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中文网

9位高管现身说法:想成功,从“早”做起

分享: [双语阅读]

你是不是也在想办法给一天的工作开个好头?何不听听成功的企业高管怎么说。

Slice是一款让方便用户订购本地披萨的移动应用。

我属于早起的人,通常早上5点半就醒了,最迟不超过6点。

醒来以后五到十分钟,我就会迅速抓起手机,查看公司业务有何进展。Slice是一家一周七天全天营业的公司,业务覆盖全球各时区。在我睡觉的时候,一直都有客户下单买披萨。我醒来总是很兴奋,想看看睡觉期间公司业绩增长了多少。

我住在纽约史丹顿岛,办公室在曼哈顿。每天我会跟双胞胎哥哥一起出发去公司上班。早上6点40分以前,我会让哥哥在外面等我,然后一起开车走。

从住地到公司有35到45分钟车程。我通常在路上查看电邮,读一些新闻,一边跟哥哥聊天。他也开了家公司,所以有时遇到问题他能帮着出出主意。我们私下里也在竞争,看当天谁工作更高效更成功。

Dia&C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纳迪娅·布加瓦:清理思绪、迅速穿戴整齐

Dia&Co为穿14码以上大码服装的女性提供服装定制服务。

我一直坚持早起。如果要去上健身课,我会在早上6点以前起来,如果没课,可能6点半起。

最近我开始用一款冥想应用Headspace。每天一起床,我前十分钟都会用这款应用。十分钟的冥想能帮助我集中精神,理清思绪,不用再想没什么价值的东西。

每周有两三天我早上会上健身课,基本都是动感单车课程。

我在投资银行做初级员工时学到最有用的一条经验就是:早上要迅速穿戴整齐。我一般在15分钟内能搞定。

因为住处离办公室非常近,我总是步行上班。很多人刚起床的时候我已经出了家门,这在早晨的纽约其实挺难得的,所以我总是斗志满满,心情也很好。我经常8点不到就在办公室了。

Wheels Up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肯尼·迪希特:健身、阅读和充电同步进行

Wheels Up是一家会员制的私人飞行服务公司。

我大概在早上5点到5点半起床。我有三部设备,起来以后会用来查看电邮、短信,以及其他联络工具。

接着我会在家里和私人教练碰头。6点到6点45分,他会帮我做伸展运动,我利用这段时间看新闻。

6点45分到7点半,我会做20分钟有氧,20分钟无氧运动。健身的时候,我会喝有机品牌Mother Earth的浓缩果汁,也会喝杯黑咖啡。

7点半我去淋浴,边洗边看美国财经频道CNBC的新闻节目Squawk Box。我浴室里装着电视,所以可以把音量调大,隔着淋浴房的门也能听清新闻。洗完澡擦干身体的时候,我也会瞟一眼体育频道ESPN的SportsCenter。

HighTow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艾略特·威斯布鲁斯:列出全天工作目标

HighTower是一家金融服务公司,为高净值人士和机构客户服务。

我早上大概4点或者4点半起床,先煮咖啡,整理思绪,主要是想想手头工作的进展情况,当天有什么计划,有哪些在进行中。我会调整当天事项的处理顺序,根据孩子、家人和个人责任列出先后。

不久以前,我找到一个名叫Momentum的小工具,可以帮助排列优先事项的小工具。Momentum是谷歌浏览器Chrome的一款插件,最大的好处是会强制要求设定每天的目标。

通常在喝第一杯咖啡的时候,我会仔细思考,写下当天的目标,以及哪些要重点做。这种方法确实能让我把握好自己,想清楚哪些比较重要,哪些是可以先放一放的。

当然,我每天早上都会锻炼身体。

威斯布鲁斯常驻芝加哥,但40%时间会在纽约的办公室。

Nomad Health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阿列克西·纳齐姆:上班途中脑中勾勒计划

Nomad Health是一家医疗服务网站,帮助患者联系在医疗保健系统工作的自由职业临床医生。

我7点醒来,首先了解新闻,在网上读一些电子版的报纸——《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我会读七八份日报精选。

接下来,我会把电邮迅速过一遍,通过Nomad平台跟进公司业务,了解隔夜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我会洗个澡,吃些早餐,步行去办公室。走过去只需要15到20分钟,路上我会想些事情,努力想清楚这一天里希望完成哪些工作。每天早上,我们公司都要开一场全员会议,所以我会先思考有什么想和整个团队分享。

DB+C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德布勒·贝德纳-克拉克:日出时起床

DB+Co是一家提供职业咨询和培训领导能力的公司。

我是习惯早起的人。只要阳光照到卧室的窗户上我就起床。但我总是给自己设个闹钟,最迟设到7点,只是以防万一。

起床以后第一件事是查收件箱,确保没出现客户有重要需求,提出问题或者联系不到我。身为纽约人当然应该读读新闻,我会看看头条报道,比如《纽约时报》和《纽约邮报》最热门的消息。每天起床前半小时,我会读新闻订阅平台theSkimm的资讯。

接下来我会吃早饭,通常是老三样:柠檬水、肉桂葡萄干土司和拿铁咖啡。趁着吃早餐,我会查看一些新花样的东西,可能去图片分享类社交网站Pinterest上转转,可能看一些设计方面的内容,也可能是职场的要诀和妙招。

有时我会锻炼,有时不会,具体看身体感觉怎样。我可能去中央公园跑步,也可能和丈夫一起散步。有时我们在会在家做瑜伽,或者自己做普拉提。

Troop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丹·瑞奇:了解时事

Troops为销售人员开发企业聊天软件Slack平台的机器人。

一般来说我都会清早6点到7点半醒,具体时间前一晚睡得如何。

起床以后,我穿好衣服直接去健身房,然后写下三件感恩的事。

上班路上我会读些东西。我喜欢读两种内容,一是新闻,我会读前一天收藏的《华尔街日报》文章,还有同事、投资者和朋友分享的文章。我也读和公司业务有关的内容。

我搭地铁,4-5-6号线一起。一方面,我喜欢上班路程不长,另一方面觉得要是通勤时间多些就能多享受一会独处的时间,可以读点文章,听听音乐。

我尽量每天早晨8点半以前到办公室。

Amino App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本·安德森:和国外联系沟通

Amino Apps利用应用创造不同话题的社群。

我的一天通常从午夜开始。作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大脑仿佛总在运转停不下来,不管碰到什么,脑子都会立刻开始想工作,想入睡总得多花一些时间。

第二天真正醒来的时候是8点,我一般躺在床上查看电邮和工作日程,看看当天有什么安排。我们在上海有办公室,团队一半成员都在上海。所以我会回复睡觉时错过的讯息。

然后我去洗澡,带着早餐——酸奶和蛋白质奶昔去办公室。

办公室步行就能到,但我更喜欢骑电动滑板。每次考虑办公室往哪搬的时候,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得在我骑电动滑板车通勤范围以内。

Cadr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瑞恩·威廉姆斯:促进血液循环

Cadre是一家线上房地产交易平台,促成获准卖家与高净值买家交易。

你是不是也在想办法给一天的工作开个好头?何不听听成功的企业高管怎么说。

我们咨询了九位企业首席执行官,他们的工作场所或者住地都在纽约市。我们问他们,每天从早上起床到步入办公室这段时间如何度过。有人冥想,有人锻炼身体,大部分人都会查看电邮。

以下是最繁忙的人士如何安排早晨,日复一日争取成功。

Slic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伊利尔·塞拉:和哥哥交流想法

Slice是一款让方便用户订购本地披萨的移动应用。

我属于早起的人,通常早上5点半就醒了,最迟不超过6点。

醒来以后五到十分钟,我就会迅速抓起手机,查看公司业务有何进展。Slice是一家一周七天全天营业的公司,业务覆盖全球各时区。在我睡觉的时候,一直都有客户下单买披萨。我醒来总是很兴奋,想看看睡觉期间公司业绩增长了多少。

我住在纽约史丹顿岛,办公室在曼哈顿。每天我会跟双胞胎哥哥一起出发去公司上班。早上6点40分以前,我会让哥哥在外面等我,然后一起开车走。

从住地到公司有35到45分钟车程。我通常在路上查看电邮,读一些新闻,一边跟哥哥聊天。他也开了家公司,所以有时遇到问题他能帮着出出主意。我们私下里也在竞争,看当天谁工作更高效更成功。

Dia&C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纳迪娅·布加瓦:清理思绪、迅速穿戴整齐

Dia&Co为穿14码以上大码服装的女性提供服装定制服务。

我一直坚持早起。如果要去上健身课,我会在早上6点以前起来,如果没课,可能6点半起。

最近我开始用一款冥想应用Headspace。每天一起床,我前十分钟都会用这款应用。十分钟的冥想能帮助我集中精神,理清思绪,不用再想没什么价值的东西。

每周有两三天我早上会上健身课,基本都是动感单车课程。

我在投资银行做初级员工时学到最有用的一条经验就是:早上要迅速穿戴整齐。我一般在15分钟内能搞定。

因为住处离办公室非常近,我总是步行上班。很多人刚起床的时候我已经出了家门,这在早晨的纽约其实挺难得的,所以我总是斗志满满,心情也很好。我经常8点不到就在办公室了。

Wheels Up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肯尼·迪希特:健身、阅读和充电同步进行

Wheels Up是一家会员制的私人飞行服务公司。

我大概在早上5点到5点半起床。我有三部设备,起来以后会用来查看电邮、短信,以及其他联络工具。

接着我会在家里和私人教练碰头。6点到6点45分,他会帮我做伸展运动,我利用这段时间看新闻。

6点45分到7点半,我会做20分钟有氧,20分钟无氧运动。健身的时候,我会喝有机品牌Mother Earth的浓缩果汁,也会喝杯黑咖啡。

7点半我去淋浴,边洗边看美国财经频道CNBC的新闻节目Squawk Box。我浴室里装着电视,所以可以把音量调大,隔着淋浴房的门也能听清新闻。洗完澡擦干身体的时候,我也会瞟一眼体育频道ESPN的SportsCenter。

HighTow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艾略特·威斯布鲁斯:列出全天工作目标

HighTower是一家金融服务公司,为高净值人士和机构客户服务。

我早上大概4点或者4点半起床,先煮咖啡,整理思绪,主要是想想手头工作的进展情况,当天有什么计划,有哪些在进行中。我会调整当天事项的处理顺序,根据孩子、家人和个人责任列出先后。

不久以前,我找到一个名叫Momentum的小工具,可以帮助排列优先事项的小工具。Momentum是谷歌浏览器Chrome的一款插件,最大的好处是会强制要求设定每天的目标。

通常在喝第一杯咖啡的时候,我会仔细思考,写下当天的目标,以及哪些要重点做。这种方法确实能让我把握好自己,想清楚哪些比较重要,哪些是可以先放一放的。

当然,我每天早上都会锻炼身体。

威斯布鲁斯常驻芝加哥,但40%时间会在纽约的办公室。

Nomad Health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阿列克西·纳齐姆:上班途中脑中勾勒计划

Nomad Health是一家医疗服务网站,帮助患者联系在医疗保健系统工作的自由职业临床医生。

我7点醒来,首先了解新闻,在网上读一些电子版的报纸——《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我会读七八份日报精选。

接下来,我会把电邮迅速过一遍,通过Nomad平台跟进公司业务,了解隔夜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我会洗个澡,吃些早餐,步行去办公室。走过去只需要15到20分钟,路上我会想些事情,努力想清楚这一天里希望完成哪些工作。每天早上,我们公司都要开一场全员会议,所以我会先思考有什么想和整个团队分享。

DB+C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德布勒·贝德纳-克拉克:日出时起床

DB+Co是一家提供职业咨询和培训领导能力的公司。

我是习惯早起的人。只要阳光照到卧室的窗户上我就起床。但我总是给自己设个闹钟,最迟设到7点,只是以防万一。

起床以后第一件事是查收件箱,确保没出现客户有重要需求,提出问题或者联系不到我。身为纽约人当然应该读读新闻,我会看看头条报道,比如《纽约时报》和《纽约邮报》最热门的消息。每天起床前半小时,我会读新闻订阅平台theSkimm的资讯。

接下来我会吃早饭,通常是老三样:柠檬水、肉桂葡萄干土司和拿铁咖啡。趁着吃早餐,我会查看一些新花样的东西,可能去图片分享类社交网站Pinterest上转转,可能看一些设计方面的内容,也可能是职场的要诀和妙招。

有时我会锻炼,有时不会,具体看身体感觉怎样。我可能去中央公园跑步,也可能和丈夫一起散步。有时我们在会在家做瑜伽,或者自己做普拉提。

Troop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丹·瑞奇:了解时事

Troops为销售人员开发企业聊天软件Slack平台的机器人。

一般来说我都会清早6点到7点半醒,具体时间前一晚睡得如何。

起床以后,我穿好衣服直接去健身房,然后写下三件感恩的事。

上班路上我会读些东西。我喜欢读两种内容,一是新闻,我会读前一天收藏的《华尔街日报》文章,还有同事、投资者和朋友分享的文章。我也读和公司业务有关的内容。

我搭地铁,4-5-6号线一起。一方面,我喜欢上班路程不长,另一方面觉得要是通勤时间多些就能多享受一会独处的时间,可以读点文章,听听音乐。

我尽量每天早晨8点半以前到办公室。

Amino App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本·安德森:和国外联系沟通

Amino Apps利用应用创造不同话题的社群。

我的一天通常从午夜开始。作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大脑仿佛总在运转停不下来,不管碰到什么,脑子都会立刻开始想工作,想入睡总得多花一些时间。

第二天真正醒来的时候是8点,我一般躺在床上查看电邮和工作日程,看看当天有什么安排。我们在上海有办公室,团队一半成员都在上海。所以我会回复睡觉时错过的讯息。

然后我去洗澡,带着早餐——酸奶和蛋白质奶昔去办公室。

办公室步行就能到,但我更喜欢骑电动滑板。每次考虑办公室往哪搬的时候,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得在我骑电动滑板车通勤范围以内。

Cadr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瑞恩·威廉姆斯:促进血液循环

Cadre是一家线上房地产交易平台,促成获准卖家与高净值买家交易。

我每天清晨6点到7点醒来。醒过来第一件事是关上闹钟,免得不停地响。然后我就起床洗澡。

洗完澡,我会读一读新闻了解世界大事。我通常会浏览《华尔街日报》和《经济学人》,有时会看一些行业相关的刊物。

最近我的肩膀做了手术,只要肩膀一恢复我就会继续每天晨跑。现在我早上会做一些轻度的有氧运动,促进血液循环。

我发现早起对一天的工作很有好处,清早是我精力最集中的时候,所以我一般会尽量8点半以前赶到办公室。(财富中文网)

译者:Pessy

审稿:夏林

我来说两句

相关阅读:

  1. 一日之计在于晨:如何高效利用清晨时光
  2. 这是时下最热门的工作
  3. 工作忙还想身体好?在这7家公司可以做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