来,除中国内地游客的数量呈火箭式增长外,中国赴美的另一大主力人群是学生,其中,以进入高校进修学位的大学生为主,但高中生的数量 (…)

你对失败有多热衷?/How Enthusiastic Are You About Failing?

你对失败有多热衷?
我想不出有谁会期待失败。有些人完全惧怕失败,而另一些人则适应力较强,反弹得相对较快。
不同文化、不同社会和不同的教育体制,会造成应对失败的方法千差万别。不出意料,父母对于子女的失败教育也大相径庭。
下面是一位超级成功的美国创业者对父母之道的表述,我想许多读者都会从中发现与自身经历的不同:
“小时候,爸爸会鼓励我和哥哥失败。坐在餐桌旁,爸爸会问:‘这星期你俩又有哪些失败?’如果我说不出什么,他就会感到失望。如果有的话,他就会和我击掌相庆。当时我没有意识到,爸爸彻 (…)

为什么我们会记不住?/Why Don’t We Remember?

为什么我们会记不住?
“行文八股,却词不达意。”
——英国作家W·H·Hudson《久远以前:我的早期生活史》
我的老友兼前同事刚刚庆祝完60岁生日。和20岁之后的每个整寿(30岁、40岁、50岁)相近,等你到了那个年纪,就会觉得60似乎是个很大的数字。毕竟,人人都惧怕衰老。
有人在朋友的Facebook上留言说:“现在是你此生最好的时光。”倘若我还是25岁或者35岁,我一定会认为他是满口胡言。但如今,我却由衷地表示赞同。
在中国文化中,60是个极其特殊的年龄,标志着经历过5个12年的轮回。年过60,你才会发现属于花甲之年的妙处。 (…)

你该什么时候按喇叭,怎么按?/ How and When Do You Honk ?

你该什么时候按喇叭,怎么按?
在英语中,“Honk”(按喇叭)一词属于象声词。
这类词多是用发音来模拟含义。例如《牛津简明英语词典》中收录的“sizzle”(滋滋响)和“cuckoo”(布谷鸟叫声)就同属此类。(顺便说一句,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早就认识“onomatopoeic”(象声词)一词,您的英文水平非常高,肯定比很多英语母语的人还强。如果还知道它怎么发音,您就该拿金牌了。)
字典中“honk”的基础释义是“野鹅的叫声”。我没有词典编撰者——我非常尊敬的专家——那么较真儿,但我猜,野鹅的叫声应该与家鹅非常类似,听上 (…)

你的压力有多大? / How Stressed Are You?

你的压力有多大?
让我们先看看Rohan在alearningaday.com上发表的一篇博客:
有意义的焦虑
上周,我们了解到,有人发现压力并不像我们普遍认为的那样消极。相反,它能预测出有意义的人生。耶鲁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之前那种消极看法严重损害我们的生活质量。
如此,我们要怎样才能扭转对压力的看法呢?
在这项研究中,调查人员请一些参试人员进入实验室,等待面试他们梦寐以求的工作。在气氛凝重的等候区,研究人员告诉部分参试者一定要重视如何才能吸引面试官的注意力。而另一组参试者则被要求思考这项工作如何才能与自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