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中文网 >> 理财

“债王”格罗斯警告股市风险:别对特朗普期望太高

分享: [双语阅读]

格罗斯认为,人们对未来的希望太美好,所以股市估值过高,对增长太乐观,所以高收益债券估值也不低,所有资产价格都炒高了。

享有“债券之王”美誉的比尔·格罗斯认为,股市“目前的定价太过依赖预期”,他的理由是,并不确信美国总统特朗普能推动经济迅速增长,因为美国的生产率不如以往。

“高增长率及其推动的生产力可能已成遥远的回忆,一去不返。”格罗斯在本周四上午发布的月度投资展望中如是说。

格罗斯曾因担任全球共同基金巨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明星债券投资者蜚声业内,目前担任骏利资产管理集团基金经理。他时而睿智时而讽刺的月度投资展望广受欢迎。

本月的投资展望开头提出一个有点怪异的问题。(格罗斯问:心爱的宠物和一个不认识的人二选一,必须杀死一个,你会怎么选?)

但接下来,他深入剖析现实世界经济学家和决策者当前面对的难题:近年来经济增长的一大要素增长停滞不前,原因成谜。

所谓全要素生产率,实际上是指劳动力和资本转化为产品和服务的效率。对发达经济体而言,科技、教育、甚至公共卫生领域的进展都包含在全要素生产率中,有时可能体现得并不明显,但都十分重要。

在关于生产率的争论中,美国西北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等悲观人士认定,人们享用电气化、室内暖通、汽车、喷气式发动机和互联网等巨大科技进步“低垂的果实”后,美国经济的黄金岁月可能已经远去。而乐观人士认为,我们无法预见未来的科技进步,有可能科技发展还能继续推动经济强劲增长。

本周稍早,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在密歇根大学的演讲也提及这个话题。她当时指出,虽然就业增长强劲,但最近生产率“非常令人失望”。

耶伦说:“经济增长如此缓慢还能创造如此多就业,显示问题非常严重。说明生产效率增长很慢。”

格罗斯则借助投资展望里的烧脑问题指出,对经济学家来说,“答案不分对错。”可在他看来,投资者过于依赖根据历史表现编制的模型,但用过去预测未来并不一定准确。也正是基于已有估值,股市、高收益债券等资产的价格普遍太高。

格罗斯写道:“人们对未来的希望太美好,所以股市估值过高,对增长太乐观,所以高收益债券估值也不低,所有资产价格都炒高了。只有热爱估值模型,强烈依靠历史数据做判断的投资者会相信,今后还会出现过去六年、或者雷曼兄弟倒闭之前几十年里同样高额的回报。”(财富中文网)

译者:Pessy

审稿:夏林

相关阅读:

  1. 卡尔•伊坎重金押注股市崩盘
  2. 震惊!他猜不对两年后的总统选举,却能准确预言17年后的股市!
  3. 2017年哪国股市强?机构看好的不是美国
我来说两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