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该什么时候按喇叭,怎么按?/ How and When Do You Honk ?

你该什么时候按喇叭,怎么按?
在英语中,“Honk”(按喇叭)一词属于象声词。
这类词多是用发音来模拟含义。例如《牛津简明英语词典》中收录的“sizzle”(滋滋响)和“cuckoo”(布谷鸟叫声)就同属此类。(顺便说一句,亲爱的读者们,如果您早就认识“onomatopoeic”(象声词)一词,您的英文水平非常高,肯定比很多英语母语的人还强。如果还知道它怎么发音,您就该拿金牌了。)
字典中“honk”的基础释义是“野鹅的叫声”。我没有词典编撰者——我非常尊敬的专家——那么较真儿,但我猜,野鹅的叫声应该与家鹅非常类似,听上 (…)

创业者应该自问的10个问题 / 10 Questions Entrepreneurs Should Ask Themselves

创业者应该自问的10个问题
2014年10月16日,我在香港美国商会的中小企业论坛发表了一些观点,在此摘要如下:
当你开始创业时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很多人可能会说是“资本”,但我认为创业者的“激情”应该远远高于财物资产。
这种激情必须具有感染力、持之以恒、令人信服,并能有效地传达给骨干员工、消费者、合作伙伴以及潜在的投资者。
拥有激情和适合货币化的商业理念,就会获得资本支持。相反,无论有多少资本,都买不来你的激情。
你想与人合伙,还是单打独斗?
你必须了解自己——要勇敢而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强项和 (…)

你有多傲慢? / How Arrogant Are You?

你有多傲慢?
“我不会告诉别人我是公司的合伙人,只会说自己是在那儿工作。如果他们问,我就说自己是做业务的,再追问的话,我就说是CEO。”
——众筹平台Indiegogo的联合创始人斯拉瓦•鲁宾告诉《财富》杂志的记者。
最近,我在自己的微博 “四不像”中转发了这句话,它出自一位美国成功企业家与《财富》杂志撰稿人的对话。
在这条微博的评论中,有位年轻的中国粉丝问了个有趣的问题:“为什么啊?”换言之,就是为什么一家成功企业的CEO要作如此表态?
我认为这个问题值得探讨。鲁宾的表述极具启发性,从一个侧面揭示了 (…)

你讲话时有人在听吗? / Is Anyone Listening to You?

你讲话时有人在听吗?
你是否有过这样一种感觉,无论说什么、怎么说,都像是在说一种晦涩的外语,因为似乎根本就没人注意到你的嘴在动?
这种感觉在很多场合下都会出现,有小孩的父母肯定对此更为熟悉。要是双语家庭,感受会尤其强烈。一般认为,培养双语儿童,最理想的办法就是由父母各自坚持使用一种语言,直到某一时刻,孩子自然而然地就可以在母语和第二语言间自由转换。
(这种看法没错,但也会经历“巴别塔”阶段,就是家庭成员之间看起来说的不是同一种语言。)
除此之外,这种感觉在工作场合也屡见不鲜,特别 (…)

你对品质的理解已经“冻住”了吗? / Is Your Understanding of Quality Frozen?

你对品质的理解已经“冻住”了吗?
在我小时候以及成年以来的大部分时间,柯达胶卷一直是美国和其他很多国家普通摄影消费者的心水之选。专业摄影师和超级发烧友由于一些特殊原因更爱用日本或德国的胶卷品牌,但对寻常百姓来说,“柯达”就是“胶卷”的代名词。
正如赛斯•高汀在最近的博文《质量误读》中写到的:“柯达……曾一统江山,几乎垄断市场一连好几代人的时间。”
但接下来他也写到:柯达最大的错误就在于没能正确地把握几代消费者质量观的变迁。更完美的图像质量已经不再是大多数消费者的追求,取而代之的 (…)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挑战(三) / MNCs in China Face Big Challenges (Part Three)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挑战(三)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起,在华外商直接投资(FDI)迅速增长,并且总体上呈连年上升趋势。
为了便于本文讨论,在此我们先抛开其中有多少实际上是中国企业利用香港或其他离岸机构以及英属维京群岛、开曼群岛……将“内资变外资”的问题不谈。
我们这一系列博客重点关注的是跨国企业和其他国际公司。现实情况是,过去20多年间,我们看到这些公司以独资(WOFE)、合资、采购交易、代表处等形式不断涌入中国。
如果有人以为这种势头可以持续下去,那就错了。除非中国政府能够考虑到本地和外资企业的 (…)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挑战(二) / MNCs in China Face Big Challenges (Part Two)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挑战(二)
大公司组织结构复杂,企业文化也风格各异,在此工作往往你要花点时间才能熟悉这一切。其中细微之处,如果经理人不能很好地领会,就难以在组织中游刃有余,也无法高效地完成工作。
在公司管理层的进阶之路上,各种工作关系逐渐生成,这个过程至关重要。虽然“关系”一词在中国通常有特殊含义,但在职场内外搭建关系的重要性放诸四海而皆准。无论你在哪儿工作,如果你是外来者或外国人,想要建立起职场关系都会有点难。这需要具备人际交往、沟通的技巧、团队合作精神和快速适应环境的能力。 (…)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挑战(一) / MNCs in China Face Big Challenges (Part One)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挑战(一)
最近我出席了一个圆桌会,有几十位大型跨国企业高管与会,在此我愿与大家分享一些有趣的会议内幕。
会议的参加者多为亚太区CEO级的高层管理者,来自各行各业,包括快速消费品、工业制品、IT、制药、金融服务、律所等。有些公司声名显赫,也有些不太知名,但都属于大型企业。
这些企业进入中国或亚洲市场已非一两日,因此听他们揭秘在摸索中积累的经验和教训格外有趣。
大家广泛热议的一个难题就是企业总部,包括C字头老板(即首席XX官)和董事会成员都对中国缺乏了解,并且这种形势还在恶化 (…)

领导需要信得过的军师 / Leaders Need Trusted Advisors

领导需要信得过的军师
最近我在北京和一位老朋友聊天,他是位企业家,执掌的公司发展迅猛。他刚和一家策略投资集团达成合作,结成了新的业务伙伴。这不仅使他现有的业务迅速扩张,企业规模和企业形态发生了转变,也让他的管理责任自然而然地更加多元化。
作为领导,要跟上企业的急剧变化,他感到了挑战。时间管理就是一个大问题。撇开工作负荷的增加不谈,他的直接下属就从原来集中在一个中心办公室变成如今分散在不同的地点,而合作方的主要业务负责人也不在同一处办公。要想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不同地点,他肯定是分身乏 (…)

数字世界万变不离其宗的那些事儿 / In the Digital World, Some Things Don’t Change

数字世界万变不离其宗的那些事儿
最近我在一次午餐会上听到一场非常棒、内容非常丰富的演讲,演讲的嘉宾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hina Europ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的副院长兼教务长约翰•奎尔奇教授,演讲的题目是“数字营销在中国”(Digital Marketing in China)。
这次午餐会由香港美国商会传播与营销委员会(the Communications and Marketing Committee of The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主办。身为英国人的奎尔奇教授曾获得过大英帝国司令勋章,是享誉国际的商校教育及管理大师,也是公务员、公司董事和顾问。虽然他目前担任的是中欧国际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