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关信任价值的思考 / Hong Kong: Reflections on the Value of Trust

香港:有关信任价值的思考
不久前,我在香港四季酒店主持了美国商会年会的首个分论坛讨论。
此次年会以“香港在中国新一轮改革中的作用”为题,而我所在分论坛的主题是“中国新商业环境下的经营之道”。
这两个议题都很贴近时势。
原因有三。首先,中国和世界都在焦急等待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对金融及资本市场改革的政策导向;其次,已有明确迹象表明香港的作用正在发生改变;第三,中国的商业环境已经发生重大转变,而且还将持续下去。
回想去年年会的主题是“香港在中国‘十二五’计划中的作用”,非常应景。因为“十 (…)

失物天堂:智能手机香港历险记 / Hong Kong: Good Place to Lose a Mobile Phone

失物天堂:智能手机香港历险记
最近我和朋友在香港碰了个头,那天早晨他刚从北京过来。因为到香港后发生的一些事,让他对香港再次充满热情。
朋友从赤腊角机场出来后,坐机场快线只用23分钟就到了中环(单程车票100港币)。从那里,他和同事搭计程车前往万豪酒店(the J.W. Marriot Hotel)。在酒店入住登记时,朋友发现智能手机不见了。
每个人看到这里都会想,这下完了,心里肯定沮丧透顶!更糟糕的是,因公出国刚开始就遇到了这种事儿,马上就让人担心“万一找不回来怎么办?”如果在公共场所丢了手机,我们大都会认为找回来的 (…)

公开演讲的危险 / The Perils of Public Speaking

公开演讲的危险
我有一个老朋友,是专业报导船运的记者,他在香港工作、生活多年,对船只、航运及相关事物无所不晓。

20世纪70年代,香港一直被看作中国主要进出口贸易门户、一个繁忙的港口城市,因此,到了1979年,两则重大新闻在香港引起了极大兴趣: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和中美关系正常化。

那时,我正担任香港美国商会的中国商务委员会主席,负责为午宴活动寻找合适的发言人。

考虑到船运对中国刚刚出现的对外贸易扩张所起到的作用,我邀请了我的专家朋友乔治,来委员会发表午餐演讲。

一开始,他不想接受,因为他从未 (…)

搭车去香港 / Hitch-hiking to Hong Kong

搭车去香港
1974年,我前往亚洲的时刻似乎终于到来了。
我在芝加哥的中学开始学汉语普通话,上了大学继续学习,一共学了7年,但我曾经去过的与中国甚至亚洲最接近的地方只是美国的一处唐人街。毕业后的一年,我远离了中文学习,能感到词汇量正在逐渐蒸发。由于不再有机会使用,我感觉自己正在丢掉中文。
这是一个继续坚持或干脆放弃的时刻。要么做一些与中文有关的事情,要么把它丢在书架上,就像那些在学校里学过但在后来的生活中根本没用过的科目一样。我更希望前者,可是,没有明显的机会找上门来。
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