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投资:语言学习 / Personal Investment: Language Studies

个人投资:语言学习
长期以来,中国报名参加英语学习及相关考前培训的人数高速增长。
最近我在博客中也写道,美国大学和中学里,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人数创下了历史新高。
尽管美英两国的一些主流观察家都在哀叹美英地位的衰落,对未来充满了悲观情绪,但中国的年轻一代依然认为出众的英语能力是关乎事业成功的重要因素。这种看法非常明智和务实。
《City Journal》2012(冬季刊)刊登了一篇文章,对所谓的“英语圈”(美、英、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爱尔兰)与“汉语圈”(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在内的大中华区)的经 (…)

全球变暖?我的汽车正在融化!/ Global Warming? My Car is Melting!

全球变暖?我的汽车正在融化!
我不是所谓的“汽车控”,但这些年我有幸拥有过一些好车。
这极大地改变了我刚毕业时简约的生活方式,那时候我只拥有两种交通工具:一辆自行车,一只独木舟。
对“汽车控”来说,车辆的选择是他们个人身份地位的重要外延,也是他们自我评价的重要表达。就像一双巨大的鞋、一顶帽子或者一个钱包,能够自豪地表达出身份和格调。
汽车的广告营销就利用了这一心理。看看中国车展,跑车旁的车模们越来越吝惜身上穿的布料了,似乎在暗示只要拥有这款车,就能拥有这些姑娘。
对我来说,汽车不 (…)

蛇,福兮祸兮? / Good Snake, Bad Snake

蛇,福兮祸兮?
“河北——据《京华时报》报道,昨日承德兴隆县数十位村民集中围捕数千条蛇。据称,这些蛇是一群好心人从北京动物市场购买并投放到此处的。投放的蛇种类不详,是否有害也情况不明。”
——2012年6月6日《南华早报》
这种新闻让人想起一句老话:“事实比小说还要离奇。”它也提醒我们报纸需要进一步改进,以便对事件进行完整报道,而不是空留一堆未解之谜让人揣测。
虽然我很想知道报道涉及的数千条蛇到底包括哪些种类,但我更好奇的是这群人买这么多蛇,并带到承德兴隆放归山林的原因。
随之而来的第二 (…)

先听好消息,再听坏消息 / First the Good News, Then the Bad News

先听好消息,再听坏消息
不久前,我乘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AS2602航班从墨西哥的洛雷托飞往洛杉矶。这家航空公司是美国国内的一家小航空公司,专门运营美国西海岸的航线。
本次航班的机型是庞巴迪Q400,是由加拿大生产的一种短程螺旋桨飞机,载客量在80人上下。机上的座位比较局促,特别是对“负荷大”或者“XXL”码的乘客来说。机舱里只有一个卫生间,而且非常狭小。
在墨西哥小城机场候机的旅客大部分都是一身休闲度假装扮——穿着短裤、拖鞋,戴着遮阳帽、墨镜等等。很多人都是退了休的中年人,有些带着子女或者孙辈,包括 (…)

有人在听吗? / Is Anyone Listening?

有人在听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the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最新研究显示,上网过多对未成年人大脑的损伤可以与滥用可卡因及酗酒相提并论。
这一发现在全球科学界和医学界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一位英国精神病学家甚至用石破天惊来形容它。
通过对“网瘾症”(IAD)少年的大脑进行核磁共振检查,可以发现他们脑白质中的健康神经元纤维比较少。研究证明,上网时间过长会损害脑白质组织,其作用方式类似于滥用可卡因、海洛因或酗酒。
研究证实了许多专家的猜测,即某些脑部异常的病变方式都是相似的,且无论成瘾原因是物质依赖、上网,还是打电子游戏。
网瘾会破坏认知控制,影响人的决策过程及情感和行为的控制能力。
根据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the (…)

香港迪士尼对圣诞老人说不 / Santa Claus Need Not Apply

香港迪士尼对圣诞老人说不
2012年2月3日对“胡须男”来说是个特别值得庆祝的日子,尤其是对那些生活在北美两大迪斯尼乐园(Disneyland)所在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佛罗里达州的人来说。
为什么?
因为从这一天起,美国迪斯尼打破了保持50多年的清规戒律,开始准许招收蓄络腮胡的员工。
但是由迪斯尼和香港特区政府联合经营的香港迪斯尼却坚守禁令,继续拒绝聘用“胡须男”。
圣诞老人,这下你可惨了,不能去香港迪斯尼谋差事了。不过,反正您老人家的中文也不过关。
但该表扬的咱还是得表扬,随着时间的流逝,人家迪斯尼 (…)

给航空公司的新年寄语 / New Year’s Advice for the Airlines

给航空公司的新年寄语
很多常在国际间飞来飞去的旅客可能都会和我有同感:空中旅行已经大不如前,再也没有一点儿轻松惬意的感觉了。
长途班机和机场已经成为感冒和流感的常发地,这一点儿都不稀奇。但如今能搭载更多旅客(因此也携带更多细菌)的超大机型却让情况变得雪上加霜了。
根据我的亲身见闻,我发现和几年前相比,大中华区每天都有更多航空旅客感到呼吸不适。当真如此的话,那患病的几率肯定也会相应提高。可以随便向香港或北京的全科大夫打听一下近年来呼吸系统病人增多的情况。(然后再看看窗外的空气质量, (…)

香港人新年前夜吃什么? / What’s Cooking on New Year’s Eve in Hong Kong?

香港人新年前夜吃什么?
如果说高档餐厅的预定情况是衡量高端消费者信心的主要指标,那香港的情况看起来不错。
我把香港特区的主要西餐厅,甚至包括米其林星级餐厅都打听了一圈儿,才发现大多数餐厅的新年前夜套餐提前几周就已经预订满了,现在只能排队等候。
这类高档餐厅的新年前夜套餐一般包括六至九道美味珍馐。
港岛香格里拉饭店的珀翠餐厅(Petrus)推出了六道菜的套餐,定价为每位3,988港币,外加10%的服务费。若要确保预定,还要提前十天签署并提交一份信用卡授权表,承诺一旦预定,概不退费。
香港置地文华东方酒 (…)

排队:第五个现代化? / The Fifth Modernization?

排队:第五个现代化?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中国俗语
阔别广州许久以后,我第一次回去,感觉一路倍受启发也非常愉快。之后,我准备返回香港。
我抵达广州火车东站(the Guangzhou East Train Station)的时候,天空阴云密布如铁板一块,冰冷的雨滴不断地拍打在身上。
乘火车回香港有点怀旧的意味,仿佛时光流转,又回到早年参加广交会(Canton Trade Fair)的原点。
在月台楼上的检票口排队的时候,我想起中国一句老话“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都快忘了中国的火车站有多拥挤了,也许应该说秩序比在机场排队和保持队形还要混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