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中文网

不一样的成功:学生时代在宿舍创业,坚守17年终见曙光 | Student Brands 董事长布莱恩·维斯专访

分享: [双语阅读]

成功还有其他许多途径,并不是每一条路都和风投资金有关,而且其中一些还能给创业者带来更高的收益。

图片提供:Aleksandar Savic

商业世界对科技类初创公司和创业生涯的痴迷通常都集中在一种类型非常固定的成功故事上,那就是初创公司的建立者获得大笔风投资金来实现高速增长,然后凭借这样的高增长完成上市或将公司转让。但成功还有其他许多途径。并不是每一条路都和风投资金有关,而且其中的一些最终还能给创业者带来更高的收益。

布莱恩·维斯就是一例。1999年,在伊利诺斯州北部中心学院的学生宿舍里,他建立了Student Brands,目的是让学生们在学习上互相帮助。网络热潮如火如荼时,他请家人的一位朋友给Student Brands投资,以便他聘请一位开发人员。但这位朋友只给了维斯一条重要建议——学习编程并且自己建立网站。很快,维斯的网站Oppapers.com每个月就能通过广告赚400美元,这对上世纪90年代的一位大学生来说俨然是一座小宝库。

即使网络泡沫破裂时,大学期间的维斯也一直经营着这家网站,原因是它几乎没有任何开销(学生们通过电子邮件把写在Word文档里的学习建议发过来,再由维斯和另一位创始人手动上传,后来他们开发出了自动上传工具)。2005年,这家公司开始采用付费订阅模式,头一年就赚了6万美元。到2007年,在洛杉矶一间寓所里运营的Student Brands已经收到逾100万美元订阅费(大学毕业后,维斯到了洛杉矶,在新线电影公司从事营销咨询工作)。

到2011年,维斯的这项大学生事业已经足够成功,从而终于让他决定将其“专业化”——租一间办公室,建立25个人的团队,落实各项工作。在这个过程中,Student Brands吸纳了一系列教育技术服务业务,包括同为Web 1.0产物的Monografias.com和Bartelby.com。现在,这家公司经营着20多个网站。

但维斯仍念念不忘以前白手起家的日子,因此在2015年他聘请Savings.com前首席运营官托马斯·斯瓦拉到Student Brands担任总裁,自己任董事长。去年Student Brands实现收入2000万美元。今年,当Barnes & Noble Education怀揣做大数字业务的意愿找上门来时,维斯抓住了这个机会。Barnes & Noble Education以5850万美元现金的代价收购了Student Brands。维斯说,他相信Student Brands“找到了一个绝对完美的未来合作伙伴。”

Student Brands没有外部投资者,维斯持有逾八成股权,他通过这次转让至少获利4700万美元(斯瓦拉和另外两位创始人克里斯·尼尔森和托德·克莱门斯持有剩余少数股份)。和某些风投支持的收购相比,虽然前者的标价是Student Brands的两倍,但维斯的个人收益超过了那些创业者。他还避开了实现硅谷式高增长带来的压力,而这种高增长通常是“不成功则成仁”的结果。在那样的模式下,初创企业很快就会知道自己是燎原野火,还是稍纵即逝的一道亮光。维斯选择的则是持续17年的缓慢燃烧。

现在,维斯新建立的旅游科技公司Solve进入了美国最著名的孵化器Y Combinator,他也得以体验硅谷对待轻重缓急事务的风格。这家新公司在500座机场提供快速入境和通关、交通运输以及国际旅客行李搬运服务。维斯说,在曼谷这样的城市,两位旅客Solve的收费100美元,在伦敦希斯罗机场收费225美元,它的服务已经吸引了商务旅客和通过旅行社出游的老年旅客。

Y Combinator让维斯从新的角度了解到了如何发展一家公司。他计划从“战略天使投资人”或者能提供具体行业经验的人那里筹集一些外部资金。进入Y Combinator前Solve一直可以做到资金自给,而且今年2月成立后就一直有收入。维斯还不打算完全采用增长高于一切的硅谷思维模式。

他说:“我觉得在融资方面我可能比其他一些人更谨慎,因为我们未必需要这样做,而且这绝不是我考虑的指标,我绝不会说‘我们筹集了多少多少万美元,嗯,现在我们成功了’。这真的只是个开始。”当了17年的老板后,维斯说对于企业经营中的波折他已经形成了健康的心态,“这绝对会让我保持理智而现实的态度”。(财富中文网)

本文最初刊登在《财富》杂志并购和并购者每日通讯Term Sheet上。

商业世界对科技类初创公司和创业生涯的痴迷通常都集中在一种类型非常固定的成功故事上,那就是初创公司的建立者获得大笔风投资金来实现高速增长,然后凭借这样的高增长完成上市或将公司转让。但成功还有其他许多途径。并不是每一条路都和风投资金有关,而且其中的一些最终还能给创业者带来更高的收益。

布莱恩·维斯就是一例。1999年,在伊利诺斯州北部中心学院的学生宿舍里,他建立了Student Brands,目的是让学生们在学习上互相帮助。网络热潮如火如荼时,他请家人的一位朋友给Student Brands投资,以便他聘请一位开发人员。但这位朋友只给了维斯一条重要建议——学习编程并且自己建立网站。很快,维斯的网站Oppapers.com每个月就能通过广告赚400美元,这对上世纪90年代的一位大学生来说俨然是一座小宝库。

即使网络泡沫破裂时,大学期间的维斯也一直经营着这家网站,原因是它几乎没有任何开销(学生们通过电子邮件把写在Word文档里的学习建议发过来,再由维斯和另一位创始人手动上传,后来他们开发出了自动上传工具)。2005年,这家公司开始采用付费订阅模式,头一年就赚了6万美元。到2007年,在洛杉矶一间寓所里运营的Student Brands已经收到逾100万美元订阅费(大学毕业后,维斯到了洛杉矶,在新线电影公司从事营销咨询工作)。

到2011年,维斯的这项大学生事业已经足够成功,从而终于让他决定将其“专业化”——租一间办公室,建立25个人的团队,落实各项工作。在这个过程中,Student Brands吸纳了一系列教育技术服务业务,包括同为Web 1.0产物的Monografias.com和Bartelby.com。现在,这家公司经营着20多个网站。

但维斯仍念念不忘以前白手起家的日子,因此在2015年他聘请Savings.com前首席运营官托马斯·斯瓦拉到Student Brands担任总裁,自己任董事长。去年Student Brands实现收入2000万美元。今年,当Barnes & Noble Education怀揣做大数字业务的意愿找上门来时,维斯抓住了这个机会。Barnes & Noble Education以5850万美元现金的代价收购了Student Brands。维斯说,他相信Student Brands“找到了一个绝对完美的未来合作伙伴。”

Student Brands没有外部投资者,维斯持有逾八成股权,他通过这次转让至少获利4700万美元(斯瓦拉和另外两位创始人克里斯·尼尔森和托德·克莱门斯持有剩余少数股份)。和某些风投支持的收购相比,虽然前者的标价是Student Brands的两倍,但维斯的个人收益超过了那些创业者。他还避开了实现硅谷式高增长带来的压力,而这种高增长通常是“不成功则成仁”的结果。在那样的模式下,初创企业很快就会知道自己是燎原野火,还是稍纵即逝的一道亮光。维斯选择的则是持续17年的缓慢燃烧。

现在,维斯新建立的旅游科技公司Solve进入了美国最著名的孵化器Y Combinator,他也得以体验硅谷对待轻重缓急事务的风格。这家新公司在500座机场提供快速入境和通关、交通运输以及国际旅客行李搬运服务。维斯说,在曼谷这样的城市,两位旅客Solve的收费100美元,在伦敦希斯罗机场收费225美元,它的服务已经吸引了商务旅客和通过旅行社出游的老年旅客。

Y Combinator让维斯从新的角度了解到了如何发展一家公司。他计划从“战略天使投资人”或者能提供具体行业经验的人那里筹集一些外部资金。进入Y Combinator前Solve一直可以做到资金自给,而且今年2月成立后就一直有收入。维斯还不打算完全采用增长高于一切的硅谷思维模式。

他说:“我觉得在融资方面我可能比其他一些人更谨慎,因为我们未必需要这样做,而且这绝不是我考虑的指标,我绝不会说‘我们筹集了多少多少万美元,嗯,现在我们成功了’。这真的只是个开始。”当了17年的老板后,维斯说对于企业经营中的波折他已经形成了健康的心态,“这绝对会让我保持理智而现实的态度”。(财富中文网)

本文最初刊登在《财富》杂志并购和并购者每日通讯Term Sheet上。

我来说两句

Copyright © 2017 财富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