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中文网

Rossiello:技术不能是由上至下 要降低进入门槛

分享:

《财富》全球科技论坛于11月7日至8日在广州举办。肯尼亚BitPesa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Elizabeth Rossiello,出席并接受《财富》高级撰稿人MICHAL LEV-RAM采访,对话聚焦造福于下一个20亿人群。

    Elizabeth Rossiello在演讲中表示,技术不能是由上至下的,是让大家都能够使用的,要降低进入门槛。

  政府可用,跨国公司可以用,以不同的方式都在用。这样的一种许可清单是非常重要的。

  以下为对话实录:

  MICHAL LEV—RAM:第一个问题,我们把你叫做肯尼亚的皇后,你怎么进入这个行业呢?

  Elizabeth Rossiello:我们家是一个移民家庭,我也不想成为一个医生,我就进入了金融行业,当时我想在欧洲工作,我说干脆就去内罗毕吧,年轻人愿意尝试新的事物,我想了解非洲到底是什么样,从那儿开始我就在非洲开始了我十年的金融生涯。我们2009年就进入了肯尼亚,当时你进入超市,只有牛奶、糖、菠菜、花等等,只有7件物品。现在你去内罗毕,有6个通道的高速公路,有中国的企业,整个国家都通了高速公路,你可以去海边,有数字货币、网上服务,覆盖率从45%增加到80%,当时我到那儿的机遇非常好。

  MICHAL LEV—RAM:你重新包装了你的品牌,原来不叫BitPesa,给我们讲一下这个公司创始之初的情况。

  Elizabeth Rossiello:我们是6年历史,最开始我们想解决一个问题,当时我从事微信贷金融服务,跟南美一样,东南亚、非洲,非洲的很多问题都是美元化的问题,在银行得到了欧元也好,美元也好,你转贷都变成了当地的货币。你去这些非洲国家,包括到肯尼亚,你要是借了欧元,它会让你做良好的管理。但是如果你做了“良好的管理”,但是如果当地的货币和欧元的汇率不太好的话,你怎么做也没有用,你就会有损失。

  我们看到非洲和中国之间的交易,也是通过美元,通过第三方来交易。通过这样第三方的交易,造成我们交易成本的增加,实际上比其它地区每笔交易都要高2—3美元。所以,我们怎么样能使得市场更加当地化,用肯尼亚的货币交易,也许更方便的方式就是移动的货币。我这个企业是从我的卧室开始的,我的小孩还在地毯上爬,我就有美元的账户、欧元的账户,我就看一下有什么更简洁的方法,我突然看到了比特币,我说比特币购买的话太容易了,比银行强多了,银行会半夜给你打电话,说这是你的交易吗?有的时候还经常交易不能成功。所以,我在这种情况下上了网,跟中国香港、菲律宾南美进行网上交易,我让他们都去东非。我们后来在2015年又去了尼日利亚、肯尼亚,当时从1.5万又增加到了10万。我们在英国得到了第一个许可证,我们也购买了西班牙的一家企业。现在我们每月的交易量已经达到1亿,包括了15个非洲的国家,有130个员工,在英国也得到了执照等等。

  我们现在交易不再用加密货币了,我们非常感兴趣的是,我们在最开始的时候用加密货币,因为当时这种门槛非常低。但是像在欧洲、英国,我得到了许可证之后,我就不用比特币了,也不用加密货币了,我有合作伙伴了,我们也有基础设施了。当然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基础设施,我们现在叫做混合的企业,我们可以用基础设施,我们不用swift这种方式,我们是一个做市商,我们可以从尼日利亚跟智利进行交易,我们不用加密货币,也不用兑换成美元,是非常直接的交易,很多银行也愿意有这种直接的交易,我们在尼日利亚也有很多客户,因为他们从中国进口了很多商务,他们希望人民币和尼日利亚当地的货币直接交易,不用再转成第三国的美元,我们不用加密货币了,加密货币是我们的起始,让我们能够从事这个业务。

  MICHAL LEV—RAM:你刚才说到非洲大陆目前还有金融的殖民地化的问题,我可以看到你用的这种商业模式可以把这种破碎化的货币殖民地能够整合,包括汇款直接的通路,现在有没有风险?因为那么多不同的国家都有金融的利益,在你们那儿建立了金融方面的基础设施,会不会加速破碎化的过程?

  Elizabeth Rossiello:拉加德的在最近的讲话当中提到加密货币、数码货币是未来的期望,但是她也说到在这个中间我们需要一些做市商,因为不光是依赖全球两大什么银行来做这种货币业务,比如香港、苏黎士、欧洲,我们既有高端的银行、中端的银行、低端的银行,资产经理人、对冲基金经理人,他们有这么巨大的市场。尼日利亚在人口方面,在未来30年、40年要成为非常大的国家,但是整个国家才有10个银行或者金融机构,所以我们有很多潜力进行做市,通过做市的过程,跟全球的各个金融商或者是合作伙伴建立联系,能够利用最新的技术,在这个过程中。

  在那个会议上,在旧金山、中国都召开了达沃斯这样的会议,我们叫做理事会的会议。在理事会的会议中,今年在7国集团里,他们也出台了相应的声明,就是央行的数码货币,还包括光中国就有500家企业区块链的什么项目等等,他们听了非常兴奋。

  什么叫数码货币、加密货币,它们带来什么影响?如果政府感兴趣用这样的加密货币,能提高什么样的效率?

  在过去十年,我们看到整个非洲大陆的繁荣昌盛,但是我们还有漫漫征程需要走,在这个过程中,可追溯性和透明度在区块链中,使得不同的大陆能够进行互联互通。我们就走同样的一个通道,但是只有两站。但是有了区块链之后,我们可以从泰国、塞内加尔、乌干达,不用一条路上就两个终点,我们可以加任何终点,我们的追溯也非常容易,金融交易也能够加强两国之间的关系。

  Elizabeth Rossiello:非常重要的是技术不能是由上至下的,让大家都能够使用的,我们要降低进入门槛,我们必须要理解这一点,政府可用,跨国公司可以用,我们看到以不同的方式他们都在用。有保守的方式、私有的方式、私密的方式等等,到底这个技术有什么不同?有各种各样的技术,比如区块链有十个公司来搞,从我的卧室开始,不需要被许可,每天有上十亿的交易,有很多很多中小企业,有很多人为他们工作。这样的一种许可清单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我们的供应链,还有6、7个合作伙伴,中央银行想控制它们的货币政策,必须要理解,刚才说不需要许可的区块链,这是需要许可的区块链,各有不同。

  MICHAL LEV—RAM:Libra、脸书不同的做法,不久前开了一个委员会会议。

  Elizabeth Rossiello:大家都要谈这个问题,我们谈这个问题很有帮助。比如我们的品牌很重要,品牌意味着一切,代表信任、可用性、分销等等,使人们的合作伙伴有信心,这恐怕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他们正在宣传,他们要参加这方面技术的发展,他们几年以前禁止这方面的广告,他们现在不再这么做了,现在做出了一个Libra的宣布,这个技术还不到十年,原来禁止,现在不禁止,不断发展新的技术,令人兴奋。大家都谈到Libra,我们要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这恐怕是一个巨大的项目,有社交媒体平台,还有各种各样广告,我在15个国家工作过,包括中东、亚洲,每一次你看到新的中央银行新的监管部门,很多很多利益相关方,这是一个巨大的事业、巨大的项目,不光是在因特网方面,实际上还得有真实生活中有形的物理的路径,要花很长时间,需要很多很多合作伙伴才能把这个项目做好。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1. 来这个地方,可以看到真正的非洲荒野
  2. 科技公司在“被看轻和低估的”非洲看到了巨大机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