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中文网 >> 理财

现金回流,投资者如何赚钱?

分享:

提议中的公司税新政策有可能推动美国企业将1万亿美元的海外利润汇回国内,其中的一部分也许会直接流入股东的腰包。

《财富》(中文版)--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当选令投资者充满了乐观情绪,其中最重要的一条理由竟然是海外的巨额利润有望回流到美国境内。如果特朗普在竞选时提出的对海外利润不收税的提案成为法律,可能至少释放1万亿美元被挡在海外的资金,这些钱或用于分红、股票回购和收购。这笔钱可不是小数,它相当于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市值的5%。美国最大的几个行业的投资者将因此而获益,尤其是科技和医疗保健业。这是一件令人欢欣鼓舞的事情。

图片提供:R.G. ASSOCIATES' ANALYST'S ACCOUNTING OBSERVER

资金汇回成为首要问题的原因如下:联邦政府向美国公司在世界任何地方赚到的全部利润课以35%的税率。但是这里有一个漏洞:如果公司将海外盈利留在所在国,无论是以现金形式或是投资于工厂或仓库,这笔钱就免于征税,直到作为汇回收入返回到母公司。

因为公司在别国已经交过税,公司在汇回的利润上享有一定的免税额度。但是,美国的公司税是全球最高的,把利润汇回国内仍然会产生高额的成本。比如,一家制造商把利润从低税天堂爱尔兰汇回到美国,美国财政部仍然能够收取12.5%的爱尔兰税率与35%的美国税率之间的利润差额。

为了不被咬下这么一大块肉,美国的跨国企业如今习惯性地将海外的大部分利润截留。据《分析师的会计观察员》(Analyst's Accounting Observer)一书的作者杰克·切谢尔斯基(Jack Ciesielski)收集的数据,至2015年年末,标准普尔500指数里的公司持有2.2万亿美元的未缴税利润(简称UFE),加上非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公司和2016年的利润,目前的总数极可能接近2.6万亿美元。

很多立法者希望通过实施“汇回假期”打破这个僵局。在汇回假期中,企业有望获得一次性的机会以较低的税率把钱汇回国内。(美国上次实行汇回假期是在2004年。)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提出将未缴税利润的汇回税率由35%下调到10%,他要把收上来的税投入到基础设施上。这个想法在早期赢得了两党的支持。

当然,即便美国国会批准了这项协议,这2.6万亿美元中也只会有极少的一部分到达股东。需要指出的是,大部分的未缴税利润并不是以现金形式存在的;它们要么被用来在海外建厂,要么用于海外子公司的运营资本。在《财富》杂志付梓之时,尚未有详细的计划出台,猜出哪些资产会被征税、税率几何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职业投资人士根据特朗普在早期和不久前假期中的提议,大约有40%的未征税海外盈利—也就是1万亿美元左右—将回流到美国,企业在缴完税之后还可以净得8,500亿美元。

这笔钱大部分来自于两大行业:科技和医疗保健(主要是制药企业)。2015年年底,标准普尔500指数里的科技和医疗巨头持有大约1.14万亿美元的未征税海外盈利,占到总额的51%。这两个行业都不大可能把大部分的资金用于研发或建设新厂。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的一位金融学教授迈克尔·法尔肯德(Michael Faulkender)指出:“他们有办法拿到投资所需要的全部资金。”相反,这些企业会用这笔横财给投资者发福利。

这笔钱将帮助科技巨头们解决一个恼人的难题:如何在不过度负债的情况下给股东分红。在过去的三个财年里,苹果(Apple)、微软(Microsoft)、思科(Cisco)、甲骨文(Oracle)和英特尔(Intel)一直将现金流的84%至94%用于分红和回购股票。这些公司占到了科技企业未征税海外盈利的一半以上。可是,它们创造出的现金有半数来自于海外,如果汇回美国就必须缴纳重税,因此它们一直通过借债来应付这笔支出。自从2013年以来,苹果的长期债务负担由几乎为零增长到750亿美元,思科也从130亿美元增长到350亿美元。以这样的速度持续借债会带来很大的问题。穆迪(Moody's)的一名高级分析师里克·莱恩(Rick Lane)指出:“投资者会说:‘苹果都负债1,500亿美元了,我还想不想再多配置一些?’”但是,有汇回的资金后,这些巨头就能够在继续让投资者满意的同时,不会把债务负担提高到危险的水平。

汇回还能够向大型制药企业提供持续分红和回购的资金。但据Loncar Investments公司的布拉德·隆卡尔(Brad Loncar)说,这些公司现在对收购有了新的兴趣。Loncar Investments制定有关专业从事癌症疗法研发的公司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s)。礼来(Eli Lilly)、圣诺菲(Sanofi)、吉利德(Gilead)都急需开发新品,而辉瑞(Pfizer)、安进(Amgen)等更大的药企想要收购较小的公司,以保持营收增长。

隆卡尔和其他投资者、分析师都认为,最有可能被收购的、并且造成股价大幅变动的对象是拥有创新型癌症和肝病疗法的中型企业。最有吸引力的收购目标包括:Tesaro,它研发的治疗卵巢癌的药物已经进入了后期临床试验;Incyte,该公司制定了一种血液病的前卫疗法;Exelixis,开发治疗黑色素瘤和甲状腺癌的疗法;Acadia,研发用于治疗帕金森氏症(Parkinson's)和阿尔茨海默氏症(Alzheimer's)的小分子药物。

图片提供:R.G. ASSOCIATES' ANALYST'S ACCOUNTING OBSERVER

在理想情况下,新的长期税收政策将打消公司截留海外现金的必要性。目前还不能肯定,汇回红利是否长期对投资者有利。如果像苹果或辉瑞这样的美国跨国企业回购股票的价格过高或是为收购支付的溢价过高,可能会令股东蒙受损失。尽管如此,从短期来看,只要1万亿美元的海外利润能够回流美国,股票会有好得多的表现。(财富中文网)

译者:穆淑

相关阅读:

  1. 如何逃离现金流濒临断裂的险境?
  2. 别嘲笑Groupon已过气,看看它的现金流和负债
  3. 百胜CEO:分拆后,我们仍是现金牛!
我来说两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