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中文网

沈晖:用户以前买电动车因为有补贴 不是因为产品好

分享:

   《财富》全球科技论坛于11月7日至8日在广州举办。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出席并发表演讲。威马汽车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沈晖出席并接受《财富》亚洲执行主编钱科雷采访,对话聚焦5G驱动力。

  沈晖表示,开车最重要的是安全性,把5G用在汽车上就是加强自动驾驶,如果自动驾驶不用5G,不光是用户体验的问题,这是非常严峻的死亡与生存的问题。

  “在其它产业中用5G可能是能够给你稍微锦上添花。但是如果在汽车行业上用5G,不光是锦上添花,而是死亡与生存的问题。如果自动驾驶不用5G,不能保障他的安全性。”

  沈晖还表示,威马实际上是欢迎这种补贴逐渐地减少的状态。为什么?因为很多用户以前买电动车是因为有补贴,而不是因为车的产品比较好。

  以下为对话实录:

  钱科雷:沈晖,非常感谢你参加我们的论坛,你有非常杰出的背景,你在吉利工作了5—6年,监管了沃尔沃的收购、并购工作,这是在业界非常重要的一个事件。你也是吉利最高级别的高管,但是你最后决定自己离开吉利进行创业,你现在给我们讲解一下为什么要离开吉利,要创造新的5G为基础的汽车行业?

  沈晖:我知道5G正蒸蒸日上,因为我也是之前在《财富》500的美国公司、欧洲公司、中国公司工作过,最后我觉得我应该自己从零开始新创一个公司。尽管挑战非常大,但是我觉得是非常有趣的一项工作。在2015年初的时候,我决定开展一个新的公司。在2015年,电动汽车是一个非常早期的话题,如果你想开启一个新的产业,真的要从零开始,而不是已经有人做了一百年,你才介入。

  钱科雷:我非常吃惊地看到电动汽车这个行业发展非常迅速,贵公司现在成立了一年了吗?

  沈晖:我们公司2015年初创建,2018年9月开始生产第一辆成车。生产第一辆成车之前我们花了46个月的时间,现在我们公司整个历史是4—5年。

  钱科雷:那速度很快,从零到现在,现在有多少辆车?

  沈晖:我们现在已经交货的车是15000辆,我们的增长速度不是特别快,我们其实可以做得更快,因为我们现在做的事情都是非常新的,我们的客户使用者也是希望能够得到最新的车型、车辆。2018年的时候有3000名客户下了单,他们当时连原型车都没看到就下单了。我们跟我们的团队说,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快速也不能使我们的质量打折。

  钱科雷:竞争性是非常强的,现在中国有100多个公司都在生产电动汽车,您是脱颖而出的一家。帮我了解一下,你们的竞争者是谁?你们跟谁竞争?

  沈晖:非常有趣,这不是我第一次处于这样的环境。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中国刚刚开放了他们的市场,人们当时说有300多家外资企业到中国来生产内燃机驱动的车辆,当时的竞争也是非常激烈的,有一些全球的竞争者在中国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中国的吉利、长城、比亚迪也是非常成功的,但是大多数是没有取得成功的。

  第二,电动汽车的新创公司比起原来内燃机汽车竞争者要少多了,而且我们也是不一样的格局,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我们现在只是一个提供交通运输工具的公司,因为它的动力源(4.480, -0.03, -0.67%)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研发新的技术,但是我们也认为我们需要开发一个“智能出行终端”,在这方面电动汽车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三,我们跟国电进行了密切的合作,因为它是我们出行的动力源,因为我们需要很多电池,电池能实现储能,能实现峰谷的调峰,这是非常好的合作。我们给客户提供的服务也是非常新的。过去传统汽车在这方面没有优势。

  钱科雷:您说得非常有趣,您提到你们是唯一的新的电动车,不仅从电网进行充电,同时还能反向地把你们的电返回到电网。

  沈晖:我们叫做从电动车到电网,这是我们的技术,叫V to G。大家看一下全球的格局,看一下峰谷调峰的情况。因为有的时候在峰值的时候浪费了很多钱,但是如果在低谷的时候,人们没有赚到任何钱。我们有成百上千的电动汽车,其实它们的电池就能帮助我们实现调峰。如果我们需要电力,我们就从电网上取电。如果电网电力不足,我们就把电动汽车的储能返回给电网。我们的很多客户都愿意这样做,这样的做法也能拉低消费者的价格。大量降低人们使用电动汽车的成本,而且也节省了电网的运营成本。

  钱科雷:大家如果开得越多,可能还能从开车中赚钱,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商业模式。

  沈晖:所以这不仅仅是一个交通工具,电动汽车同时也是一个智能的终端,同时也是一个电能库,不光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同时还能盈利。给大家讲一下5G在这上面发挥什么作用。我们感到非常兴奋,两年前我们启动了一个项目,我们希望我们能够成为第一个新创公司,能在汽车上利用5G技术,因为4G技术实际上就在高速公路上进行高速行驶,2G就相当于在乡村路上开车,但是5G就相当于你开飞机,人们提到了用移动电话、台式机、笔记本电脑等等,这些都是用户的体验。

  我们要开车,最重要的是安全性,我们要把5G用在汽车上,我们就是加强自动驾驶,如果自动驾驶不用5G,不光是用户体验的问题,这是非常严峻的死亡与生存的问题。在其它产业中用5G可能是能够给你稍微锦上添花。但是如果在汽车行业上用5G,不光是锦上添花,而是死亡与生存的问题。如果自动驾驶不用5G,不能保障他的安全性。

  钱科雷:你需要进行你的软件升级更新吗?

  沈晖:当然,当我们做智能电动车的时候,我们努力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能源是放在车上还是放在云端?5G是依托于云的平台还是地方的平台?我们要减少延迟性,至少减少100倍,因为这种延迟性会使得自动驾驶的安全性发生很大的变化,如果有这种反应的延迟。这是5G的一个特点,能够使得自动驾驶更智能、更安全、更好的客户体验。

  钱科雷:给我们讲解一下你们的模型。你们现在X5车型的定位如何?人们是非常接受你们的产品吗?包括接受这个产品价格的区间,你们能提供什么样的产品?

  沈晖:我们的起价是3万美元,我不想跟特斯拉来比,在中国我们是唯一一家电动汽车,有我们自己的生产设施工厂。因为特斯拉在中国修建了很多电动车的生产设施和工厂,特斯拉的战略跟我们一样,我们要建立自己的工厂。因为我们自己的工厂能够帮助我们把关产品的质量,最终以非常快速的形式削减我们的成本,这是为什么我们的产品起价是三万美元。实际上车辆的价值跟大众、奇瑞差不多,我们把它叫做A+。如果你不是来自于这个行业,可能不太知道这是什么样的车辆。但是A+的车型实际上三万美元起价是非常合理的价格,因为我们觉得电动车如果要更加高端是很难存活的,如果在3万美元以上的价格是能够存活下来的。

  钱科雷:特斯拉是定位于奢侈电动车的品牌?它们是不是一个竞争者?

  沈晖:如果他们的价格再降价,我们的竞争会更加激烈,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看到。在美国特斯拉有Model3、ModelY等等,人们会有晕轮效应。如果你是特别奢侈的车,我们在中国,就像小米这样的产品、华为这样的产品,我们直接量产,侧重于大众用户。在中国你不用花几十亿美元,特斯拉最后是Model1和model3,有中端和低端的车型,才能使我们存活下来。

  钱科雷:您讲一下补贴的问题。补贴实际上对于我们业界早期的发展非常有帮助,因为中国政府雄心勃勃。当然有些其它行业的补贴是慢慢退出了,给大家讲一下你受到了什么样的补贴?

  沈晖:我们是非常少的公司之一,我们实际上是欢迎这种补贴逐渐地减少的状态。为什么?因为很多用户以前买电动车是因为有补贴,而不是因为车的产品比较好。2019年是一个转折点,我们看到内燃机驱动的车辆以及电动车的市场份额非常让人难以看清,因为我们由欧V标准转到欧VI的排放标准。我们的一些竞争者之前是聚焦在我们的产品本身,但是今年不一样的,今年更多地是侧重于减排。

  钱科雷:我们觉得2020年电动汽车的补贴会降成零,去年电动汽车一共是120万。

  沈晖:西方国家和中国政府有不同的方式,把它叫做电动汽车。中国的电动汽车定义更窄,因为我们的混合动力车不把它称为电动汽车,这是中国的定义。在这个比较狭窄的定义中,去年中国卖了78万辆电动汽车。今年由于一些预期的削减,还是120万、130万左右。整个的方面,去年大概2600万,所以我们的电动车有巨大的空间,成为大家真正的乘用车,而且预测会不断增加。整个电动车还是发展得很快,今年大概是增长30%。大家都感到不高兴,大家都希望我们的增长是百分之百增长。大家看看中国的产业有多少能够是百分之三十的增长率?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快速增长的产业。

  钱科雷:你刚才讲你再过几个礼拜还要来广州,有很重要的宣布。

  沈晖:是的,感谢你提醒了我。11月22号在广州车展我们要宣布我们的第二个车型,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一辆车型,更大、更加智能,是纯电动的车。我们可以想像一下,5G现在只能是在我们纯电动上跑,在普通的车上跑不了。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1. 沃尔沃全新电动车北极星2将于2020年在中国生产
  2. 研究员:电动车给予深圳出租车行业“二次生命”
  3. 四年亏损50亿美元,蔚来正在为生存而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