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牛市

2014年下半年以来,中国股市再次走牛,上证指数一路高歌猛进,从 2000点一直涨到4500点,仿佛07年的牛市又回来了。更多的人涌进了市场,开户数创下历史新高。在各种公共场合,都能听到有人在谈论股市。我甚至到看办公楼里的保洁阿姨,因为错过了某支牛股而懊悔不已。
记得07年股市大牛时,官方的态度是比较谨慎的,看到股指大涨,经常发文提示风险。为了遏止股市过热,政府还采取了提高印花税的行政手段,制造出千股跌停的530惨案。可这一回,官媒罕见力挺股市,人民网称4000点或许才是牛市的起点,甚至把股市称作“中国梦的一 (…)

毕竟东流去

(美国的再工业化基本上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几天前有媒体报道,奥运开幕前夕,美国代表队的运动服引发了争议,因为它们全部由中国厂家生产。有政客称,美国运动员应该穿美国制造的运动服,穿中国制造的运动服可耻。不少美国网民扬言抵制美国代表队的赞助商拉夫劳伦。
无独有偶,6月底还有一则消息,一名美军士兵拒绝接受部队配发的军靴,因为它是由中国生产的。他要求部队给他换一双美国产的军靴。在要求得到满足之前,他只好光着脚值勤。
6月中旬,美国外贸部门公布了一项数据,2011年美国进口了价值360万美元的 (…)

小县城印象记

我的老家在江西省金溪县。多年来,老家对我来说,就是户口本上“籍贯”一栏的两个填空。我从没回过老家,也听不懂家乡话。说是老家,实际上是个很陌生的地方。直到父亲想在今年清明年回乡扫墓,我才借此机会跟他回老家看看。
 
我们先飞到南昌,再做坐车至抚州市,然后转乘小公共到县城。江西是全国比较穷的省份,抚州又是江西的穷地区,一路上我看到,很多地方种田仍然离不开耕牛。抚州下属的金溪县人口30多来万,仅相当于北京回龙观社区的居民数量。所以,我想当然地以为,这个小县城应该是个破旧逼仄之地。可当我 (…)

想娶39个老婆吗?

前一阵子,有则消息在网上广为流传,印度北部某邦的一位宗教领袖娶了39位妻子,生子女94人,再加上14名媳妇和33名孙子女,全家181人口全部住在一起,组成了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家庭。

(印度米佐拉姆邦的一位宗教领袖Ziona和他的39个老婆)
39女共侍一夫,羡煞多少男人!可现在是21世纪,宗教领袖不事生产,如何能凭借一套教义,堂而皇之、合理合法地独占这么多资源?
由此可见,在今天印度的一些地方,古老的传统仍然凌驾于现代法律 (…)

中国在前进

上周日的新闻联播说,2010年,中国税收收入达到77,390亿元,同比增长22.64%。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表明中国的税收规模早已和美国在一个数量级上。本周二,国家统计局公布,外汇储备高达2.85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是第二名日本的2.6倍。当前的中国政府无疑是全世界财力最雄厚的政府。在国内,无数大型公共项目正在兴建,投资金额动辄成数百亿上千亿。
在海外,陷入财政危机的各国都在盼着中国出手相救。

 

可历史上,中国政府历来是穷字当头。就在80多年前,这个国家的关税还被外国人把持着,财政收入主要来自田赋和厘金(商 (…)

巴菲特要活到一百岁

8月31日是巴菲特的80岁生日。他在这一天对记者说:“我打算工作到一百岁开外,但要做到这点,我也许必须学会跳出旧框架去思考。”(“I plan to
work past 100, but to do so I may have to learn to think outside the
box)
 
巴菲特能活到100岁以上吗?我看悬。我对巴菲特并无不敬之意,但人的寿命很大程度上由基因决定。进化并不允许绝大多数人活到100岁以上。如今能活到90岁上的,大都是体型枯瘦的人。老巴略显臃肿的体态将是他活到100岁的一大障碍。

他同时还说,“但要这样做,我或需学会跳出旧框架去思考。”这个说法有点意思。孔子到 (…)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前两天在新浪看到一篇博客,题目就叫“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副标题是“来自托克维尔的警告”(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bea1a0100io5o.html#comment1)。作者介绍了两百年前法国学者托克维尔(Charles Alexis de Tocquevil)的著作《旧制度与大革命》,并以书中观点分析中国现实。法国大革命前,人口增长,财富增加,国家看起来一派繁荣,但大动乱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托克维尔认为,革命的发生并非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一向忍受着最难以忍受的法律的人民,一旦法律的压力减轻,他们就将它猛力抛弃。……伴随着社会繁荣,国家财产 (…)

中国经济柳暗花明

5月13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民间投资36条”,对经济是个重大利好。
 
2005年,国务院也曾颁布“非公经济36条”,但是在随后几年,民间投资未见改善,反而出现了严重的国进民退。相比之下,新36条似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在石油、电信这样一些可能有暴利的行业,仍然不允许民间独资,只能参股。允许民间资本进入的领域,大多数利润不高而且风险比较大,比如建设经济适用房和开办村镇银行。因此有人断言,新36条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但要看到,新政策是在什么形势下推 (…)

让人失望的五一

地产新政让人失望。虽说乱世要用重典,但在中国,矫枉总是过正。限购令剥夺了人们买房的权力,人为制造楼市萧条,其结果必将伤害地产业,进而拖累整个经济。真正有效的措施应是提高炒房的成本,可是很多人期盼的房地产保有税或物业税,却迟迟无法出台。

 

世博会开幕式让人失望。从唱歌跳舞到焰火灯光,留给人唯一的印象是群魔乱舞。一会儿日本人唱,一会儿又是意大利人唱,中国的特色在哪里?上海的特色在哪里?城市发展的主题又在哪里?

 

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让人失望。中国的城市化刚刚开始加速,经济没有过热 (…)

房价要涨到什么时候?

今天有事去了趟中关村,顺便到一家中介问了问那里的房价。涨幅之大,真是出人预料。一位销售告诉我,现在中关村一小和三小附近30多年的破旧房子,卖3万5马上有人抢,甚至4万也不难。他还对我说,前几天有个南方大佬想在中关村东南小区买房,称只要有人卖,价格不超过5万,请马上通知。
 
无论是在大街上,还是地铁里,我都曾不止一次听见人谈论房子。房价太高,危害多多,拖累经济,最终能获益的只是少数人。即便对已经买了房还完贷的人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好事,尤其是对只有一套自住房的,房价涨的再高,也是看不见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