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二) / My First Trip to China (Part 2)

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二)
在广州火车站,我见到了迎接我们的接待方代表。当时,有理由并获得批准可以和外国人讲话的人只能介绍自己的姓氏。严格地讲,只能称呼他们为“同志”,比如李同志、王同志等。
中方那时还没有开始使用名片,表面上看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暴露过多的敏感信息,比如姓名、地址和电话号码。但对普通中国人来说,被扣上“里通外国”的帽子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这同时也意味着交流沟通是以单位为主,而非个人。那时中国人在街头巷尾随意和外国人谈话要冒极大的风险。
天气预报同样也要保密,因为它注定 (…)

东方宾馆迎来开放时代 / Dong Fang Hotel Embraces the Open Door



从广州东方宾馆新翼楼俯瞰街景(1970年代中期) / View from the new wing of the Dong Fang Hotel circa mid-70s

东方宾馆迎来开放时代

距1979年还有两年时,东方宾馆为了向来参加广交会的海外客人提供更好的服务,进行了各种尝试。
这些尝试有的持续时间长,有的则持续时间短,比如旧楼大堂区的汉堡包铺,我至今也不知道,它为什么那么快就没了。 (…)

开放前的广交会/Before The Open Door:The Canton Trade Fair




东方宾馆对面的广交会会场/Canton Fair Complex Opposite the Dong Fang Hotel


开放前的广交会

改革开放前,国际商务旅客来华,主要是去参加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广交会。直到改革开放后,获得广交会时间以外的来华签证和前往广州以外的城市才变得容易一些了。

20世纪70年代,大多数参加广交会的外国旅客都被安排在东方宾馆下榻。1978-1979年间,外宾和海外华侨的数量急剧增加,宾馆的管理人员花了很大力气来改善服务质量,解决投诉问题。

其中一个投诉是蟑螂,这里的蟑螂数量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