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蒿素与创新

网络热点总是来去匆匆,月初,屠呦呦获得了诺贝尔奖。到了月底,一切重归于寂。
不过,笔者依然记得,屠呦呦的获奖引发了激烈的争议,有关于中医药地位的,屠的获奖资格的,那个久远得有些模糊的文革时代的,还有关于现行科学体制的。但似乎没人讨论过,青蒿素的发现与创新的关系。
去年有一本关于创新的书非常热销,即彼得·蒂尔(Peter Thiel)的《从0到 1》。作者在书将进步分为两种,一种是渐进性的“水平”进步,即从1到n,另一种为革命性的“垂直”进步,即从0到1。他举例说:“如果给你 (…)

造好马桶盖就行了?

不久前,某财经作家写了一篇文章《中国中产为何蜂拥去日本买马桶盖》,提到了他的同事在日本买了一些很好的产品,价格虽然贵,但是质量、功能都比国产的好,比如用日本制造的电饭煲煮出的米饭,更加香甜;坐在日本生产的马桶盖,能让你的屁股“洁净似玉,如沐春风”。作者由此认为,整个中国制造都要向日本制造学习,专注把普通产品做到极致,去满足中产消费者越来越挑剔的需求。作者断言:世界上没有落后的产业,只有落后的企业和人。
文章最后,作者说:“中国制造”的明天,并不在他处,而仅仅在于——能否做出打动 (…)

俄罗斯能玩转手机吗?


 
在APEC领导人会议期间,俄罗斯总统普京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赠送了两部俄罗斯品牌手机Yotaphone 2,做了一次最高级别的手机营销。这款手机最大的特色,是正反双屏,正面是液晶屏,反面为电子墨水屏。在电子墨水屏上不仅可以看电子书,也可以执行手机的大部分功能,非常省电。
俄罗斯居然拿出了一款颇有创意的电子产品,令人惊讶。以往,对前苏联/俄罗斯产品的评价,总是“傻大笨粗、皮实耐用”。看过前苏联生产的坦克、火炮、导弹和飞机,都会有这样的 (…)

《财富》记者笔下的严介和

《财富》(中文版)10月下半刊将登英文版编辑孙卓(Scott Cendrowski)对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长严介和的报道。这是一篇很有意思的报道。
在孙卓笔下,严介和是一个敢说话、高调张扬,爱炫富的高管。他的一些评论过于大胆,以至于不适宜发表。不过,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描写,并不是他的言论,而是他把孙卓带到毫宅里参观:
在南京郊外的大别墅,严介和随便拿出了一对椅子(他说:“用的是世界最贵的木材。”),然后他带我去看供八人使用的镀金水疗浴缸,然后参观支撑起客厅的巨大的大理石圆柱(都是由一块石料制作而成),然后 (…)

三星的逆袭

前天,我从一位彩电业内人士那里听到了一条尚未公布的消息,三星在中国市场准备发动价格大战,全线产品至少降价40%,冲击国产品牌盘踞的中低端市场。我能看到这位业内人士在谈及此事时那一脸的忧愁。
我问他,对三星今年要推出大尺寸OLED电视有什么看法?(OLED即自发光二极管,是未来的显示技术,在电影《阿凡达》里可以见到。)他告诉我,OLED离完全成熟还有一段时间,但三星去年对面板业务进行了重组,应该是为向OLED转型做准备。
价格大战,技术转型,三星意欲何为?
我一直认为,三星是一家特别有进取心的公司,它不仅 (…)

焦头烂额易,曲突徙薪难

题目中有两个成语,一个熟悉,一个生僻,但都出自同一个典故。《汉书·霍光传》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某人家有客来访,客人看到主人炉灶的烟囱是直的,旁边还堆积着柴草,便对主人说:“用弯曲的烟囱(曲突)替换直的烟囱(直突),将柴草从炉灶边上移开(徙薪)。要不然有火患。”主人没有理会。没过多久,家里果真火了,邻居都来相救,把火扑灭。主人于是杀牛摆酒来宴请邻居。为救火而被烧伤的人在上位,其他的各自以功劳大小排坐次,却没有请那个提“曲突徙薪”建议的人。有人对主人说:“当初如果听了那位客人 (…)

苹果的成功在于体验

《财富》知名专栏作者斯坦利·宾(Stanley Bing)声称,他拥有苹果iPad的唯一理由,是为了玩一款名叫“愤怒小鸟”(Angry Birds)的游戏。这个游戏情节很简单:一群长得像猪一样的绿色怪物不知道为什么偷走了几只小鸟的蛋。玩家要把愤怒的小鸟放在一个大号的弹弓上射向半空,砸死远方那些可恨的绿猪。宾说他花了周六和周日两天时间来玩这个游戏,虽说并没有像别人那样上瘾,但玩得也很开心。他还用这款游戏来形容他工作中碰到一些事情,说他有时也会像游戏里的小鸟那样发飙。

 

关注管理学的人应该听说过宾先生,他的好几种著 (…)

进化论的启示

进化论的核心理念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觉得进化论的精妙之处在于,适者不一定是强者,实际上,进化成功的物种都曾经是弱者,甚至是失败者。比如生物最初都生活在海里,一些物种因为环境,又竞争不过其他生物,被迫登陆。它们在海里失败了,但最终在陆地上获得了成功。

哺乳动物出现之时,恐龙正统治着地球。哺乳类无力与之竞争,只能躲地球阴暗的角落里苟且生活可是后来环境发生突变,恐龙被闪电般灭绝,对物质要求不高的哺乳动物反而得以幸存。

人类进化历史也充满这种现象。200万年前的南方古猿以 (…)

为什么要跳楼?

 
 
(跳楼事件突显富士康公司的运营危机)
 5个月来接连有富士康员工跳楼,外人难以理解:跳楼员工大多在20岁左右,从头再来都有时间。有什么事情不能释怀,非要一死解脱?

我在2001年曾在东莞参观过两三家服装代工企业。来之前听人说,那里全是血汗工厂。参观过后,我的印象略有改变。在一家服装厂,我看到工人的工作环境还是挺宽松的,可以边听音乐边干活,累了还能到外面的阳台抽烟休息。但他们必须完成每天的工作量,工作强度当然很大。工人们早上7点半开始工作,晚饭后通常加班到11点。工厂管吃管住,工 (…)

猴子也有智慧

《庄子·齐物论》:宋有狙公者,爱狙,养之成群。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损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而匮焉,将限其食,恐众狙之不驯于己也,先诳之曰:“与若芧,朝三而暮四,足乎?”众狙皆起而怒。俄而曰:“与若芧,朝四而暮三,足乎?”众狙皆伏而喜。

 

传统的观点认为,这则故事里的狙公很聪明,耍了猴子。可是如果细读原文,会觉得实际情况没这么简单。原文说“狙亦得公之心”。既然猴子会讨狙公的欢心,就应该了解他的心思,不至于傻到不识数,看不穿他朝三暮四的伎俩。

 

假定猴子会数数,那么就会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