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二) / My First Trip to China (Part 2)

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二)
在广州火车站,我见到了迎接我们的接待方代表。当时,有理由并获得批准可以和外国人讲话的人只能介绍自己的姓氏。严格地讲,只能称呼他们为“同志”,比如李同志、王同志等。
中方那时还没有开始使用名片,表面上看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暴露过多的敏感信息,比如姓名、地址和电话号码。但对普通中国人来说,被扣上“里通外国”的帽子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这同时也意味着交流沟通是以单位为主,而非个人。那时中国人在街头巷尾随意和外国人谈话要冒极大的风险。
天气预报同样也要保密,因为它注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