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三) / My First Trip to China (Part 3)

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三)
我要在这儿做些什么呢?
我的首次中国之旅起源于一个不太可能的时间和一个不太可能的理由:那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芝加哥郊区。
1966年夏天,美中两国还处于敌对和非对话关系之中。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美国媒体当时将大陆称为赤色中国或共产中国。
在这种背景下,我那个夏天从就读的高中收到一张用IBM机器打印出的纸条,建议我在高二选修中文。
60年代中,在美国中西部的高中里学习赤色中国语言被视为十分怪异和可疑。人们对麦卡锡时代的反共拘捕仍然记忆犹新(见尾注)。
说起我学中文的事 (…)

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二) / My First Trip to China (Part 2)

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二)
在广州火车站,我见到了迎接我们的接待方代表。当时,有理由并获得批准可以和外国人讲话的人只能介绍自己的姓氏。严格地讲,只能称呼他们为“同志”,比如李同志、王同志等。
中方那时还没有开始使用名片,表面上看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暴露过多的敏感信息,比如姓名、地址和电话号码。但对普通中国人来说,被扣上“里通外国”的帽子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这同时也意味着交流沟通是以单位为主,而非个人。那时中国人在街头巷尾随意和外国人谈话要冒极大的风险。
天气预报同样也要保密,因为它注定 (…)

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一) / My First Trip to China (Part 1)

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一)
广交会
1975年4月的某天清晨,我满怀兴奋之情,从香港的老九龙火车站登上了前往广州的列车。老九龙车站位于天星码头附近,当年的钟楼如今依然伫立在旁边。虽然从香港到广州坐火车只有80英里,但车程却需要整整一天。
学了七年的中文,终于能有机会去看看讲普通话的地方,我激动万分。尽管当时我只是一名总部在香港的贸易杂志的助理编辑,但凭借美国商会驻香港代表团成员的身份,我还是获得了出席广交会的邀请。
那时邀请函并不容易得到,尤其对记者而言;签证也只发给接到邀请的人。在香港,邀 (…)

香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可它到底在哪儿? / Hong Kong: A Very Special Place, But Where Is It?

香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可它到底在哪儿?
我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搭顺风车还是年轻人常见的旅行方式,让你可以既经济实惠又妙趣横生地从一座城市穿越到另一座城市。在主要的州际公路旁,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人(多为男性)站在匝道入口处,随身带着一块纸板,上面是手写的搭车目的地。当然,即便是在当年,搭车也存在着安全隐患,但总体来说,那个年代相对还较为安全和简单,一些隐患也比较好控制。
如今,你仍会在路边见到举着纸板求助的人,但他们要的是钱或者工作,不再是顺风车了。
出大学校门一年以后,我离开芝加哥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 We Are What We Think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最近,我看了一本非常有意思的书,书名是《地域性思考——论东西方的思维差异及成因》。作者是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理查德•尼斯贝特。
尼斯贝特毕生致力于对文化及认知的突破性研究,探索文化差异为何、以及如何造就出了思维方式的不同。
在本书的自序中,尼斯贝特坦陈自己曾一直对人类思考的本质持普遍主义观点。普遍主义者相信,所有人类种群皆拥有相同的感知及思维方式,之所以出现文化差异,更多是由于接触的世界或教育不同所致,而非认知过程存在差异。
数年前,尼斯贝特曾与他人合著《人类推理》 (…)

有一天你可能会变成外国人 / You Might Become a Foreigner One Day

有一天你可能会变成外国人
全球化以及与之相关的流动性激增带来一个副作用,就是让传统的“外国人”定义过了保质期。
如果一个欧洲人生活在中国的时间比在家乡还长,又逐渐对汉语和中国文化了如指掌,那他还算是中国的外国人吗?或许相对而言,他在故乡倒更像是外国人呢?
如果一个北京人在加拿大上学,毕业后留在那里生活工作了二十年,融入了主流社会,组建了家庭,根本就不打算回国,那她的思考和行为方式像不像外国人呢?我们怎么来定义这个标签呢?
抑或上述两个例子的主人公都已经从简单、普通的“外国人”升级为 (…)

职业规划 / Career Planning

职业规划
最近,我收到一本即将出版的英文样书,书名是《步步登高——如何保持事业向正确的方向发展》。
该书作者唐纳德•赫泽勒拥有在美国企业任职40年的丰富经历,出版过作品,担任过播音员,还是一位成就颇丰的业余摄影师兼马拉松运动员。虽然他现在已经退休并荣升为祖父,但他对冲浪和潜水的热情依然不减。
换言之,他对如何在个人和组织层面上以可持续的方式参与竞争并取得成功略知一二。
表面上看,职业建议近年来似乎已经成为被写滥和说滥的题目之一,以至于很难再有新的表述。
但另一方面,它又和养生建议有稍 (…)

倾听的技巧 / Listening Skills

倾听的技巧
提问:你是个善于倾听的人吗?
答案一:是
答案二:否
答案三:有时候是
上述问题的正确答案是:“三:有时候是”,这是我的答案,兴许也是你的答案。
历数身边的朋友、同事和亲戚,你肯定会毫不犹豫地从中挑选出一个甚至几个不善倾听的人。他们整天忙着自说自话、东奔西走或是其他事情。无论你是否喜欢,你可能早就对他们的这些缺点习以为常。假如这个人恰好又是你的老板,那你的运气可真够差的!不过,你绝不是唯一的倒霉蛋儿。
同理,如果你使劲儿想想,肯定也能从认识的人里找到好的听众。走运的话,这个 (…)

为明天的对话投资 / Investing in Tomorrow’s Dialogue

为明天的对话投资

假如我们思考一下国际社会在21世纪剩余的时间内将要面临的主要问题,一个决不会误判的事实就是——中国将在寻求各种解决方案的过程中占有重要的席位。
随之而来的,所有涉及到的利益方,无论国家还是组织,都应派遣资深专家参与相关的系列对话,为解决困扰世界的诸多难题寻找答案。
凡是参与过由言语不通的双方就一系列复杂问题进行讨论的人,都应该了解高水平的称职译员所带来的巨大价值。
相反,如果这种讨论假自水平较差的译员之手,最终结果可能会以噩梦告终,更别提时间上的巨大浪费、潜在生成的 (…)

中国赴美留学生总数超过印度 跃居首位 / Chinese Students Edge Out India for First Place in the U.S.

中国赴美留学生总数超过印度 跃居首位

继续上周有关教育的话题。我刚看到由美国非营利性机构——国际教育协会发布的报告,其中对外国赴美留学生以及美国出国留学生的发展趋势进行了跟踪。
报告关于2009/2010年度的统计数字耐人寻味,涉及原因多种多样。
首先,尽管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但赴美攻读学位的外国留学生人数依然创下了新高。危机虽然导致不少国家赴美留学的人数增长放缓,但中国却一枝独秀,丝毫未受影响。在全美690,923名外国留学生当中,中国学生占到128,000人,比去年同比增长了30%。而其他很多国家的留学生要么人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