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中文网 >> 商业

海夫纳自称女权主义者,并非人人都赞成

分享: [双语阅读]

一些批评人士认为海夫纳是女权运动的敌人。但他确实支持女权的某些方面。

《花花公子》创始人休·海夫纳的讣告发布了不到24个小时,新闻里一直播放着外界对此事的反应,但并不都是赞誉之词。

毫无疑问,海夫纳是传媒先驱和文化偶像,他重塑了美国主流社会谈论性的方式。一些批评人士认为他把女性视为纯粹的“性物体”,是女权运动的敌人。但海夫纳确实支持女权的某些方面——在他的带领下,《花花公子》成为倡导女性生育权的先行者。下面就让我们看看这两种观点:

女权主义者之友

1986年,休·海夫纳在美国《新闻周刊》的一篇封面文章中自称为女权主义者。对此,有些女性表示认同。芝加哥洛约拉大学教授伊丽莎白·弗拉特里戈在文章《〈花花公子〉和现代美国美好生活的形成》中写道:“《花花公子》和女性运动的自由元素立场相同。” 弗拉特里戈指出,表现之一就是这本杂志对“负责任的丈夫/父亲照顾经济上依附于他们的家庭主妇的家庭工资观念”提出了挑战。

据弗拉特里戈介绍,对于贝蒂·弗里丹1963年出版的女权主义著作《女性的奥秘》,海夫纳认同其中的大部分内容,而且表示这本书“跟[他的]感觉完全一致,那就是社会运转的方式毫无道理。”海夫纳的粉丝还指出,海夫纳让女人的性欲变成了正常现象,因而有助于女性的解放运动。

《花花公子》支持堕胎合法化、性行为教育和生育控制。它刊登了主张人工流产合法的文章和人物采访,还就罗伊诉韦德案,也就是在全美国实现堕胎合法化的里程碑式案例,提交了法庭之友意见书。

最后,在海夫纳治下,《花花公子》刊登了大量女作家的文章,包括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和杰梅恩·格瑞尔。1975年,海夫纳把自己的女儿克里斯蒂·海夫纳任命为花花公子公司总裁,1988年又任命为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克里斯蒂在这两个位置上一直待到2009年,成为美国上市公司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董事长和CEO。这可相当重要,因为《财富》500强中女性CEO的比例还不到5%。

女权主义者之敌

虽然海夫纳和《花花公子》倡导女性生育权,但并不是所有观察人士都把他视为自己人。埃克塞特大学教授斯科拉·莫根罗特告诉BBC,部分观察人士指出,他并未给予女性力量,而是“给了她们又一个可选择的受限制角色”。女权主义作家杰茜卡·瓦伦蒂写道,这个角色就像“可收集的性战利品”。

在海夫纳的批评者中,女权主义经典人物、记者格罗丽亚·斯泰纳姆是最著名的一位,她曾为1963年《Show》杂志的一篇文章扮作“兔女郎”(花花公子俱乐部女招待)拍照。她说这份工作并不光彩,兔女郎必须穿着的服装“非常之紧,以至于拉链都勒在我身上”,而这“只是为了让所有兔女郎都凸显其事业线”。斯泰纳姆随后写道:“我觉得海夫纳想作为一个精明而有魅力的人而青史留名,而我最不希望在历史上留名的人就是海夫纳。”(斯泰纳姆拒绝就这篇文章发表评论)。

前花花公子玩伴(跟海夫纳住洛杉矶豪宅家中的兔女郎们)对海夫纳怎样对待她们说辞不一。帕米拉·安德森等人对海夫纳的离世公开表示哀悼(“你教会了我自由和尊重”),其他人则说在花花公子大厦的生活很压抑。

说到《花花公子》倡导的行动,弗拉特里戈指出,批评人士认为倡导女性生育权在当时“只是对《花花公子》最为有利——鼓励女性性行为,同时让男性为意外怀孕少担责任。”

《名利场》杂志2010年的采访也许最能展现海夫纳和女权运动的冲突。记者告诉海夫纳女权主义者相信他把女性视为物体时,后者回答说:“她们就是物体!”但他立即又急匆匆地提到了《花花公子》为女性而战的事例,似乎是在进行辩解。(财富中文网)

译者:Charlie

审校:夏林

我来说两句

相关阅读:

  1. 花花公子在中国的奇特发展史
  2. 盘点培养女性创业者最多的十所美国大学
  3. 在这个行业里,女性比男性的收入更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