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计划是什么? / What’s Your Plan?

你的计划是什么?
“不计划未来的国家,未来也难成大业。”
——《纽约时报》“往昔岁月(The Way We Were)” 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曾三次获普利策奖)。
数月前,弗里德曼在其专栏中,谴责了华盛顿史无前例的两党政治僵局给美国未来规划及政策制定带来的瘫痪性影响。
美国在创新、能源、企业家精神、多元化、制造业复兴等方面显现出积极的势头,但“超级党派之争”却在阻碍美国的进步。这种反差至少是令人担忧的。
虽然作者在专栏中关注的主要是国家层面,但他在文章的后半段也顺便言及企业,阐述了在同理之下,企业 (…)

打造创新生态环境 / Developing an Ecosystem of Innovation

打造创新生态环境
最近,我出席了由香港著名智库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举办的第二届年度“亚洲—— 全球对话”。这次活动为期两天,来自香港、内地和全球的商界、学界和政界意见领袖们汇聚一堂。
对话中有一个环节特别发人深省,主题是“创新与商业机遇——亚洲能领先吗?”
鉴于人们对亚洲能否继续引领世界商业机遇方面没有太多争议,这个分论坛的焦点就集中在亚洲能否领跑全球创新的问题上。
显然,这个问题与很多涉及亚洲教育及文化的事务密不可分。尽管各国的国情有所不同,但在这方面都有一些共通之处,某些体制上的 (…)

肥胖症和基础设施 / Obesity and Infrastructure

肥胖症和基础设施
我刚从加拿大、美国、墨西哥旅行归来,带着新鲜的旅途记忆:包括在各个机场办理出入境以及过关安检手续的经历,还有飞行中的一些感受与心得。
大概两年前,我大学时的室友让我说说移居亚洲40年后发现美国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我说这太容易了,答案就是肥胖症激增,不仅成年人和儿童中超重的人数显著增加,超重的程度也日益严重。
最近,在争论多年后美国医学会终于认定肥胖为一种疾病。而当年争论的焦点之一就是什么才算肥胖。目前肥胖的定义以体质指数(BMI)为基础,存在一定的争议,因为据此标准,很 (…)

2013,财富全球论坛与成都 / Fortune Global Forum in Chengdu 2013

2013,财富全球论坛与成都
自1995年首届财富全球论坛在新加坡举办以来,我已经参加了全部12届论坛中的10届。每届论坛都让我获益良多,记忆深刻,也是非常宝贵的学习机会。在论坛期间,我还结识了很多好友和熟人,从中也享受到很多乐趣。
6月6日至8日在成都举办的2013年财富全球论坛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也是最好的一届论坛。共有大约800名代表出席了论坛,其中包括中国和世界知名企业的CEO,大型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现任和前任政府首脑,以及来自学术界的专家。代表们就今后的中国和世界将何去何从展开了高规格的对话。
而早在 (…)

香港: 金融区野生动物出没 / Hong Kong: Wild Animals Near the Financial District

香港: 金融区野生动物出没
最近我应邀就香港的竞争优势发表演讲,演讲的对象是一群香港的意见领袖和精英群体:包括公司董事、企业家、前政府高官和媒体人等等。
在收到这个早餐会的演讲邀请几周后,我开始问自己为什么会接受这个邀请?我要讲些什么,才能让这些资讯达人觉得新鲜有趣?
那天早晨,直到离开家门赶去早餐会之前,我还在琢磨自己的开场白。一个演讲如果引子讲得好,后面的部分大都也会比较顺畅。
我没有准备任何书面讲稿。在前往会场的车上,我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头天晚上不寻常的经历。表面上看,这段经 (…)

蛇年:跨国企业在中国走到了十字路口 / Year of the Snake: A Crossroads for International Business in China

蛇年:跨国企业在中国走到了十字路口
鉴于这已经是我连续第四次写博客谈论跨国公司在中国遭遇的挑战了,读者们可能会觉得我最近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有点过火。
但从另一方面考虑一下,目前中国正处于一个改革开放30年的历史时刻。新一届领导人面临着各种迫切挑战。同时,中国的年轻一代正亟需规划他们的职业路径,摆在眼前的选择不仅更复杂多样,也更令人迷惑。
也许,对外企相关政策和法规的审视还不是当前中国新领导层最优先考虑的事情,但涉及金融、经济、国企改革的很多方面都会对外国直接投资的环境造成重大影响,这 (…)

拍案惊奇之香港两大意外 / Two Surprising Things About Hong Kong

拍案惊奇之香港两大意外
这么多年我一直喜欢住在香港,原因之一就是香港和香港人敢于并乐于接受变化,具备超强的接受能力。此外,香港也是一个意外连连、兼容并蓄、自相矛盾的地方,从来都不会让人感到沉闷。
事实上,香港40%的领土都被郊野公园所占据,这些公园对长年拥挤在铜锣湾和旺角街头的市民魅惑至深。代表香港形象的一般都是它的水泥森林,绝不可能是野生植物密布的丛林。
但这恰巧是香港的一大出人意料之处:香港的陆地面积为1,092平方公里,其中受法律保护不得用于开发的郊野公园就占到440平方公里。新界东北岸等 (…)

香港楼市乱象丛生 / Hong Kong’s Wild and Woolly Property Market

香港楼市乱象丛生
这几个月,香港过热的住宅市场有所降温,也没有很快抬头的迹象,但商用地产市场依然火爆,长盛不衰。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既有及新兴企业对房地产的需求量增加,但市场投放却相对有限。因此,大多数人都预测未来房价将持续走高,尤以核心区为甚。而在租赁市场,香港、内地以及海外企业的需求则表现得较为均衡。
很明显,目前市场已经进入了重组阶段,正向新兴的东九龙高档地段及其他曾被认为偏远或低品质的地段大举扩张。
一般情况下,交通改善会显著提高某一地区的吸引力,随之而来的就是房价和租金 (…)

香港何去何从? / What Next for Hong Kong?

香港何去何从?
上世纪70年代中,香港走到了十字路口。自50年代起,香港的轻工业——包括纺织、制衣、玩具、家居用品、电子产品和塑料制品等——从无到有取得了飞速的发展;但来自亚洲四小虎当中其他三强,即韩国、台湾和新加坡的竞争也来势汹汹。
到了80年代末,随着内地实施改革开放,香港退出了上述角逐,转而利用自身在地理位置、基础设施、金融及文化方面的优势,逐渐变身为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媒介,并从轻工业切入,进而扩展到其他多个领域。
如今,这段历史已经尽人皆知,并且惠及多方:不仅让内地和香港受益良 (…)

香港环保罕见的大动作 / A Rare Feather in Hong Kong’s Environmental Cap

香港环保罕见的大动作
近年来一谈到环保,香港的公众就怨声载道,特别是对空气质量的批评、对政策无力、措施不当、不足以改变现状的斥责是不绝于耳。即使是政府制定的空气质量可接受标准也因为较国际标准相对宽松而广遭诟病。
空气质量不只是面子问题。很多医生都证明呼吸系统的发病率正在快速上升;多家外国商会也报告说,由于空气质量问题,会员单位派遣骨干、特别是有年幼子女的父母前往香港常驻的难度也在不断加大。
所以,香港的空气问题不仅关乎着民众的健康,还影响到城市的竞争力。
公平地说,香港周边包括港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