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式款待 / Hospitality, Taiwan Style

台式款待
在早先的博客中我曾提到,初到香港时,我没打算长住。我想找一个说普通话的环境,在那时候,台湾是个顺乎自然的选择。
在我找到工作后,整个情况便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了。我在香港定居,开始定期到中国大陆去旅行,做起了自己的生意。结果,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我才第一次踏上台湾之行。
当时,我已经听过很多关于台湾的好话,包括许多在那里学习、生活过的同学的溢美之言,因此我对第一次去台湾充满期待。
在预订酒店时,我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旅行社通知我,在我计划停留的那5天里,有两个晚上酒店没有空房 (…)

“我没在说外语” / I’m Not Speaking a Foreign Language Now



哮喘患者的福音?(其实不然) / Good news for asthma sufferers? (NOT)


“我没在说外语”


收藏因人而异,无奇不有。我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收藏中国的烟盒。

消费品的包装和商标有趣地反映了时代面貌。事物变化加快了,包装和商标的变化也会跟着快起来。

70年代中国烟盒的图案中有许多红色,比如“工农”、“大丰收”、“火炬”、“英雄”、“红旗”、“劳动”、“福寿”、“红灯”、“团结”、“大生产”、“大跃进”、“红波”、“战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