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拿马——鱼儿游弋、树木参天、蝴蝶翩跹的地方 / Panama: “Abundance of Fish, Trees, and Butterflies”

巴拿马——鱼儿游弋、树木参天、蝴蝶翩跹的地方
最近我第一次去了巴拿马,旅途中充满各种惊喜。我还顺道去了周边的哥斯达黎加、危地马拉、伯利兹和墨西哥,每到一处都发现很多让我欣喜的东西。
出发之前,一想到巴拿马,映入脑海的当然是巴拿马运河和巴拿马草帽。但是,直到抵达之后,我才从当地的教科书中发现,“巴拿马”的本意原来是“鱼儿游弋、树木参天、蝴蝶翩跹的地方” 。
现在我终于知道原因了。巴拿马的面积相当于中国江苏省或浙江省的75%,人口却只有香港的一半(350万人,其中50%生活在巴拿马城),40%的国土 (…)

来点儿跨文化敏感性:出境旅游守则和建议 / Cross-Cultural Sensitivity

来点儿跨文化敏感性:出境旅游守则和建议
中国大陆出境游客的骤增引发的种种担忧近来不时可以听闻。旅游地点的商家当然希望借此赚个盆满钵满,但另一方面,人满为患和资源紧张的问题也随之凸现。
值得赞许的是,中国国家旅游局已经为出境旅客编制了一本厚达64页的小册子,列举了在国外该做和不该做的种种行为,指导他们避免“不文明”的举止。
据《南华早报》报道,很多内地访港游客就这本小册子接受了采访。总体来说,他们对这本行为指南持欢迎态度。也就是说,内地游客对建设性的批评表现出接受的态度,并清楚自己应 (…)

欢蹦乱跳的旗鱼和冒烟的火山(二) / Leaping Sailfish and Smoking Volcanoes (Part 2)

欢蹦乱跳的旗鱼和冒烟的火山(二)

Leaping Sailfish and Smoking Volcanoes (Part 2)

露天餐厅旁的休息厅,从池畔眺望日出景色 / View at sunrise from the lagoon side of the lodge next to the open air dining room

感觉刚睡了还不到一会儿,手机闹铃就提醒我该起床了。我全副武装地穿戴好钓鱼的行头(帽子、偏光太阳镜、防晒长袖衫、强力防水防晒霜),整理好从香港带来的渔具,还有——此刻在我脑海里顶顶重要的——一杯上好的危地马拉浓咖啡,用来提神醒脑。
吃完了丰盛的早餐——辣煎蛋卷配蔬菜火腿碎——又喝了几杯咖啡后,就到了出发钓鱼的时间。几分钟以后,我们启航向南驶去。海上风平浪静,海水很快就变成了蔚蓝色。
船长罗兰多注意到水面上有一条色线,线的一侧是深蓝色的海水,而另一侧则呈现出蓝绿色,他示意该 (…)

欢蹦乱跳的旗鱼和冒烟的火山(一) / Leaping Sailfish and Smoking Volcanoes (Part 1)

欢蹦乱跳的旗鱼和冒烟的火山(一)
记得2005年我在《财富》当时的姊妹刊《财富小型企业》上看到一篇文章,内容是关于中美洲小国危地马拉在黑沙滩上新建的一家渔舍。
危地马拉和邻国哥斯达黎加一样,都拥有世界级的深海垂钓资源,也是捕捉海洋中最美、最令人叹为观止的鱼类——旗鱼的最佳场所。两国还率先实行了极为严格的海洋资源保护措施,其中包括对捕获的旗鱼和青枪鱼必须放生。钓鱼游以及生态游所属的旅游业,是当地极为重要的收入来源,因此,两国都非常明智地制定了相应的法规,用于保护并涵养渔业资源。
看完那篇 (…)

再谈美国印象 / More Impressions of America

再谈美国印象
对我最近关于旅行的系列博客已经感到厌烦的忠实读者们,你们不用太着急,我很快就会切换到一些新的话题。但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些旅途中的见闻想和大家分享。
虽然纽约的寒气逼人,但故地重游仍让我感到相当兴奋。纽约的街头生机勃勃,瞬息万变,其节奏之快可以和香港相提并论。这座城市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满怀抱负的精英,竞争异常激烈。无论你选择哪个行业,假如你能在纽约出人头地,那你一定是行业内的高手。
关于美国已经从全球金融危机中反弹一说,数据方面确实呈现出某些向好的迹象,让人有理由保持谨 (…)

重归纽约城 / Back to the Big Apple

重归纽约城
农历新年过后,我从北京返回香港,开始准备随后的旅行。我要前往北美和中美的很多地方,途中要经历极其寒冷和极其炎热的天气,时间大约要两个星期。
除了气候差异较大之外,这次旅行的内容也是公务和休闲参半,其中还包括去危地马拉钓鱼,所以我得带上一些特殊的装备和器具。
尽管在收拾行李时本着一切从简的原则 ,但最后我还是把一只超大号的日墨瓦(Rimowa)旅行箱塞得鼓鼓囊囊,沉重无比:从冬天的大衣、手套、围巾和细条纹西装,到鱼竿、渔线轮、鱼饵、钓鱼衬衫、泳裤、防晒霜、钳子和小刀一应俱全;外加 (…)

回到非洲(一) / Back To Africa (Part One)

回到非洲(一)
过去几十年,我见过许许多多第一次到中国的西方人,其中有游客、商人,还有记者和政客。这些人都为自己亲眼看到的真实的中国感到惊讶和震撼,因为他们的所见所闻与以往脑海中的中国印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近,也轮到我体验一下这种警醒的滋味。事情发生在6月26日至28日期间,我第一次前往非洲参加由《财富》、《时代》及CNN在南非开普敦举办的全球论坛。
人生就是由许多旅行组成的伟大旅程,其中成功与失败相互交织。如果做得好的话,我们还可以从成功与失败中汲取经验和教训。失败是成功之母,这既是经验 (…)

重游滇西北(三) / Northwest Yunnan Revisited (Part Three)




印象丽江:色彩斑斓 / Impression Lijiang: Extravaganza of color

重游滇西北(三)
从丽江启程前往香格里拉之前,我们观看了张艺谋出品的《印象丽江》。演出的场地设在一座海拔3,100米(10,170英尺)的露天剧场,四周连绵起伏的皑皑雪山便成了演出的天然幕布。无论阴晴雨雪,来自云南各少数民族的500多名演员都会为在座的3,000多位观众奉上连台好戏。演出结束后,我们乘缆车登上玉龙雪山,徒步在森林覆盖的山间小径中旅行。
我们还走访了丽江城外拉市 (…)

重游滇西北(二) / Northwest Yunnan Revisited (Part Two)

 

纳西文(或东巴文)中的“虎”字 / The word for “tiger” in Naxi (or Dongba) script

重游滇西北(二)
在丽江,我们在自然保护组织的办公室里听到了一番有趣的介绍。自1988年起,自然保护组织在云南西北部成功地进行了多项自然保护工作。该组织在当地设立办公室已有十五年之久,他们在丽江的游客中心也接待过无数来自全球各地的专业团体和普通游客。自然保护组织向他们宣传与中国中央政府和地方机构合作,在全国范围及云南西南部开展的自然保护行动。
这个游客中心所在的丽江古城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不久 (…)

重游滇西北(一) / Northwest Yunnan Revisited (Part One)

重游滇西北(一)

虽然我在香港的家与海平面的高度几乎持平,但最近几次旅行却让我有机会到美国和中国的高海拔地区走上一走。上周我在博客里写过科罗拉多州的圆石城,那是一座非常迷人的“一尺高城”,上次去那里还是在三十多年前。这一周,我又要回忆一下新近完成的滇西北之行。这是我和夫人还有女儿十年来首次重游故地,愉悦之情溢于言表。
我们重游了丽江和香格里拉。上次去香格里拉的时候,那儿还叫“中甸”(2002年改为现名)。香格里拉位于西藏高原,海拔大约3,300米(约11,000英尺)。当地政府为其更名的根据是美国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