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外留学市场爆棚 / China’s Booming Student Export Market

中国海外留学市场爆棚
国际教育学会《2012美国开放门户报告》十分有趣,它对在美留学的外籍学生以及赴海外求学的美国学生进行了跟踪调查。
2011至2012学年,中国连续第三次蝉联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在国际教育学会的统计中,中国大陆、台湾及香港被作为独立单元分别进行计算。此项调查以高等教育为主,其中并未体现中学在校生的情况。
2011至2012学年,在美国大学及学院注册的海外留学生增加了5.7%,其中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上涨了23.1%,达到194,029人。
这一年,中国大陆留学生占到各国留学生的25%。印度排名第二,占比13. (…)

《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的今昔变迁 / Changing Trends in the Global 500

《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的今昔变迁
受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之邀,最近我陪同《财富》杂志的主编苏安迪(Andy Serwer)到北大光华发表了一场演讲。
当天会场内座无虚席,150多名本科生、MBA和EMBA学员聆听了安迪的演讲:主题为从《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的变迁看全球经济的发展趋势。

Changing Trends in the Global 500
I recently accompanied my colleague Andy Serwer, managing editor of Fortune, to his talk at Peking University’s Guanghua School of Management. His gracious host (…)

信任、声誉价值几何? / Building Trust and Reputation

信任、声誉价值几何?
“企业的品牌如同人的声誉,只有尽力将困难的事做好,才能赢得声望。”
——亚马逊网站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生于1964年)
对以上说法,我想补充一下:一个人要想赢得良好的声望,除了要把困难的事做好,还要让人知道自己是坦诚、值得信赖、并且能够提供客观意见的人。
从长远来看,良好的声望是个人最具价值的资产,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去积累,却容易毁于一旦。
在任何领域中,这都是千真万确的,但它与商业的关系尤为紧密。
在国际商务中,声望好与不好的差别比在国内更加明显。良好的声誉价值极 (…)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 Learning from Mentors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我年轻时初入职场,在香港遇到位中国老板,他是位很好的职场导师。他不会像学校老师那样详细给你解释某个定律如何作用,而只会告诉你有这个定律,然后就让你自己去找出个中的缘由。
那时候这让我感觉很焦虑也很恼火,因为我还没有能力把这些定律和特定的情境联系在一起,而老板不花时间解释也让我觉得很不爽。
后来我才认识到,他知道如果我被逼无奈下最终能自己悟出来,一定会比他事无巨细地教给我印象更深刻。他是对的,这些道理虽然得之不易,但却伴我终生。
记得有一次,我按照他的要求提 (…)

跨越时空 文化价值观之变迁 / Cultural Values Change over Time and Across Borders

跨越时空 文化价值观之变迁
在很多国家,中老年人得益于社会习俗,可以让年轻人不得不耐着性子听他们的忠告,无论这些忠告是不是真的至理名言。
在中国,“听老人言”也是传统文化的显著特征之一,这从对长者的敬称上可见一斑。
作为一种尊重父母、善待长者的美德,孝道已经深深植根于中国社会,并代代相传,历经许多世纪。
很多年前,从很远的地方你就能凭满头华发辨认出中国的领导。但最近似乎比较难,也许是因为提拔到领导岗位上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也许是因为染发非常流行。(@巴菲特:请您关注一下这个高增长的行 (…)

外国人在中国:唱歌、跳舞、开汽车 / Foreigners in China: Singing, Dancing and Driving

外国人在中国:唱歌、跳舞、开汽车
上周我写到外国人来华的潮起潮落,重点以人为主,也涉及了外国的鱼类(说的是食人鲳)。
我曾说全球化导致了地区间移民、尤其是跨国移民及动植物种类越境的系列问题不断恶化。其实,这些问题是全球性的,只不过发生的背景因地域而有所不同。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初,中国大部分地区还禁止外国游客入内。随着这些限制逐渐放松,像我这样较早前往中国观光的外国人就成为街头围观的对象,极富娱乐价值,在内陆中小城镇情况更为严重。
真惭愧我的歌喉不佳,交谊舞水平也差强人意,只会快 (…)

中国是外国人的围城:进来,还是出去? / Foreigners in China: Rushing In, or Rushing Out?

中国是外国人的围城:进来,还是出去?
这几个月,外国人的来来往往在中国引发了异乎寻常的公开讨论。
今年夏初,中国政府对非法在华滞留或打工的外国人进行了高调打击。
遗憾的是,这轮打击恰好与几起外国人在京参与刑事犯罪案件的时间相重合。对此,网络和微博都给予了广泛的报道,并由此激起了对“好”外国人和坏外国人的讨论。
一些常驻于此的外国人对中国新出现的排外潮表示担忧,这也许和外国投资遇冷有关。
但我的一些中国朋友对这两点都不大赞同,他们普遍认为外国人和外国企业在中国享受优厚待遇的时间已经 (…)

从“G250”飞机改名说起 / Brands, Positioning and Cultural Sensitivity

从“G250”飞机改名说起
《南华早报》近期以整版篇幅报道了快速发展的中国私人航空市场,其中重点关注了二手私人飞机市场的出现。
谈到喷气机,买二手货并不意味着买到的一定就是旧飞机。近年来,很多订购了私人飞机的买家因为无力支付尾款,不得不借助二手市场处置不良资产。
但更有意思的是,坊间有消息称,某国际知名私人飞机制造企业专为中国市场重新命名了其新款顶级机型。
尽管说湾流航空公司并未公开承认这次更名与中国市场有关,但多位业内消息人士均向《南华早报》证实,该决策出台的背景确实如此。
2008年,湾 (…)

《生命该如何度量?》 / “How Will You Measure Your Life?”

《生命该如何度量?》
我刚注意到一位网友对我近期的博客提出了一个问题:“人这一辈子到底什么最重要?”这个问题问得很及时,因为恰好呼应了我本周博客的主题:一本名为《生命该如何度量?》(”How Will You Measure Your Life?”)的新书。
本书作者克莱顿•克里斯滕森是哈佛商学院的教授,被誉为世界一流的创新思想家。他的两本书——《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均堪称经典。
2007年我有幸聆听了他在新德里“《财富》全球论坛”上的讲话,题为——《财富》世界500强:创新和分裂者的影响(”The (…)

你确定要“走出去”? / Are You Sure You Want to Go Global?

你确定要“走出去”?
有天晚上和两位老友吃饭,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在香港生活了20多年的美国人。其中一位是《财富》500强公司的亚太区负责人,另一位是香港大型上市公司的董事。我们几人还在一些香港非盈利机构担任董事。
我们都很幸运,不仅事业有成,还都选择把家安在了香港。为此,我们每个人都心怀感激,感谢上苍让我们在中国和亚洲发生巨变之时,有幸生活和工作在香港,并因此赶上了巨变带来的诸多机遇。香港和很多城市相比,是一个大都会,对外来人口较为开放,给有意来港工作或创业的人提供的税收和移民政策也颇具 (…)