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Askhole”吗? / Are You an Askhole?

你是“Askhole”吗?
一位新加坡朋友最近告诉我一个英文新词(至少对我来说是个新词):
Askhole(爱问鬼);
意思是一个老爱向别人征求建议,却又不听建议,老是对着干的人。
我不清楚这个词是不是新加坡人发明的,新加坡的英语口语带有明显的地方特色(比如很多英语句子以“啦”结尾,说数字常用“40-over”代替“over 40”、“forty-plus”或者“more than forty”。我很怀疑“askhole”这个词是不是新加坡人发明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种行为在全世界都很普遍。
我马上就能想起很多认识的“askholes”。我敢肯定,股票经纪人、律师也很快 (…)

中国学生依然是海外留学市场主力军 / Chinese Students Continue to Dominate Overseas Studies Market

中国学生依然是海外留学市场主力军
2013年美国关于海外留学生的年度《开放门户报告》于近日发布,中国再次蝉联冠军,成为全美3,500余所认证大学最大且增长最快的生源地。
在美国大学全部90万名外国留学生当中,有23.5万人是来自中国内地(不包括港台地区)。
其中,中国本科留学生的增速一直领先,去年也不例外,同比增长达到26%。
然而,令很多美国大学担忧的是,来自中国的研究生数量增长出现放缓,尤其是理工科学生。此前7年,中国赴美研究生的年增长率一直保持在两位数,但2013年却骤跌至5%。与此相比,首次读研的印度留学 (…)

刚来中国的外国人,请往这儿看! / Advice for New Arrivals to China

刚来中国的外国人,请往这儿看!
(驻华外籍人员正在换防:走了一批老面孔,来了一批新面孔。这让我想起,鉴于外国人和外国企业在中国的生存环境也已发生显著变化,也许是时候该为新来者准备一些情况说明了。为此,我特意邀请两位虚拟出的教授——Kai Sailu和Du Wasi参与这次启蒙对话。)
尊敬的外国朋友们:欢迎来到中国!
Kai:你们知道我们已经不再喊你们“洋鬼子”了,一定很高兴吧。
Du:现在我们对你们的标准称呼是“老外”。这反映出长期以来我们对来自长城以外的人士的看法。中国人讲究有来有往,但这并不是说你就可以 (…)

“你眼睛里有泥!” / “Here’s Mud in Your Eye!”

“你眼睛里有泥!”
(这是一句英文祝酒辞,相当于“祝你健康”或“干杯”。它的语言学起源存在着争议,至少有三种不同的版本,一说起源于圣经,一说起源于赛马,也有说是指葡萄酒在杯底的沉淀物。”)
据CNN网站报道,Payscale.com近期的一项调查让有意赴美求学、特别是期望毕业后能找到高薪工作的人大跌眼镜。
最出人意料的是毕业十年后工资最高的大学排名。
你猜排在第一名的会是哪所大学?哈佛?普林斯顿?斯坦福?
非也。正确答案是哈维姆德学院,而且是完胜。
哈维姆德学院是洛杉矶附近的一所小型文理学院,约有800名 (…)

探秘白酒中心 / Journey to the Center of Baijiu

探秘白酒中心
我在中国住了快40年,甚至在香港还不是特别行政区以前就住在那里。这么多年我对白酒的感情可谓是又爱又恨,而且总是在爱它的第二天早晨才想起来恨。
 上高中时,我还是那种不会喝酒的孩子。好吧,我是有点死读书,但我也爱运动,而且还是校报的体育编辑。我的高中生活过得挺愉快,社交活动丰富,也没觉得因为不会喝酒错过了什么重要机会。
我记得第一次碰酒是在少年时参加一个家庭圣诞晚宴,有人给了我一杯“7加7”鸡尾酒,就是七喜加波本酒。我喝了几小口,但没有爱上它,而且那时我连啤酒的味道都不喜欢 (…)

《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 / “My First Trip to China”

《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
最近我在香港主持了一次小组讨论会,新书《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的三位作者,也包括我在内,参加了这次讨论。(该书由Muse出版社出版)
另外两位作者分别是纽约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先生和都柏林大学圣三一学院商学院客座教授顾汝德先生。他们两位都是高产作家,而我们三人自上世纪七十年代起就频繁往来于中国。

“My First Trip to China”
I recently moderated a panel discussion in Hong Kong among three authors, myself (…)

“四不像”依依惜别 / Sibuxiang’s Fond Farewell

“四不像”依依惜别
尊敬的各位读者:
衷心感谢各位自“四不像”博客于2009年6月上线以来一路追随,不离不弃!
最初我曾在博客的介绍中说过,我将通过“四不像”与诸位分享我在中国改革开放前夜、初期、直至现在所经历的各种奇闻异事。
“四不像”的优势在于可以通过一个长期外籍居民的视角,透视中国近年来的巨大变迁。但时至今日,我觉得应该有所创新。因此,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会看到我将从一个全新的立足点和角度,推出一个新的博客。
但是,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比如:无论是好是坏,我的头脑以及我对事物的看法都不 (…)

留学申请黑幕:要不要教孩子说谎? / Are We Teaching the Kids to Lie?

留学申请黑幕:要不要教孩子说谎?
“学校总是江河日下,而且历来如此。”
——威尔•罗杰斯(Will Rogers)
“接受教育是必须的,但不要受学校的干扰。”
——马克•吐温(Mark Twain)
一个社会的教育体制总要在大众和领军人物的推动下,朝着更高的标准和期望发展,因为社会的未来取决于它所塑造培育出的年轻一代,包括他们将来服务、领导、发明、创新、提供就业、管理他人和抚养子女的能力。
上述两位美国著名评论家的金句说明,我们从来不乏意见领袖来炮轰当代教育无力满足社会的预期,历史上这样的例证层出不穷。
中美两国 (…)

“这是您的名片还是家谱?” / "Is This Your Name Card, or Family Tree?"

“这是您的名片还是家谱?”
从上世纪70年代中我搬到中国起,中国的名片就以有趣的方式记录着时代的变迁。
记得我第一次到访中国内地时,那里还没有名片。为了搞清会议桌对面坐的是谁,我们必须玩一些猜谜游戏。不使用名片不仅是因为纸张短缺,也反映出当年对来访人员开放信息的程度。
那时候认为提供全名和职务并不重要,反正当年也没有什么来往,至少在商业事务上情况是如此。
中国在世界大家族中有个显著特点,就是庞大的人口和稀少的姓氏形成了反比,大约15亿人仅使用100个常见姓氏,共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人多,姓少 (…)

你想要私人小岛还是私人飞机? / Would You Prefer a Private Island, or a Private Jet?

你想要私人小岛还是私人飞机?
快四十年了,我一直都是香港主要的英文日报——《南华早报》的忠实读者。对于任何一件朝夕相处这么久的东西,特别是刊物,作为一名老读者,我是爱恨交织。
每天购买同一份刊物长达N年,或多或少都会让消费者(也就是我自己)对刊物本身、刊物的内容以及它的设计,或者至少是自己特别感兴趣、最关注的部分,比如喜欢的专栏作家、版块、特写、漫画或者其他什么产生一种类似主人翁的感觉。
最近,《南华早报》聘请了一位世界知名的设计大师,对报纸进行重新设计。为此,我要向他们脱帽致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