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关信任价值的思考 / Hong Kong: Reflections on the Value of Trust

香港:有关信任价值的思考
不久前,我在香港四季酒店主持了美国商会年会的首个分论坛讨论。
此次年会以“香港在中国新一轮改革中的作用”为题,而我所在分论坛的主题是“中国新商业环境下的经营之道”。
这两个议题都很贴近时势。
原因有三。首先,中国和世界都在焦急等待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对金融及资本市场改革的政策导向;其次,已有明确迹象表明香港的作用正在发生改变;第三,中国的商业环境已经发生重大转变,而且还将持续下去。
回想去年年会的主题是“香港在中国‘十二五’计划中的作用”,非常应景。因为“十 (…)

香港: 金融区野生动物出没 / Hong Kong: Wild Animals Near the Financial District

香港: 金融区野生动物出没
最近我应邀就香港的竞争优势发表演讲,演讲的对象是一群香港的意见领袖和精英群体:包括公司董事、企业家、前政府高官和媒体人等等。
在收到这个早餐会的演讲邀请几周后,我开始问自己为什么会接受这个邀请?我要讲些什么,才能让这些资讯达人觉得新鲜有趣?
那天早晨,直到离开家门赶去早餐会之前,我还在琢磨自己的开场白。一个演讲如果引子讲得好,后面的部分大都也会比较顺畅。
我没有准备任何书面讲稿。在前往会场的车上,我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头天晚上不寻常的经历。表面上看,这段经 (…)

香港有望很快成为无烟区 / Hong Kong: Soon a Smoke-free Zone?

香港有望很快成为无烟区
香港政府统计处(The Hong Kong 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近日调查显示,香港成年居民中烟民数量仅余11%。医疗专家将此视为喜讯,但烟草公司却愁眉不展。

籍此,香港已跻身于争创“无烟区”的城市、国家及地区的前列。所谓“无烟区”就是指吸食“魔鬼草”的成年居民少于或等于5%的地区。

在“无烟区”的竞争中,其他跑在前面的对手还包括新西兰(计划于2025年实现目标)和芬兰(目标定在2040年前)。与之相比,弹丸之地、人口稠密的香港无论在公共文化、地理条件还是其他方面似乎都不处于同一个量级。( (…)

拍案惊奇之香港两大意外 / Two Surprising Things About Hong Kong

拍案惊奇之香港两大意外
这么多年我一直喜欢住在香港,原因之一就是香港和香港人敢于并乐于接受变化,具备超强的接受能力。此外,香港也是一个意外连连、兼容并蓄、自相矛盾的地方,从来都不会让人感到沉闷。
事实上,香港40%的领土都被郊野公园所占据,这些公园对长年拥挤在铜锣湾和旺角街头的市民魅惑至深。代表香港形象的一般都是它的水泥森林,绝不可能是野生植物密布的丛林。
但这恰巧是香港的一大出人意料之处:香港的陆地面积为1,092平方公里,其中受法律保护不得用于开发的郊野公园就占到440平方公里。新界东北岸等 (…)

香港楼市乱象丛生 / Hong Kong’s Wild and Woolly Property Market

香港楼市乱象丛生
这几个月,香港过热的住宅市场有所降温,也没有很快抬头的迹象,但商用地产市场依然火爆,长盛不衰。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既有及新兴企业对房地产的需求量增加,但市场投放却相对有限。因此,大多数人都预测未来房价将持续走高,尤以核心区为甚。而在租赁市场,香港、内地以及海外企业的需求则表现得较为均衡。
很明显,目前市场已经进入了重组阶段,正向新兴的东九龙高档地段及其他曾被认为偏远或低品质的地段大举扩张。
一般情况下,交通改善会显著提高某一地区的吸引力,随之而来的就是房价和租金 (…)

失物天堂:智能手机香港历险记 / Hong Kong: Good Place to Lose a Mobile Phone

失物天堂:智能手机香港历险记
最近我和朋友在香港碰了个头,那天早晨他刚从北京过来。因为到香港后发生的一些事,让他对香港再次充满热情。
朋友从赤腊角机场出来后,坐机场快线只用23分钟就到了中环(单程车票100港币)。从那里,他和同事搭计程车前往万豪酒店(the J.W. Marriot Hotel)。在酒店入住登记时,朋友发现智能手机不见了。
每个人看到这里都会想,这下完了,心里肯定沮丧透顶!更糟糕的是,因公出国刚开始就遇到了这种事儿,马上就让人担心“万一找不回来怎么办?”如果在公共场所丢了手机,我们大都会认为找回来的 (…)

不解之谜:香港航空信误投百慕大 / Hong Kong Airmail: "Missent to Bermuda"

不解之谜:香港航空信误投百慕大
几个月前我就写过,我们总是高估到底有多少美国同胞知道香港的确切方位。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香港这类弹丸之地的死穴。如果说人个子矮,婉转的说法是“高度不够”,如果形容地方小,常会说“空间不足”。
澳大利亚人口仅相当于香港的三倍出头,但它幅员辽阔,大家都知道它的位置,起码能排除一些不靠谱的选项(比如不会在非洲;而且人们还会联想起袋鼠、考拉、鳄鱼邓迪)。加拿大也是如此(在最北边;有北极熊和冰球),还有印度(靠南;有眼镜蛇和客户呼叫中心),诸如此类。
地方小 (…)

香港何去何从? / What Next for Hong Kong?

香港何去何从?
上世纪70年代中,香港走到了十字路口。自50年代起,香港的轻工业——包括纺织、制衣、玩具、家居用品、电子产品和塑料制品等——从无到有取得了飞速的发展;但来自亚洲四小虎当中其他三强,即韩国、台湾和新加坡的竞争也来势汹汹。
到了80年代末,随着内地实施改革开放,香港退出了上述角逐,转而利用自身在地理位置、基础设施、金融及文化方面的优势,逐渐变身为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媒介,并从轻工业切入,进而扩展到其他多个领域。
如今,这段历史已经尽人皆知,并且惠及多方:不仅让内地和香港受益良 (…)

香港环保罕见的大动作 / A Rare Feather in Hong Kong’s Environmental Cap

香港环保罕见的大动作
近年来一谈到环保,香港的公众就怨声载道,特别是对空气质量的批评、对政策无力、措施不当、不足以改变现状的斥责是不绝于耳。即使是政府制定的空气质量可接受标准也因为较国际标准相对宽松而广遭诟病。
空气质量不只是面子问题。很多医生都证明呼吸系统的发病率正在快速上升;多家外国商会也报告说,由于空气质量问题,会员单位派遣骨干、特别是有年幼子女的父母前往香港常驻的难度也在不断加大。
所以,香港的空气问题不仅关乎着民众的健康,还影响到城市的竞争力。
公平地说,香港周边包括港口 (…)

香港兴起有机农场 / Hong Kong’s Organic Farming Boom

香港兴起有机农场
近来随着对食品安全顾虑的增多,大家都在寻求更健康的饮食。我对健康一直都不是特别的在意,但确实也比以前更加注重饮食和保健。我还发现,在朋友和同事当中,这已经成为一种潮流。
最近,我在香港签订了一个有机蔬菜送货上门的服务协议,就是让他们把当地种植的有机蔬菜直接送到我家。这家农场附属于美式意大利餐厅Posto Pubblico,餐厅位于香港的伊利近街,就在时尚的苏豪区内,开业刚满一年。
餐厅的美国创始人以供应新鲜可口的蔬菜为荣。几个月前,我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得知,为了保持品质,他们在新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