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讲稿被狗尿湿了 / The Dog Peed on My Speech

我的讲稿被狗尿湿了

最近我和家人一起休了十天假,事前就决定不带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好让假期能过得更加祥和宁静,也让自己能更好的放松。何况,这次休假我们去的是蒙古边区,那里大多数情况下都没有手机信号和无线网络覆盖。
我事后才知道,关于把这些东西留在家里对休假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弊这场争论,时下正热。也才知道,短暂的解脱和放松在回来之后旋即就被堆积如山的信息抵消殆尽,甚至连带随后几周的工作节奏也变得更加忙碌和压抑,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我十天的“逃离”。
所以,假如你现在问我,如果能够重新 (…)

牛奶舞,以及结了霜的老鼠 / Dancing With Milk, and Frosted Mice

牛奶舞,以及结了霜的老鼠

大约五年前,我和一位渔友去了一趟蒙古。在当地一家装备商的帮助下,我们乘坐一艘小橡皮筏沿着蒙古北部的德勒格尔河顺流而下,度过了一周的野营和飞钓之旅。当地的景色非常壮观,除了偶尔遇到的几位牧民,我们这一周几乎没在河边见过别人。

Dancing With Milk, and Frosted Mice
About five years ago I went to Mongolia with a fishing buddy of mine, and with the help of a locally based outfitter, we made a week-long camping and fly fishing trip, floating down northern Mongolia’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