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狂奔十夜情(十三):最后一站·尾声

< style.

(西贡街头)

来越之前,我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和朋友在越南玩了15天,人均仅花了100美元。我很惊讶, 也想过要超过他们的纪录。但来越南后第一天,我就知道根本不可能。他们去越南是在5年前,那时物价还很便宜。从河内到胡志明市(西贡)全程只需要十几美元,现在已经涨到36美元以上,2美元一晚上的旅店再也找不着了。更何况他们是两个人,可以分担费用。
 
尽管如此,今天的越南旅游十分廉价。我在河内换了120美元,中间为图方便,在一些地方直接用美元支付。一路走来,主要景点基本没落,到了胡志明市,口袋里还剩下30多万盾。
 
西贡的第一区范五老街(Phan (…)

九日狂奔十夜情(十二):芽庄与海


诗曰:
却月堤旁紫翠浮,打鱼船舍聚沙头。
天清艾岭云争起,花覆盘江水倒流。
日午春光浑似夏,晚凉海气更如秋。
不辞异国轻行役,自爱吟情尙远游。
顺化、会安的风景还历历在目,转眼之间就来到海滨城市芽庄。到达的时候是早上7点。这一天,是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而我的行程也接近尾声了。
大巴车就停在Sinh (…)

九日狂奔十夜情(十一):会安闲游


(我在会安住的penthouse)



由顺化到会安,途经岘港。从岘港到会安这一段,据说被《国家地理》称为人生必去的50个景点之一。我的座位不靠海,又睡着了,所以什么也没看见。不过,我觉得这种评选十分无聊,根本不必当回事。清初大汕和尚(徐石廉)作《海外纪事》,对顺化、会安一带的景色做过十分细致的描述,却不见对这段风景有什么记载。出去玩,自己尽兴就行,不必为错过了别人说的什么而遗憾。
 
下午五点多到了会安,找旅馆成了难题。现在是旅游旺季,大部分旅馆客满,有些只剩下了二三十美元一晚的单人间。我在古镇里转了很长时间,直到天快黑了也没有找着住处。景区附近看来不行,我决定到远离景区 (…)

九日狂奔十夜情(十):顺化二三事

 

几个月前,一个名叫“陈霞”(Elly Tran Ha)的美籍越南女孩突然在网络上走红,国外称她是“hot Vietnamese
model”,国内管她叫 “越南版瑶瑶”。我很怀疑,Elly的形象能否真正代表越南。这个可怜的女孩,被垃圾食品催成了波涛汹涌的模样,但也落得皮糙肉厚,既与她17岁的年龄不符,也超过了东方人喜欢的尺度。

 

越南本土的女孩到底怎样呢?来越之前,听到驴友说,那里的姑娘容貌比花还美,心灵比莲还清。可到了河内,我不禁大呼上当,传说和现实的差距太大。看来,网上的人就爱胡说八道,还是古人更实在。韩昌黎有诗云,越地“吏民似猿猴”(《赴江陵途中赠王二十补阙》)。这么说虽然政治上不正确,但未必不合乎事实。古越人种大 (…)

九日狂奔十夜情(九):续故阮遗踪

(慈昙寺的尼姑)
出了启定陵,我坐上Ty的摩的,开始北返。走了很长一段距离后,Ty突然说,要带我去一个很好的不收费的景点。我问他,还去不去嗣德陵了?他含糊地回答,嗣德陵很贵,这个不要钱。我还没有想清楚他这话的意思,他已经停车了。
我看到一座很僻静的寺庙,正门没写名字。门前没有游人,但是有两个本地的老太太,拼命向我兜售折扇和小工艺品,折扇开价5万盾。我没有理会她们,直接推门进寺。首先看见一个大圆水池。往里走,眼睛渐渐发绿,原来这里的草木生长得特别旺盛。大树枝叶繁茂,站在下面很凉爽。大部分僧舍都被草木 (…)

九日狂奔十夜情(八):故阮遗踪


(孝陵正大光明坊)

由于阮朝创建者嘉隆(阮福映)借外国势力,以残酷手段消灭了西山军,这个朝代被越共官方定性为“反动、黑暗的封建王朝”,但稍微了解一下越南历史可以发现,越南人其实应该永远感谢嘉隆和他的祖先。南阮吞并占婆,扩张了领土,嘉隆混一南北,稳固了统治,为现代越南国家的形成奠定了基础。试想,如果越南在西方军事力量入侵之前没有完成统一,今天想必还处在分裂状态。
 
越南官方史书批评阮朝国王没有“民族的自尊心”,对北方朝廷保持着“奴性十足的臣服意识”。其实,越南历朝都是如此,这不是因为统治者天生有奴性,而是出于对儒学的信仰和对 (…)

九日狂奔十夜情(七):顺化的上午

(顺化香江)
从河内去顺化,最舒适的交通工具是火车,但比较贵。坐大巴,Sinh Café最好,一定不能坐上冒牌的。想图便宜,可以到还剑湖以南七公里的甲八车站(Giap Bat)去坐本地的大巴车,只是不一定便宜很多。当地人见着外国人就宰,可能会加倍卖给你。不知道什么原因,《Lonely (…)

九日狂奔十夜情(六):真假Sinh Café

(Sinh Cafe员工)

有时候,在河内的街道穿行,就仿佛做了一场吕伯(Rip Van Winkle)大梦。还剑湖东南一带,是城市的CBD,在这里可以看到现代的办公室和衣装时髦、甚至很性感的白领。而城区东边的陈光启街(Tran Quang Khai),仍然遍布着脏乱店铺和老式民居,人们的衣服也破旧了不少。两个地区在时间上似乎相差了三十年,但实际上只相隔20分钟的步行路程。 (…)

九日狂奔十夜情(五):栋多庙·电器街·博物馆


 
(栋多庙上的石碑)
河内的西边比东边热闹一些,摩托车也更多。现在的我过街已经有点把握了,虽说远比不上当地人那么自如。我喜欢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游走。这时候,周边没有任何你熟悉或是感兴趣的东西,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想,精神非常放松,对满街摩托车发出的噪音也听而不闻。可河内比我想象的大,现在是中午时分,天气很热。从文庙出来,一直向南,走了很长时间,才到了西山街(T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